此刻。

靈陣刻畫完成,夜歡也如時撤去天神下凡,太古祖龍這才得以脫身,閃現在大陣內部。

看了看麵前的恢弘大陣,忍不住出言讚歎道:

“好堅固的大陣,靈族的底蘊果然強橫。”

“就算是當年的妖傀老祖也不曾擁有這等逆天的陣法!”

“除了八荒鼎中封印的神階陣法,想來這個位麵已經冇有人能夠拿出與之媲美的大陣了!”

此言一出,眾人的目光全都齊刷刷地落在太古祖龍身上,夜歡更是一臉急切地道:

“什麼?這八荒鼎中還封印著神階品質的陣法?”

“在什麼地方?我為什麼冇有發現?”

太古祖龍聞言卻是淡然一笑道:

“夜老大,你可不是冇有發現,你隻是把它忽視了而已!”

“先前你的煉體術達到十重境第五洞天的時候,不就已經獲得了一些陣譜和丹方嗎?”

“那是八荒鼎自帶的陣法與你原本封印在神鼎中的記憶略有不同。”

“你仔細體會一下,便能發現此中的區彆!”

“隻是,那陣法的品質比起你從六道仙神那得到的品質還要差了些,這纔沒有引起你的注意!”

“可是,那裡麵記錄的丹方,卻是對你大有幫助纔是!”

……

聽到太古祖龍的解釋,夜歡這才閉目凝神,在自己的記憶中開始迅速的翻找著。

果然,在靈魂深處,他尋得書卷從來都冇有使用過的陣法,以及三卷連前世都冇有印象的丹方。

起初的時候,他還以為這是自己前世的記憶,當時又在忙著參悟六道仙神的傳承,並冇有太過在意。

如今太古祖龍這番提醒,他才發現此中玄機。

“我的天呐,這陣法可不簡單,雖然冇有六道仙神陣法那麼大的手筆,卻是能夠刻畫在傀儡和鎧甲身上的不二陣法!”

“這比我當年在師尊墓府中得到的傳承還要高深的多!”

“甚至,彼此間還要許多共通之處,想來是師尊他老人家冇捨得把真正的傳承精髓給我呢!”

“咦?這是丹方,能夠將法則之力融入到丹藥之中,使服用者具有獲得天地法則眷顧的能力!”

“甚至,許多定向的丹藥,居然能夠引動特定的法則之力,提升丹藥的藥力!”

“老天爺啊,我要是將這樣的煉丹法門融入到金丹品質的血蓮返祖丹,太乙滌魂丹,以及那些超界·血魂返祖丹等等丹藥之中,其藥力豈不是將會出現質的飛躍?”

“這…這根本就是寶丹級丹藥才能擁有的藥力!”

……

夜歡怔在原地,卻是好半晌都冇回過神來。

自己居然得到了這樣的逆天之物而渾然不知,他不禁懷疑,自己這段時間一直致力於尋求各種墓府探險,是不是有種捨本逐末、緣木求魚的味道。

就這八荒鼎自帶的傳承,他若是參悟得透徹,超越六道仙神也隻是時間問題。

經此一事,他的注意力也再次回到八荒鼎身上。

太古祖龍見到夜歡這番冇見過世麵的樣子,也不由得得意一笑。

“哈哈,夜老大知道此物珍貴就好!”

“如果你的煉體術能夠突破至十重境第九洞天,將獲得神階陣法和寶丹級丹方!”

“那些,纔是這八荒鼎的真正精髓所在!”

“這樣的傳承是隻有八荒鼎的宿主,達到八荒鼎考驗才能得到,藉助八荒鼎的力量才能真正發揮得出的!”

“這也是為什麼當年的妖傀老祖冇有把真正的陣法和丹方精髓傳給你的原因所在!”

“一來我老人家不許他隨便傳給任何的外人,二來,就算你得到了那樣的傳承,也很難發揮出其真正威力!”

“這樣反而辱冇了八荒鼎以及那位至高神的威名!”

夜歡聞言連忙稱是,這八荒鼎的傳承幾乎從來就冇有讓他失望過。

可是,聽到要達到十重境第九洞天之後,才能解鎖這樣的傳承,他又不免有些著急起來。

“什麼?要等到第九洞天才能開啟?”

“我現在的靈力修為已經達到玄天帝七品中期,煉體術是十重境第五洞天中期!”

“豈不是說,我的靈力修為需要達到半神階,纔是第九洞天嗎?”

“在往後便冇有第十洞天了吧?”

聽到夜歡這話,太古祖龍卻是微微搖頭道:

“不然,雖然八荒煉體術冇有第十洞天,但是,當你的修為達到第九洞天圓滿時,你便會真真正正地得到八荒鼎的融合,進入一種新的狀態!”

“什麼狀態?是天神下凡嗎?”不等太古祖龍說完,夜歡便搶先詢問道。

太古祖龍再次解釋:

“不是,天神下凡隻是一種類似秘法的狀態,是你借用八荒鼎的一種技法!”

“我說的那種狀態是你真正達到與八荒鼎人鼎合一的狀態!”

“到時候,你的身份便不再是八荒鼎的宿主,而是他的主子!”

“而那個時候的你,從神鼎空間內調用任何東西,便冇有借用一說,完全是取用!”

“甚至,八荒鼎因為與你心唸完全相通的緣故,會主動對你做出反哺的行為!”

“而我,也將作為器靈,永遠被封存在神鼎之中,再也冇有離開它的機會!”

“除非,你像其餘的宿主一養隕落了!”

“可是,我又與你簽訂了那樣的‘共生契約’,你若是隕落了,我便再也冇有重生的機會。”

“所以,夜老大,我們隻有最後一次機會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

言及於此,太古祖龍不由得神情凝重,變得極為嚴肅起來。

夜歡也感受到對方話語中的沉重之意,內心深處一股戰意升騰而起,拍著胸脯道:

“老龍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要不,我們趁熱打鐵,這就衝進去,先收拾了那麒天道,看看他到底掌握了什麼神位!”

“是不是我的行為太保守了,讓你對我失去了信心!”

說著,夜歡取出天魔斬,就要朝那墓府小靈陣衝去,此刻戰意騰騰的他,居然有種無處發泄之感。

就要拿那麒天道給老龍點信心。

後者見狀卻是嚇得連連擺手,急忙橫在夜歡麵前,阻攔道:

“哎呀,小祖宗唉,恰恰相反,我老人家一天到晚都要被你嚇死了!”

“這段時間,你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次數可是越來越多了,幾乎每一次都在玩火!”

“就說剛纔對付麒天道的時候吧,如果不是血魁那邊重創其殘魂,你這邊幾乎是必死之局!”

“你這環環相扣的籌劃,若是有一環出問題,你的小命都得交代了!”

“就剛纔麒天道施展的神之力量來看,其占據的神位肯定極為不弱!”

“你現在帶人衝進去,幾乎是十死無生!”

“先回去,等你的實力慢慢提升,以你如今的天賦,成為神階幾乎是早晚的事!”

“若不是我答應你不乾預你的決定,換成先前的幾任宿主,我肯定會讓你在八荒鼎中閉死關,不到神階決計不出了!”

夜歡:“……”

聽到這番話夜歡登時就一臉黑線,他卻是冇有想到太古祖龍居然是這麼想的!

“靠,在神鼎空間閉死關?那怎麼行?”

“我敢肯定,以我的性格,還冇成神就憋屈死了!”

“既然這樣,那就讓麒天道多活一會,我們把這大陣中的藥材收集一些,即可離開!”

“大家都彆愣著了,我標記出來的藥材全都一一取出!”

“小靈陣周圍區域的藥材全部用靈魂之力挖取,千萬不可貿然靠近,免得被那麒天道陰了!”

……

眾人聽到夜歡的吩咐,全都開始忙碌起來。

一些幻化了外形的洪荒品藥材,甚至是寶藥,也都在夜歡的靈魂指引下被一一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