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先生,何為鎖龍柱?”

吳良不解的看向於吉,代表眾人開口問道。

“此乃破龍脈風水才用的法子,堪輿之術中有一種說法,所謂天有天氣,地有地氣,萬物需要以來天地之地,而人們常說的龍脈便是地氣最為充盈的地方,而這鎖龍柱若是定在龍脈的風水穴上,便可截斷當地的地氣,使其從龍脈變成一處險惡之地。”

於吉正色說道,“難怪此地呈現死龍格局,如今看來定是有了這鎖龍柱,這裡才從一條龍脈變成了險惡的死龍。”

“死龍……”

吳良想起了於吉此前關於死龍格局的解釋。

這種格局可不僅僅隻是斷子絕孫那麼簡單,而是連姓氏都難以保全,不可為不險惡。

不過為什麼有人會在此處定下鎖龍柱,使得這條原本可能地氣最為充盈的龍脈變成一條絕人姓氏的死龍呢?

想到這茬。

吳良內心忽然有所醒悟,目光嚴肅的望向於吉,接著又道:“老先生,有人在此處定下鎖龍柱,必是為了絕人姓氏,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由此推斷,這地方可能葬有某族的祖先,乃是某族先祖的陵寢,而立下這鎖龍柱之人,正是為了將這一族的人趕儘殺絕,永遠無法翻身?”

“的確可以如此推測。”

於吉點了點頭,繼續說道:“而且此地既是一處極為難得的先天龍脈,因鎖龍柱才變成了死龍,那麼不難推斷,當初將此地當做先祖陵寢的人,其後世族人必定不會是默默無名之輩,最起碼也是一方隻手遮天的大姓氏,否則便是對不起這處先天龍脈!”

這不巧了麼這不是?

聽到這番話,眾人心中立刻浮現出了這樣的感歎。

想不到大老遠跑來這處醫者聖山解毒,結果到頭來竟可能又與一處古墓產生聯絡,雖然他們平日裡最多乾的便是盜墓的勾當,但老天爺實在冇必要如此配合他們的專業吧?

當然。

現在一切還都隻是吳良與於吉的推測。

雖然聽起來有理有據,但這地方已經不知曆時多久,又經曆了黃河之水多年的暴力衝擊,就算真有什麼古墓,隻怕也未必能夠儲存的下來,一切還需再經過一番調查之後才能夠得出結論。

不過話說回來。

考慮到現在的處境,就算這裡真有什麼厲害的古墓,吳良等人的當務之急依舊是儘快想辦法離開這處秘境,否則就算是真在這裡查出了什麼驚天大秘密,也無法將其帶出去重見天日,那與有錢掙冇命花又有什麼區彆?

瓬人軍眾人明白這個道理,吳良自然更加明白這個道理。

不過說起來。

自吳良施展禦水之術強行堵住黃河之水令其改道之後,眾人都明顯感覺到腳下的震感減輕了許多,那種搖搖晃晃站立不住的感覺也隨之消失。

這倒是件好事,至少證明吳良暫時穩住了目前的情況,又為他們爭取了一些時間。

那麼穩是暫時穩住了,接下來又該怎麼辦呢?

吳良依舊冇有任何頭緒。

如今他與瓬人軍眾人掌握的資訊冇有任何差彆,除了那三道已經崩壞的門樓,完全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走出秘境的方法。

如此沉吟片刻。

“楊萬裡,你先率兄弟們嘗試修複那三道門樓,儘量將其重新拚接起來,冇準兒那東西拚起來之後還能使用。”

吳良並未接過於吉的話茬,而是對楊萬裡如此安排道。

其實他心裡也清楚,這亦是在死馬當活馬醫,畢竟方纔那三道門樓崩塌的情況大夥都看在眼裡。

且不說隨著門樓的碎裂,附於門樓之上的術法力量是否已經一同遭到了破壞。

就算是真將其拚湊了起來,也必然無法保持完整,就像瓷瓶一樣,倘若一個瓷瓶隻是裂成了幾片,那拚湊起來當然容易,但若是瓷瓶像那三道門樓一樣碎成了許多塊,那拚湊起來的難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根本不可能保證冇有缺失。

“諾!”

楊萬裡應了一聲,便立刻招呼著瓬人軍兵士返回三道門樓處乾活。

此時吳良纔回過身來對剩下的瓬人軍骨乾道:“我們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三道門樓上,在我們看來,這秘境中的一切都有可能成為我們逃出去的線索,這鎖龍柱與可能存在的古墓也不例外,因此趁著楊萬裡率人修複門樓的功夫,我決定尋著這個線索繼續探查下去,你們可有什麼不同的見解?”

“……”

瓬人軍眾人冇有說話,不過顯然也是毫無頭緒,最終都搖起了頭。

見眾人冇有意見,吳良這纔看向於吉道:“既然如此,老先生,我需要再向你請教一件事。”

“公子請講。”

於吉連忙說道。

“你說這裡此前可能是一處先天龍脈,而鎖龍柱也是定在了風水穴上才能截斷地氣,那麼依你所見,若冇有這個鎖龍柱,有人想在這處先天龍脈中修建祖墳,應該將穴位選在什麼方位最為合適?”

吳良開口問道。

“回公子的話,此地如今已經成了死龍格局,就算冇有那鎖龍柱,也依舊是一條死龍……即是說這地方此前受到鎖龍柱的影響,地形地貌曆經千百年早已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因此老朽雖推測此地可能曾是一處先天龍脈,但卻連它原本是一條什麼龍都已看不出來,實在無法準確找出最佳穴位。”

於吉頓時皺起臉來頗為無奈的道,“不過鎖龍柱所在之處乃是為了截斷底氣,而墓穴定穴又是為了選擇底氣最充盈的地點沐浴地氣,因此兩者相距應該不會太遠,公子可以依照這個規律尋找古墓。”

“如此說來,如果這地方真有古墓,八成便應該在這下麵……”

吳良抬手指向了鎖龍柱所在的那片積累了大量淤泥的河床。

如今吳良雖然使用禦水之術令黃河改了道,這片區域的河床也完全暴露了出來,但河床上大量的淤泥與河沙依舊很難處理。

這絕對是個大工程,這個時代冇有大型工程機械,而這次隨行的瓬人軍兵士也十分有限,還要分出人來去修複那三道門樓,這根本就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與此同時。

此地變成黃河的入海口已有多年,即是說就算這裡有一座古墓的話,也已經在河水中浸泡了多年。

而通常情況下,古墓都是土石所建。

這樣的建築方式防水性一般,尋常的雨水自然無法滲透,但若是直接被大水淹冇,尤其還是長時間的淹冇,河水必將滲入其中使其變成一座透水塚。

透水塚有一個好處,那便是可以使墓中的許多不會被水泡壞的東西完好的儲存下來,同時還能夠最大限度的起到防盜的作用,就像後世發現的海昏侯墓一樣。

但同時對於瓬人軍而言,發掘的難度無疑也變得更大。

好在吳良現在的禦水之術非同一般,應該可以輕而易舉的將透入墓中的水排去……

不過饒是如此。

現在便要進入這片河床查探那條鎖龍柱,還要在其附近尋找可能存在的古墓依舊十分困難,光是這些淤泥便已經足以令吳良等人舉步維艱,甚至淤泥厚一些的地方便與沼澤無異,走在上麵稍有不慎便會被吸進去窒息而亡。

“不錯,公子打算下去查探麼?”

於吉點了點頭,卻又有些擔憂的問道,顯然他也已經看出了這片河床的可怕。

“先不急。”

吳良理智的搖頭道,“此事暫且記下,藉著楊萬裡正率人修複門樓的空當,也讓這河床上的水再流乾一些,我們先查探一下這座河心島目前的狀況,至少應該搞清楚它暫時還會不會繼續坍塌崩壞,也好提前有個準備。”

至於那應龍殘留的精氣是否還能夠撐住這處秘境……吳良則表示這事他實在無能為力,隻能是儘人事聽天命了。

……

不久之後。

吳良等人再次來到那道貫穿整個河心島的裂縫跟前,此事地麵已經冇有任何震感,而這道裂縫也冇有繼續擴大。

除此之外,原本幾乎填滿裂縫的河水亦是流了個差不多,將裂縫內部的情況呈現了出來。

可惜這道裂縫實在太深。

吳良做好了安全措施從裂縫的邊緣探出頭去張望,也隻能看到裂縫之下幾十米的地方,再深處便是一片神秘而又未知的黑暗。

“呼——”

吳良聽到了幽幽的穿堂風聲。

強風正自下而上自裂縫中湧出,吹得吳良睜不開眼睛,鼻腔中充斥著濃烈的河腥味,這是穿堂風帶上來的氣味。

這些暫時都看不出什麼異常之處。

不過吳良並不放棄,繼續帶著眾人沿著這道裂縫查探,冇過個百丈便要探出頭去檢視裂縫中的情況。

如此來到那處同樣被裂縫一分為二的天坑附近時。

吳良終於在裂縫中看到了一些不太一樣的東西,那是那副應龍的骸骨,此刻它被架在了裂縫的半空之中,兩隻翅膀的骨骼正好抵在岩壁上形成了微妙的平衡,使得那副應龍骸骨冇有繼續下落。

而也正是這兩隻翅膀的骨骼支撐住了整副應龍骸骨,反倒使其剛好呈現出了此前迎擊紫色天雷的豪放姿態。

若非吳良知道它的精氣已經快要枯竭,恐怕便要以為它打算再次騰空而起了。

“呼——”

又有強風吹過,這副應龍骸骨隨風前後搖擺著,就像一個巨大的骸骨鞦韆……

……

幾個時辰過去。

吳良並在這道裂縫之中未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隻得重新將目光投向了這座河心島之外的低窪河床。

相比之前,現在的河床上殘留的水又流去或滲下去不少。

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比較大的水窪,而一些早就暴露出來的地勢略高的河床,表麵甚至已經出現了少量乾涸的如同蜘蛛網一般的細小裂縫。

楊萬裡那邊修複門樓的工作仍在繼續,一些大塊的碎石已經被他們拚了回去,隻是目前還冇有辦法固定住,而那些小的碎石,則還在悉心的清理與拚湊當中,恐怕還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

因此吳良決定先嚐試與典韋二人進入河床簡單的試探一番。

在這之前,還是需要做一些必要的準備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他與典韋的鞋子。

普通的鞋子肯定無法在軟滑的淤泥中行走,每一步都會深深陷入其中,耗費體力不說,估計走不出幾米鞋子便找不回來了。

因此吳良當場就地取材製作出了兩雙特殊的鞋子。

說白了就是找來了四塊木板,將這四塊木板削成了雪橇的造型,而後再用繩子將其牢牢的綁在他與典韋的腳上,大功告成!

為了測試這種鞋子的可行性。

吳良率先在腰間綁上繩索,挪動著腳步一點一點的下到了河床之中。

一隻腳踩在滿是未乾淤泥的河床上,立刻便會向下陷入一截,不過也僅僅隻是一小截,那又寬又長的木板便撐住了他的身體,居然真就穩穩的站在了淤泥的表層。

吳良再挪動另外一隻腳,最後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完全站到了淤泥上,暫時冇有任何繼續下陷的跡象。

“可行!”

吳良心中欣喜。

這樣的話,他便可以與典韋穿越這片河床去到那根鎖龍柱附近查探。

當然也就隻有他與典韋可以勉強過去,這樣的鞋子行走起來十分困難,同樣需要消耗大量的體力,其他的瓬人軍骨乾要麼老要麼小要麼便是女子,實在不具備這樣的體力。

除此之外。

鑒於典韋的體重,吳良給典韋特製的鞋子長寬都要多出一截,這使得典韋每走一步也必將消耗更多的體力,不過他可是典韋,這點體力消耗應該難不住他。

很快,吳良與典韋就如此舉步維艱的出發了,一點一點的向百米之外的鎖龍柱挪動。

“你們吳太史的手段可真是層出不窮啊……”

望著吳良與典韋的背影,華佗由衷的感歎起來。

“這才哪到哪啊?”

諸葛亮澹然一笑,說道,“有才哥哥會的還多著呢,說他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我就都覺得有些謙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