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演技顧時顏給滿分。

“呀!雲姨娘你怎麼了?”她演的也極好,匆忙上前扶住雲姨娘,一臉關切的看著她,眼中滿是擔憂。

“雲兒,雲兒你是怎麼了?”顧景文也急了,連自己雞飛蛋打的痛也顧不上了,竟掙紮著從榻上坐了起來。

府醫不禁替他捏了一把汗。

“我的肚子好痛!”雲姨娘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她幾乎站立不穩,將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顧時顏身上。

一聽她肚子疼,顧景文一驚,“府醫你快給雲兒看看啊!”

不等府醫上前,顧時顏指著雲姨娘嗓音發顫,“血,血……雲姨娘怎麼流血了……”

顧景文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隻見雲姨娘腳下有一灘血跡,他大驚失色,慌忙起身,“快把雲兒扶到我的榻上來。”

“雲姨娘,你和腹中的小弟弟千萬不能有事啊!”顧時顏急的直抹眼淚,她手忙腳亂扶著雲姨娘上了榻。

府醫讓她和顧景文暫且到外室,他匆匆上前檢視雲姨孃的情況。

“啊……”顧景文才走了一步,便停了下來,他整個身子都岣嶁了。

“父親你怎麼了?讓女兒扶著你吧!”顧時顏心知肚明,他這是扯到蛋了,趕緊上前扶住他。

兩個人在外室候著。

“啊……我的肚子……”雲姨娘一聲接一聲慘叫個不停。

“雲兒,雲兒……”顧景文急的眼中滿是紅血絲。

顧時顏不停的踱來踱去。

衛氏一直派人盯著這裡的動靜,她第一時間就知道這裡的訊息了。

“這可真是太好了,不過隻弄掉她的孩子,算是便宜雲姨娘那個老賤人了。”她得意的笑出聲來,若不是有些事不能抖露出來,她真想讓顧景文瞧瞧,這些年他捧在心尖兒寵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妖豔賤貨。

顧雲裳也在,她冷冷看了衛氏一眼,真是個蠢貨,難怪她從小看不好她,長大了也護不住她。

請的那些殺手,擄走的是她,玷汙的也是她。

這樣的蠢貨,活著簡直是浪費糧食。

“可都按照我說的安排好了?”衛氏看了身邊的婆子一眼,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她滿心歡喜看著顧雲裳說道:“走裳兒,咱們瞧熱鬨去。”

兩個人才踏進顧景文的房間,便見府醫慌忙走了出來,“老爺不好了,雲姨娘突然出血,孩子保不住了。”

顧景文怔怔的看著他,“你說什麼?”

雲兒的孩子保不住了!!!

府醫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顧時顏喃喃道:“怎麼會這樣?明明上午雲姨娘和腹中的小弟弟還好好的。”

“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雲姨娘嗓音破碎。

“雲兒!”顧景文推開顧時顏的手,以一種極其怪異的姿勢,匆匆進了內室。

顧時顏與衛氏她們緊隨其後。

“老爺,我們的孩子冇了!”雲姨娘撕心裂肺的哭著,撲進顧景文懷中。

顧景文雙手顫抖緊緊抱著她,他眼神一淩朝府醫看去,“說雲兒的孩子怎會突然冇了?”

府醫拱手說道:“回老爺的話,雲姨孃的胎一直很穩,看她的樣子像是服用了某種落胎之物。”

雲姨娘一聽,似想起什麼來,喃喃道:“是那碗蔘湯,一定是那碗蔘湯。”

顧景文麵色陰沉可怖,“雲兒,什麼蔘湯?”

雲姨娘淚眼模糊朝顧時顏看去,厲聲質問道:“四小姐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害我的孩子?那碗蔘湯是你親手端給我的,我就是喝了那碗蔘湯,肚子才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