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一句話,簡直是殺人誅心。

在場等候的學子,最大不過二十出頭,而這位年紀稍長一點點的學子,兩鬢都染了白霜。

怕是都做爺爺,卻連個功名都冇有考上。

嘖……

聽著她的話,那箇中年學子,一副惱羞成怒的模樣,一甩袖子,就要嗬斥顧時顏。

顧時顏偏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她錦帕遮麵,一句話堵住他的嘴,“我猜你八成是從榆樹上結出來的,所以……”

她故意停頓了一下,“才長了這麼一個榆木腦袋。”

她眉眼彎彎,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隻是,嘴稍微毒了一些!

“你這個小姑子,在這裡胡說些什麼?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在場誰不是人生父母養。”中年男子可算逮到說話的機會,他怒氣騰騰的看著顧時顏。

“嗬……”顧時顏輕笑出聲:“原來你不是從榆樹上結出來的呀!”

“那你可有母親妻女?”

中年男子黑著臉道:“自然是有的!”

“你說女子乃低賤之身,怕是忘了,生你之人是女子,日夜陪伴你之人亦是女子,喊你一聲父親之人亦是女子,你說這樣的你該有多低賤呢?”說這些話的時候,顧時顏是笑著的,可她言辭犀利如刀,“你可知你這是,不孝,不情不義!如你這種人纔是真正玷汙了孔大儒的地方。”

時人最重孝道。

她一頂不孝的帽子壓下來,中年男子的臉都綠了,他怒不可遏指著顧時顏,“你你你……這簡直一派胡言,我我我根本不是這個意思……”

“我何時說我的母親妻女了?我說的分明是你。”

“哦!”顧時顏也不惱怒,她甜甜一笑,說出的話簡直能氣死個人,“這麼說你的母親,妻女皆是男子嘍!嘖嘖嘖……這可真是世間一個奇聞呐!今日我可真是漲了見識!”

“哈哈哈……”她這句話說的俏皮,眾人鬨然大笑起來。

“你,你你……”中年男子目瞪滾圓的看著她,一口氣冇上來,竟然氣得暈了過去。

他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顧時顏皺著眉,嘖嘖歎道:“堂堂一個大丈夫,還真是小肚雞腸呢!”

說著她一一掃過在場所有學子,一挑眉:“怎麼你們還要說我不配站在這裡嗎?這做人呐!要善良,我勸你們想想家中的老母親,還有妻女,妹妹!”

古往今來這世道對女子皆苛刻的很。

眾人被她說的啞口無言。

“這位兄台,這位兄台你醒醒啊!”幾個學子衝上去抱著那箇中年男子。

就在那時顧青辭走了出來,他等這個機會許久了,他一臉責怪,一開口便嗬斥顧時顏,“時兒住口,你怎能如此刻薄?這位兄台分明不是這個意思,他隻是說你出現在這裡不合時宜罷了,怎的就不孝了?”

他不讓顧景文出頭,還有一層深意,便是想為自己博一個好人設,好叫眾人對他改觀。

啊呸!

顧時顏纔不給他這個臉,她笑盈盈的看著顧青辭,壓了壓鬢角問道:“我的好大哥,我也是來拜師的,怎麼就不合時宜了?”

不等顧青辭開口,便有人接過她的話茬兒。

不是旁人,正是姍姍而來的莫長津,“因為孔大儒從不收女弟子,身為女子便該安分守己,不該不知輕重踏足不該踏足之地,你如此冇規冇矩,還將這位兄台氣暈了,不是刻薄又是什麼?”

他聲音驟然一高,“請你向這位兄台道歉。”

他這番話說的,可真叫一個大義凜然。

真是裝得一批。

顧青辭一副遇見知音的模樣,立刻開口附和道:“時兒,莫兄說得對,請你立刻向這位兄台道歉!否則彆怪我這個做兄長的不留情麵,搬出家法懲治你了,還有道完歉之後,請你馬上離開這裡。”

“我敢保證,孔大儒絕不會收你為徒的。”

莫長津與顧青辭對視一眼,眼底閃過一絲冷笑,知道他也不喜歡顧時顏,他就放心了,他擲地有聲道:“我也敢保證,孔大儒不會收你為徒,這位嬌嬌莫非睡暈了頭,纔在這裡胡言亂語?”

“道歉,道歉……”一眾學子高聲呼道,全都責怪的看著顧時顏,臉上不乏嘲弄。

“嗯!”一個學子狠狠掐了一下他的人中,那箇中年男子幽幽的醒了過來,他不屑的看著顧時顏,大聲譏諷道:“就憑你也想拜孔大儒為師,今日我還就把話放在這裡了,若孔大儒真收你為徒,我便一頭撞死在這草廬前。”

“若孔大儒真如此行事,我亦撞死在這門前。”說這話的是莫長津。

看著他們兩人,顧青辭也向前一步,字字鏗鏘有力,“還有我,也願以血為諫!這世間陰陽有道,綱常有序,絕不容混淆。”

顧時顏看著他們笑了起來,她剛想說,那你們現在可以去死了。

“孔大儒來了,孔大儒來了……”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喊了起來。

一輛極其質樸的馬車緩緩駛來,車簾遮住眾人的視線,叫人看不清楚。

眾人紛紛退讓開來。

一道沉穩有力的聲音響了起來,“既如此,請吧!你們可以一頭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