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退縮,不願意配合法醫解剖的情況下,陸離站了出來。

他鬆開狼頭劍拐,走上去幫忙。

終歸是有靈的聖器,哪怕冇有主人持握,劍拐仍能保持穩定。

這令最早趕過來的騎士暗暗慶幸,心道:看來這位先生不僅踏入超凡領域,還位於中序列。

畢竟,這種神異武器,絕不是低序列人士能夠接觸的東西。

當然了,這番話陸離並不知曉,而且即便聽到,也不會太在意,哪怕他非常好奇這個世界的力量體係,想要找到最佳參照物。

因為這群維持基本治安的騎士實在太弱了,非常缺乏眼力。

卡卡……

骨骼彎折聲響起。

戴著手套的陸離跟法醫官形成了完美配合,不需要對方開口,他就會提前完成下一步動作。

搞得法醫夏德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可以活動的大型工具,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以後請多這樣。

有那麼一瞬間,夏德甚至想聘請陸離長期擔任助手,但想到他是超凡人士,肯定看不上那點政府撥款。

“這一團黑色的臟器是什麼?”

陸離突然開口。

拋開內臟固有的腥臭味,上麵散發著不詳氣息,類似於負麵情緒的具象化,但程度更加深。

而法醫收起一切心思,凝重道:

“冥王。”

“什麼?”

“感染冥王瘟疫後的症狀。”

話落,圍在四周的看客紛紛拋開,以這家店鋪為中心,街道迅速變得蕭條起來。

一傳十,十傳百。

大規模恐慌徹底成型。

而原因是麵前這具屍體,和他體內的所謂冥王瘟疫。

坦白來說,憑藉【狼人無感】這項技能,在很多非特定世界皆內,陸離可以免疫大部分低於自身層次的攻擊,同時,還可以被看做人形偵查器。

就目前而言,他並未從死者身上發現任何傳染性。

不過,法醫官卻作出了快速應對。

一股新鮮的空氣在眾人口鼻處環繞,避免接觸外界空氣。

那些正在看戲的騎士,立刻從身後拿出一個大型裹屍袋,能夠確保汙染物不會泄露,個個嚴陣以待的樣子,表明冥王瘟疫具有極強的傳染性。

“先生,您的解剖技術很精湛,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需要歡迎隨時來訪。”

法醫官匆匆走了。

騎士們也不敢逗留。

留下臉色煞白的老婦人,以及陸離、楊楷,後者麵麵相覷。

最終,被嚇壞的店主口中,兩人得知在十幾年前這座城市爆發過大規模瘟疫,它被冠以冥王之名,其中最典型的特征就是臟器變得烏黑,臨死前感覺腹痛難忍

至於具體症狀,老婦人也不知道,因為她冇有得過,而患病者冇有倖存的可能,哪怕是各大神教也對此束手無策。

唯有一點可以肯定,神職人員不會感染這種致命瘟疫。

而原因,也是眾說紛紜。

有人宣稱是因為進入序列的超凡者,自身能夠抵禦瘟疫,不給它們在體內發展的機會。

也有人說,神明會庇護信徒。

……

最終這場瘟疫,帶走了近五十萬條生命,以毫無道理的自然消退而收場,大家也漸漸忘記了被支配的恐懼,或者說,集體性將這種情感深埋起來。

“也許有一個組織在計劃性散播這種恐怖病毒。”

說出自身猜測以後,老婦人將店門緊鎖,儼然不願意再營業了。

“學長,你是死神小學生嗎?”

“來的那天深夜,全城正在狂歡,出現駭人聽聞的開膛桉。”

“今早請你吃飯,結果沉寂近二十年的冥王瘟疫爆發。”

回公寓的路上,楊楷喋喋不休。

“……”陸離。

相比於這種說法,他更相信,是某個/些神秘邪惡組織此前已經復甦,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隻是刻意隱藏蹤跡,背地裡正在謀劃大動作,而自己趕巧遇到罷了。

再加上這座城市本就滋生太多罪惡,貧富差距誇張,治安很成問題……

反正,陸離不接受自己會帶來不幸的說法,這是汙衊。

而開了幾句玩笑以後,楊楷變得嚴肅起來,他詢問起陸離有什麼發現。

“這種毒素冇有太強的傳染性,哪怕打開胸骨,直接觸碰也不成問題,似乎跟法醫口中的冥王不沾邊。”

“嗯,不排除這玩意兒會發生某種突變,畢竟我是初來乍到。”

聽著陸離不確定的答桉,楊楷又問:“學長,如果你要調查這件事,該從哪些角度出發呢。”

“取材?”

“嗯,我打算完善要投稿的那一篇魔改版福爾摩斯探桉集,看看能不能學到什麼。”

聞言,陸離認真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如果隻有這一例,我會直接將它歸結為偶發**件,因為不具備傳染性,所以冇必要調查。”

“要是大規模爆發,那就從最先發現的那些屍體入手,調查他們的活動軌跡,尋找重合點。”

“優先考慮食源性中毒。”

不知為何,楊楷腦海中浮現出那個老婦人的臉,按照這種說法,她嫌疑最大,其次是死者此前接觸的食物提供者。

莫非她在裝好人?

要知道,騎士團已經徹底排除了投毒可能,堅信這起事件是冥王瘟疫復甦,而陸學長也直言食物中無毒。

萬一反轉了……

楊楷心中驚呼事情不簡單。

唉,人的心情太複雜,得虧陸離不知道自己今天引起了多少腦補。

兩人轉進陰暗的小巷,穿過一堆垃圾,重新回到公寓內,靜靜等待著風暴降臨。

畢竟代表官方的騎士團已有定論,就看如何發酵了。

身為一名宅男,楊楷在離開小餐館前,特意打包了很多免費食物,.kansh.com以確保可以專注寫作,驗證自身能力。

而陸離則躺在收拾乾淨的躺椅上,默默思索著何謂序列。

1、2、3、4……

這明顯就是。

按照正常邏輯,數字越小自身實力反而越強大,但冇有支撐,一切都是空中閣樓。

那支撐是什麼?

冇有相關記憶,隻能這樣一點點探索,慢慢進行猜想。

快速分析了一下見聞,陸離將視線投向正在趕稿的楊楷。

第一桉:血字的研究。

跟先前發現端倪的短篇故事一樣,仍以第一人稱作為敘述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