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能行嗎?”杜敬明持著懷疑道:“僅僅靠這些宣傳,就能改變南番數百年的信仰和習慣?”

“你冇看景雲信中寫了,南番的苯教傳承自古雄象國?在南番有幾十種原始苯教。

這些苯教,倒是跟咱們大乾上古時代的薩滿有點像,這麼看,原始的很。

不像我們大乾的道教,佛教,能夠自圓其說,根源淵源。”竇玄齡捋了捋:“但是,我聽說,洛布紮堆離死後,苯教出現了一個叫辛饒法師的人。

此人結合大乾佛教,原始苯教,天象國佛教,創建了辛饒苯教,自稱教主。

在南約讚普以前,原始苯教可冇有明確的教主,讚普一般也都是由各個苯教推薦。

洛布紮堆統一了南番之後,力壓苯教,以大乾佛教牽製,也是因為靖安公主信奉佛教的緣故。

現在洛布紮堆已死,這辛繞法師,幾乎統一了各個原始苯教,這不就是集權嗎?

等他集權成功,雙安世子,情況危矣!

從地位上來說,這個辛繞法師已經超過了雙安世子。

所以,南番的情況很複雜。

一旦被打爛了,那還是我們所希望的嗎?”

說到這裡,竇玄齡頓了頓,“現下也隻能雙管齊下,一麵厲兵秣馬,以強兵懾之,一邊從內部瓦解危機!”

李世隆思索再三,道:“下個詔,敕封雙安為南番唯一合法,並且大乾所承認的讚普。

任何人,任何教派膽敢以下犯上,大乾必不饒恕!”

“是!”

......

南番亂起,大量的商隊如同嗅著腥味的貓一樣,蜂擁而至。

大量的物品,被運送到了南番。

大乾國內,則是一副欣欣向榮的樣子。

四月底,室丹的使者帶著第一批武器送入了黃羅,獲利不下五十萬兩。

五月初的戰鬥中,黃羅以手雷逞勇,直接把高力和萬濟給炸蒙了。

高力,萬濟,兩路大軍倉皇而逃,黃羅乘機收複大半失陷的領地。

一時間,半島局勢陷入了詭異的平靜。

近一年的二對一,居然出現了戲劇性的反轉。

萬濟不敢動彈,高力這邊也不好看。

自從蓋蘇文弑君攝政以來,也是順風順水,眼看就要侵吞黃羅,完成第一步戰略,冇想到,黃羅居然用出了前所未有的武器!

“大莫離支,那是乾人秘密武器,手雷!”豆方出列道:“早兩年,在海上,臣和大乾水師作戰,對方就是用的這種武器。

不僅如此,對方還有能夠射擊百丈的船炮,威力無窮!”

時隔兩年多,回想起當初的情形,豆方依舊心有餘悸,那一次要不是他逃得快,怕是就被俘獲了。

“大乾人什麼時候跟黃羅王勾搭上了?”蓋蘇文眼角直抽,“為什麼一點風聲都冇聽見?”

“稟大莫離支,是室丹人給的支援!”豆方苦笑道:“大乾在室丹和吉鞨租地,設立了水師。

兩國的使者出訪大乾,臨走前,大乾皇帝還送了室丹和吉鞨大量的新式武器,正因為這新式武器,北奴一時間不敢再犯境!”

“不對,室丹人哪有這個膽量,還不是得到了乾人的授意?”蓋蘇文冷聲道:“這武器這般厲害,他們自己藏著用都來不急,又怎麼捨得拿出來賣?

無非是大乾人想通過黃羅來牽製我們罷了,可恨!”

說完,蓋蘇文重重一拳砸在案牘上,坐在一旁,名義上的高力王,高藏,還冇及冠,此刻也是嚇得縮起了脖子。

蓋蘇文瞥了高藏一眼,冷哼一聲,“北奴可願意借兵?”

“稟大莫離支,北奴人暫時冇有迴應。”

蓋蘇文臉色陰晴不定,最終又恢複如常,“黃羅愚蠢啊,大乾已經拿下了倭州,又在室丹和吉鞨設兵,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進不得,退不得!”

這時,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一人忍不住道:“大莫離支,實在不行,我們接受大乾的冊封,這是唯一不和大乾正麵起衝突的辦法。”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附和了起來。

“愚蠢,難道接受大乾的冊封,大乾就會點頭嗎?”蓋蘇文怒聲道:“我們已經和北奴達成了兄弟盟約,要是大乾敢來,北奴必然不會袖手旁觀。

周煬帝三征高力而不得,難道大乾就行了嗎?”

眾人不敢再說話,隻是,任誰都清楚,黃羅有了大乾的支援,這戰再打下去,隻是徒增損耗。

豆方壯著膽子道:“大莫離支,那還要繼續對黃羅用兵嗎?”

蓋蘇文火氣冇地方發,“能用兵嗎?誰知道他們還有多少秘密武器,萬一對方有船炮呢?那不是過去送死?

北奴的援兵到之前,防守為主,想辦法打探清楚敵情。”

等眾人散去之後,蓋蘇文一個人喝起了悶酒。

大乾,居然這麼強大了嗎。

該如何破局呢?

......

而此時,南番。

森傑波帶著兩萬北奴騎兵駐紮在蘇毗城內,一同隨行的,是北奴大將,阿史那蘇密。

“現在,我們已經和達波,娘波等部落達成了合作,隨時可以進攻邏些城!”森傑波有些興奮的說道:“隻要打下了邏些城,收取南番各部,猶如探囊取物,冒頓可汗知道後,必然會高興!”

阿史那蘇密皺起眉頭,“是單於,不是可汗,可汗是先卑,然柔的稱呼。

我北奴國,早年逃遁至草原深處,蟄伏了幾百年,才重新崛起,打敗草原各雄主,稱霸草原。

可汗是弱者的稱呼,單於纔是強者稱呼!”

森傑波縮了縮脖子,“可,可是草原上大家都稱呼.......”

阿史那蘇密一個眼神,森傑波就不敢再說話了,畢竟,這位可是北奴的‘設’一級。

‘設’也稱殺,察,煞,失等。

是北奴的高官,一般由大家族子弟繼承。

一邊說自己是單於,一邊又用可汗的製度來任官,自相矛盾。

森傑波心想,屬於單於的輝煌早就過去了。

但他不敢說, .ukanshu.com他必須借用北奴的力量完成複國才行。

隨即他轉移話題道:“那何時可以出兵?”

“出兵,出什麼兵?”阿史那蘇密不屑一笑,“蘇毗不是已經複國了?”

“可,可......可邏些城還冇有打下來,這算那門子複國?”森傑波都傻了!

“你不會以為你是蘇毗王吧?”

wap.

/91/91732/31288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