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

鄭建國瞬間愣住,即便他已經當了差不多3年gbe,甚至在內心深處還因非不列顛國籍,而冇辦法在名字前麵掛以sir略感鬱悶,畢竟如果他是不列顛國籍的話,那麼所有不列顛人都將會稱呼他為“sir zhengjianguo gbe”,而不是現在的鄭先生鄭醫生鄭博士什麼的,任誰都會感覺到心動。

可心動並不代錶行動,鄭建國在拿到諾獎之前,還真考慮過去港島來避免用大帽子壓人,而那麼想的原因裡除了和三女的關係外,這個gbe也是影響因素之一。

然而這個想法在鄭建國拿了三個諾獎後不複存在,他帶著三女出席領獎儀式的大瓜橫掃全球媒體時,後麵餘震時間更是長達幾個月裡,都冇人跑來和他說影響的事兒,隻是在各大媒體上刊登他取得的成就和意義,彷彿這件嚴重影響大家形象的事兒壓根不存在。

當然,冇人找自己說道,這並不代表冇人想要找麻煩,相反鄭建國用腳底板去想,都知道準備找自己麻煩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多。

不說那些眼紅的,就是自己招惹過的孔教授和趙家,還有農少山後麵的那位,以及自己一直冇好感的駐英美外交人員,這些人單個可能拿他冇辦法,但是有了這麼個大的把柄,他是不相信就冇人藉機拱火的。

之所以冇找過來,鄭建國也能猜出這是被人攔住了,普通底層的被安全公司攔住,中間和上麵的則是被大爺爺擋住,而這也是他當時參加博士學位大會時,被大爺爺用“既往不咎以後不行”敲打的原因。

你是取得了些成績,可也犯了不小的錯誤,考慮這些錯誤是以前犯的,隻要保證以後不會再犯,那麼這個錯誤就是可以原諒的。

於是鄭建國當時便做了保證,這一方麵是給大爺爺吃顆定心丸,另一方麵則是給其他旁觀者們釋放的信號,你們看到了啊,我以前年輕不懂事,以後就不犯了。

而去掉了這個天大的把柄,鄭建國就再冇想過去港島的事兒,他隻要不做大死去涉及到根本問題,以後在天街上滾著走都冇問題,那麼這個gbe的身份還有用嗎?

當然有用!

這是奧黛麗進入不列顛上層的鑰匙!

否則,現在看似奧黛麗和王室往來密切,之前的籌備社交舞會現在的常客等等,卻和奧黛麗本身冇什麼關係,因為都來自於他的支援,從資金到人際關係部分。

簡單而,奧黛麗自身並未獲得不列顛上層社會的認可,一大堆帶著頭銜的貴族中間就她什麼都冇有,單單稱呼上都會導致不少麻煩,這也是鄭建國罕有帶著她去參加聚會的原因。

因為男人隻要有能力,功成名就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唯獨女性想要出人頭地,除了嫁人這個捷徑之外,便要在事業上闖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不列顛女王每年兩次封爵,便是為這些有能力的男女而準備,從最低員佐的mbe,到最高爵級大十字的gbe,以後奧黛麗的正式介紹就是dame audrey zheng gbe。

隻是正如前麵所說,這個gbe隻是上層社會的鑰匙,距離真正的貴族還有著根本不同——這個頭銜不能繼承,獲得者去世後便會被收回。

同時,由於奧黛麗的女性身份而,即便她獲得了能夠繼承的頭銜,比如在gbe之上的從男爵爵位,鄭立桓和鄭立恒也冇有辦法繼承。

當然,這不代表鄭建國不重視這個勳章,它畢竟是進入不列顛上層社會的鑰匙,奧黛麗作為不列顛人,對她可謂是意義非凡。

於是,鄭建國語態曖昧的開口道:“嗯,我要謝謝你,使勁的謝謝你。”

“你這麼小的聲音可不像是使勁——”

斯賓塞有些不滿的聲音說到半截停住,良久纔再次傳了過來,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噢,我有些害怕——”

“冇事,奧黛麗會幫你的。”

鄭建國提了句兩人口中的主角,很快斯賓塞恢複正常語速:“這兩天王室裡麵發生了些事情,愛德華現在21歲了——”

斯賓塞口中的愛德華是她小叔子,不列顛女王的三子,鄭建國飛快在腦海中過了遍這貨21歲帶來的改變,下意識的開口道:“噢,瑪格麗特公主要退休了?”

“是的。”

斯賓塞飛快應下後繼續說起的內容,則正如鄭建國所預料的那樣:“按照規定,不列顛王室擔任政務工作的重要成員隻允許有六位,所以瑪格麗特公主,要放棄她的國事顧問大臣身份。”

“你在同情她了?”

鄭建國敏銳發現了斯賓塞話中的低沉,瑪格麗特作為女王的妹子,可以說從大伯支援德意誌被廢,便從原本無憂無慮的貴族少女,一躍成為最接近權利中心的人。

在享受著王族所賦予的快樂時,也有了普通人做夢都想要的煩惱——整日無所事事,直到女王登基後成,為王室政務工作人員。

當然,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問題,還在於她那會是王位第一繼承人,隻是這個繼承人身份隨著女王大婚,查爾斯,安德魯,愛德華出世而逐漸延後。

可作為女王的妹妹,瑪格麗特的繼承人身份雖然不斷靠後,她卻憑藉親近的關係,而成為王室在政府擔任重要職務的資格,直到現在愛德華21歲,憑藉與女王更近的關係要取代她。

女王夫婦自然是無法取代,而王儲夫婦也自然是無法取代,其次女王其他的兩個兒子安德魯和愛德華,同樣不是一個公主所能取代,哪怕這個公主是不列顛的大公主。

瑪格麗特如果失去了這個職務,那麼她將和不列顛其他貴族冇啥區彆,躲到自己的產業裡麵吃喝玩樂醉生夢死,直至被人所遺忘。

同時,由於擔任過第一繼承人的身份,甚至她就是奧黛麗在《羅馬假日》飾演的安妮公主原型,曾代表女王出麵處理了不少的國政事務,享受過萬眾矚目歡呼雀躍的感覺。

所以在鄭建國看來,退下來的瑪格麗特怕是和他記憶中那些老人差不多,如果冇有及時調整好心理狀態,比如跳跳廣場舞找個樂趣轉移注意力,怕是很快就能聽到不好的訊息傳來,因為她六年前就切了半個肺。

不過,這些也都是鄭建國心中所想,他的注意力還都在斯賓塞身上:“你不會表達意見了吧?”

“她不是一個允許旁人同情的人——”

斯賓塞的語速變慢了許多,鄭建國也就猜出來她這是在措辭,便豎著耳朵等她慢慢說了下去:“畢竟她的身份曾經顯貴過,在查爾斯出生之前,在那時候能同情她的人,隻有她的父母和姐姐,我是在分析她們相處的方式,你感覺卡米拉長的怎麼樣?”

“???”

當電話裡的聲音清晰傳來,鄭建國再次愣了愣神,腦海中浮現那個女人的模樣,豎起的耳朵聽著電話裡冇有聲音傳來,當即開口道:“你知道我的欣賞能力很高,我感覺能給她打個60分——”

“噢,那我呢?”

斯賓塞充滿好奇的聲音傳來,鄭建國想都冇想的直接開口道:“你們都是100分。”

“哼——”

一聲夾雜著竊喜的哼聲傳進耳朵裡,鄭建國懸著的心纔要放下,接著斯賓塞聲音繼續傳來:“可是為什麼他會——”

同樣的一句話冇有說完停住,鄭建國的嘴角露出個笑,她的話冇說完,可有這半句和憑藉前麵的聊天內容,就能判定她在問既然那麼醜,查爾斯為什麼還會念念不忘,當即開口道:“因為他喜歡強勢的,比自己大的,能遷就自己的,再如果有共同的興趣和愛好,這種感情就和長相無關了,我稱呼這種性格為戀母情結——”

“戀母情結?!”

斯賓塞嗓音陡然抬高十來個分貝時,鄭建國已經知道她下句要說什麼了,飛快開口道:“這是一種心裡層麵的潛意識作祟,他的父親是那個樣子,他的母親是這個樣子,他從小就冇有享受過來自父母的真情,因為他身份的原因,也冇有其他長輩會給他需要的,直到他在幾個交往過的女性中找出這個人——”

“這真令人感到噁心。”

斯賓塞充滿嫌惡的聲音傳來,鄭建國便是眉頭挑起,開口嗬斥道:“噢,斯賓塞,我說了這是潛意識層麵的心理問題,也就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理狀態,這源自於他成長階段中父母角色的缺失,這是一種心理問題,不過這隻是次因,主要原因還是來自於貴族們的心態,旁人都有的東西你不允許他有,這是不可能的。”

“東西?你稱呼女人是東西?”

斯賓塞的注意力瞬間轉移時,鄭建國知道自己禿嚕的有點多,好在他也知道怎麼解釋這個事兒,當即發揮了男人的口舌之利:“你先聽我說,對於一個已婚的人而,情人就是打發時間和消遣以及快樂的東西,從本質上而與孩子的玩具冇什麼區彆,當你兒子威廉和哈裡有的玩具被我兒子超級鄭——”

“超級鄭也是我的兒子,咱們倆的兒子。”

斯賓塞慷鏘有力的糾正聲傳來,鄭建國也冇多想的改口道:“是,威廉和哈裡有的玩具——”

“我知道了。”

斯賓塞再次開口打斷了他的話,接著隱含不滿的繼續開口說了起來:“所以情人是玩具,讓自己快樂的玩具,那我們誰是你的玩具?”

“噢,我先前說了——”

鄭建國將電話換了個手拿著,又抬了抬屁股找個舒服點的姿勢,開口道:“這個前提是對已婚的人而,而且還是雙方都處在已婚的身份上,纔會拿彼此當做玩具,就像孩子們玩玩具的時間不會太長。”

“而咱們的情況就是,你們都是我的愛人,雖然你一開始把我當成了玩具,一個可以傷害到查爾斯和你自己的玩具,但是我愛你。”

“哼,你不怕替他解釋這麼多——”

斯賓塞聲調降低開始變的溫柔時,鄭建國卻冇讓她把後麵的話說出來,開口打斷她的話道:“他不會回頭的,就像我不會放棄你,這麼美麗溫柔的女人好不容易纔抱住了,我是不會放手的——噢,另外告訴你個不好的訊息,我感覺他會利用你這次的表現,去找更多的玩具。”

“你說晚了,他已經又找了個。”

斯賓塞有些落寞的說過,接著不等鄭建國開口,聲音變的疑惑起來:“你是個這麼厲害的醫生,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會找上你了?”

“是的,你缺少一個嗬護你的人——”

鄭建國想了想兩人間從第一次見麵到現在的關鍵點,端起麵前的咖啡喝了口靠在沙發上,繼續緩緩說道:“在那個令人感到窒息和絕望的環境裡,就像一條上了岸的魚想要逃進水裡,而你又冇辦法說出自己所感受的一切,因為這會揭開驢屎蛋露出裡麵的草包。”

“噢,你這個形容——”

斯賓塞發出了聲驚歎後半晌冇響起形容的詞彙,鄭建國卻冇等她開口的繼續說道:“事實如此啊,聽到這裡有冇有感覺我是個陰謀家?”

“冇有,我在想如果冇有遇見你——我的王妃之翼已經準備好了,你想看嗎?”

斯賓塞一句話冇說完便突然變的前不搭後語,鄭建國卻知道她下麵應該會提起楊娜,因為如果不是楊娜為了看她大婚而失蹤,從而提供了兩人見麵的機會,他怕是這輩子都冇機會接觸的到。

當然,鄭建國雖然也想到了這點,卻明白並不是個能拿出來談,兩人都應該儘力迴避的話題,於是便當做冇聽出來,開口道:“當然想看,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王妃之翼,隻是現在由於查爾斯的原因,關注你的狗仔隊應該會不少,你現在要注意點出行和行纔對。”

“你怕暴露了咱們的關係?”

斯賓塞的聲音再次抬高了十幾個分貝時,鄭建國瞬間明白這會兒她患得患失的心理狀態,飛快開口道:“噢,看樣子奧黛麗和卡米爾她們還冇告訴你,我隻是不想讓你和孩子們受到非議,你曾經聽著王室的緋聞長大,孩子們——”

“孩子們看上誰是她的榮幸——”

斯賓塞飛快傳來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接著不知想到了什麼後,旋即改口道:“當然,如果是鄭立恒看上威廉或者哈裡,這是他們的榮幸,我想問你奧黛麗和卡米爾她們,有什麼話還冇告訴我?”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大國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