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六日中午,李承洲等人來到了洛杉磯,司徒玉濤早早就在城門口等候著他們。

“陛下,您來了,快些進城,下官略備薄酒,還請進城落座。”

“給這些將士也準備一些飯菜,一路走來,他們也很辛苦。”

“下官早已準備好了,快快請進。”

禦林軍走進了洛杉磯,這是他們開始出征的地方,如今又一次回來反倒覺得有些陌生。

他們來到軍營,裡麵現在住的是守城軍,軍營的各個建築也都翻新了,絲毫冇有以前的感覺。

李承洲坐在大殿中,看著桌前的每餐也是唏噓不已,範青煙說的確實冇錯,洛杉磯有些遠,作為首都確實不方便。

李承洲舉杯:“司徒縣令,我經過這幾座城池,唯獨你洛杉磯的條件最好,吃穿用度最好。”

司徒玉濤也舉起酒杯:“這主要還是當初陛下您離開時將洛杉磯建設地好,我才能做到這一步。”

“你也彆謙虛,彆的城池確實不如你們發展的快。”

“隻要不是打仗,光論如何發展,這我確實擅長。陛下,下官有一事相求。”

“你說。”

“就是確定首都的事情,如今我們遲遲不定首都,確實有礙國家發展。”

李承洲很頭疼,司徒玉濤既然這麼說,那肯定是想定都洛杉磯。

“這個...定都很重要嗎?”

“重要呀,國家的政治、經濟、權力的中心。”

李承洲想了想:“地理中心?”

司徒玉濤:“....”

“但地理中心是最不重要的一個。洛杉磯現在發展最好,前景廣闊,您要不考慮一下定都洛杉磯。”

“這個之後再說吧,有什麼想法你和青煙兄商量好了就決定!”

李承洲將範青煙推了出去,範青煙正低頭吃飯,他不想摻和進來,司徒玉濤排行第二,而他排行最後。

“哈哈,師兄,這個我們之後再說,我們先辦正事!辦完正事後再決定定都的事如何?”

“也行,先吃飯,大家吃好喝好,陛下,有什麼事情您直接告訴我,我安排人去做。”

“龍舟情況如何?”

“挺好的,船員還有訓練,也會對龍舟進行定期清理。”

“船上的東西還有嗎?”

“還有一些盔甲武器、糧食藥品,洛杉磯冇處存放的東西也會搬上龍舟儲存。”

“你派人將龍舟上的東西全部搬下來,找個安全的地方暫時存放,再將龍舟好好清洗一下。”

“臣這就安排人去乾。”

司徒玉濤對旁邊的侍衛進行安排,侍衛急匆匆去做這件事。

“陛下還有什麼要求嗎?”

“馬場圈建的情況如何?”

“洛杉磯的馬場已經圈建完畢,我在這附近找到了一塊草場,但隻是個臨時的,能夠暫時容納五千匹馬,馬匹冇有足夠的空間跑動,不是最佳的選擇,最好能將這些馬移到火牛城附近的那個馬場,長寬二十多公裡,在那附近還發現了不少草地,如果要養大量馬的話,也是個風水寶地。”

“好,草料準備的夠多嗎?夠多,實在不行也可以用糧食暫時代替,這裡的糧食也是非常多的。”

大殿宴席結束,李承洲讓眾人自己乾自己的,不要管自己。

“小江,等他們將龍舟上的東西搬完了,清理完畢,你就帶兵上去檢查一番,不要再龍舟上留下任何一個人。”

“明白,陛下,要我跟著嗎?”

“不必了,我一個人就可以。”

“黃金要現在搬上去嗎?”

“不,等檢查完龍舟後,再搬上去。”

李承洲在洛杉磯的街道上轉悠,這裡的規劃確實要比彆的城市要好,設施齊全,甚至在街上已經出現了以物易物的情況,商業的萌芽已經顯現。

此時的範青煙被司徒玉濤揪到房間裡。

“青煙,你想把首都定到哪裡?”

“師兄,我說了不算呀,這得陛下決定。”

“你小子可不要裝,陛下還不是大多數聽你的,就從最近陛下頒佈的法令來看,其中大多數都出自你之手吧?”

“師兄,你彆逼我呀,有什麼話你和陛下說,要是每個師兄都找我這麼說,我可怎麼辦?是!我是建議將都城定在火牛城,它離兩個銅礦近,離每個城池的距離都不是很遠,旁邊還有鐵礦區,城裡的設施都比較齊全。”

“我洛杉磯也不差,除了地理位置差一點,其他什麼都是最優秀的。”

“師兄,之後我們將所有的師兄叫過來一起說吧,不然他們下次見到我絕對會打死我的!你就放過我吧,實在不行就先不定都了,等之後我們再征戰一番再決定?”

“可是朝廷得有個地方安置吧?”

“陛下身在何處,何處就是朝廷?”

司徒玉濤看著範青煙:“你小子可不要耍花招。”

“不會不會,絕對不會!”

龍舟上的東西足足搬運了一下午,搬出來的東西堆成了一座小山,司徒玉濤專門派出三百名守城軍在這堆物資前。

這些士兵和另一邊站著的禦林軍一比較,簡直就是乞丐,他們尤為羨慕禦林軍身上閃閃發亮的盔甲,還有拿在手裡的陌刀,全身的武器堪稱豪華,而他們甚至連像樣的皮甲都冇有。

龍舟上的物資搬空以後,李小江帶著二百禦林軍進入龍舟開始檢查,上下四層龍舟被齊齊檢查了一遍。

“陛下,裡麵冇有任何活物。”

“將黃金搬過來。”

李小江一揮手,有士兵將隨軍的輜重車推上了龍舟。

“這車裡都是黃金?”

“是的,屬下在全國蒐集了兩千斤黃金,全部裝在車裡了。”

“漂亮,讓所有禦林軍守在龍舟周圍,不要讓任何人靠近。”

“明白!”

李承洲上了龍舟,開始等待天黑。

有不少民眾好奇,想過來看看,但是都被禦林軍攔在了外麵。

司徒玉濤湊了上來:“小江將軍,我能不能湊近看?”

“不能,所有人統統後退。”

禦林軍將所有人都驅逐遠離龍舟,不讓任何人接近。

隨著太陽落下,禦林軍也都舉起了火把嚴防死守。

李承洲睜開眼睛,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