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閉上眼睛,來到了召喚空間。

“小靈,快些施法,我們出發!”

小靈振動翅膀,飛在天空中,高舉手臂:“出發!”

周圍的場景開始變化,一陣明暗過後,李承洲出行在了甲板上,外麵海鷗飛翔,周圍有不少漁民駕駛小船打魚。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龍舟,這些漁民紛紛嚇得逃竄,這是什麼怪物?

漁民們如臨大敵,紛紛逃回海岸,這難道又是羅馬的進攻?

然而此時李承洲在甲板上不明覺厲:“這是已經到希臘半島了嗎?”

“是的呀笨蛋,現在就在岸邊,一會兒你得自己想辦法將馬兒買過來,這期間要是受傷了,可就是真的受傷了,你可不要大意。”

李承洲點點頭:“明白!”

他看了看堆在角落裡的加強版套裝,實在不行就隻能用這玩意威懾了。

龍舟在小靈的施法下,緩緩向岸邊靠去,岸邊的馬其頓人此時如臨大敵,如此高大的樓船他們可從冇見過。

等船靠岸,李承洲走下龍舟,映入眼簾的是一群身披破衣的白人,白色的皮膚在海風的摧殘下已經開始泛紅,金黃色的頭髮在風吹日曬的的環境中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顏色。

李承洲饒有興趣地看著這群馬其頓漁民,殊不知這群白人心裡已經泛起波濤駭浪,眼前這男子一頭黑髮,身穿華麗衣服,肯定是純正的羅馬貴族!鬼知道這麼大的船裡藏著多這哦羅馬士兵。

岸上的漁民四散奔逃,他們可不想白白送命。

李承洲看著下麵的馬其頓漁民逃離了海岸線,聽著他們嘴裡說著含糊不清的話,但能依稀聽到他們嘴裡喊著“Rome”。這分明是將李承洲當成了羅馬人。

“小靈小靈,我聽不懂他們的話,快給我轉換一下這裡的語言!”

“奧奧。”

在小靈的幫助下,李承洲聽明白了這些漁民的話。

“羅馬人來了,快去告訴城主!”

“快回到薩瑟洛尼卡!”

“快點讓軍隊過來!”

李承洲一陣頭大。

“彆跑!我不是羅馬人!”

李承洲在船上大喊,但下麵還是很亂。

“就我一個人!我是來做生意的!”

在李承洲的大聲呼喊下,岸上的人才恢複了理智,才停了下來,站在原地警惕地看著李承洲。

李承洲穿上加強版的禦林軍套裝,他這副被召喚係統加強過的身體也是比較吃力。

他提著陌刀來到了岸上,他進一步,岸上的漁民就退一步。麵對未知的人,冇有人願意接近。

李承洲為了趕快乾正事,希望這些漁民能夠提供有用的訊息。便將早早準備好的幾小塊金子扔向了人群中。

這讓漁民感到恐懼,但當他們看到扔出來的東西是黃金後,紛紛尖叫著衝上去爭搶。

一時間竟然打了起來,李承洲不得感歎道果然財能通路,這車金子應該起到大作用。

黃金被搶光後,漁民們看李承洲的眼神都親切了很多,李承洲藉著又灑出一把金子,這下漁民們的眼神更甚至有些灼熱。

在尖叫爭搶中,黃金瞬間被搶光,漁民們能夠看出,眼前這傢夥是個富豪,能夠隨便灑出金子,肯定還有很多黃金。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漁民們的眼神逐漸變得貪婪起來,李承洲將身後的陌刀取下來,雙手持握。

“不怕死的上來試試。”

這一聲威脅讓漁民們冷靜了下來,這麼有錢的人,怎麼會是弱雞呢?難道他是從迦太基過來的商人?

李承洲見這些人冷靜了下來,便開口繼續說道。

“誰能夠提供有用的資訊,我就給誰金子。”

李承洲剛剛撒出去的是綠豆大小的金粒,現在掏出了指頭大小的金子。

周圍的漁民眼神炙熱,也有人貪婪。

趁著李承洲左手掏出金子,有兩人鋌而走險,朝著李承洲衝了過來。

李承洲冷笑一聲,麵對敵人他可從不手軟。

慢悠悠將黃金收回去,雙手握住陌刀,這加長版的陌刀足有兩米八,刀刃零點八米,揮動起來都費勁,當然,砍人也毫不含糊。

李承洲當頭劈下,直接就將第一個衝上來的人砍成兩半,碎成兩半的屍體甚至還在地上扭動,血染紅了沙灘。

這強大的衝擊力讓後麵的漁夫停住了腳步,轉身便逃。

李承洲豈能放過這個機會?

他將手中的陌刀插在地上,取下角弓,彎弓搭箭,將這人射中,雖然不能百發百中,但是最近在李小江的指導下,十米之內的東西還是能勉強射中。

看著在地上掙紮的人,李承洲提著陌刀上去補刀,一刀斬首。

“誰做朋友,我便提供黃金,誰要是做敵人,那可就彆怪我不客氣!”

胡蘿蔔加大棒,一時間沙灘上所有人寒蟬若驚。

李承洲走回龍舟:“誰願意做朋友,就來穿上找我!”

李承洲可不希望趁自己不注意,有人將自己船上的東西偷走了,還是守在船上好點。

隨著李承洲的離去,岸上的人逐漸恢複了剛纔的熱情,隻是死了兩個貪婪的漁夫罷了,這裡每年都會因為戰爭或者疾病死很多人。

有膽小的人跑回城鎮要告訴大家這個訊息。也有膽大的人準備登船騙這不知名商人的黃金。

當薩瑟洛尼卡的居民聽到這個訊息,議論紛紛,這個訊息迅速傳開,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了這則訊息,海邊來了富商。

訊息越傳越玄乎,什麼鋼鐵巨人,黃金戰船都出來了,最後有侍衛將這個訊息告訴了薩瑟洛尼卡的城主——提亞。

“不著急,先看看這傢夥能搞出什麼名堂,隻希望不要是羅馬人,也希望不要是羅馬人的朋友,帝國現在正在和羅馬開戰,這時候可不要出事端,隨他去鬨吧。”

李承洲在龍舟上見了幾名漁民,從他們口中聽到了不少有用的訊息。

如今馬其頓正在和羅馬在馬其頓南部對峙,雙方爭執不下,而薩瑟洛尼卡正是馬其頓的養馬基地。

李承洲忍住自己內心的喜悅:來對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