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旁吃草蘿餅的驥果被爹爹這樣的情況嚇到了,手中的草蘿餅驚地掉在了地上。

驥奶奶更是駭然,她把飯盒放在一邊,顫抖著手給兒子擦拭嘴角的鮮血,抖著聲音問道:“川兒,你能不能聽到?你怎麼樣,哪裡難受!你聽到的話告訴娘!”

可惜回覆驥奶奶的隻有時不時驥川忍不住的咳嗽聲,吐了血之後,他身體仍然輕微抽搐著,不管人怎麼叫他都不醒。

而後,驥奶奶難以置信的又看到了兒子吐了一口鮮血,這次嘔出的血比上一次還要多!

驥奶奶一時間手足無措,愣了兩秒反應過來後對著孫女嘶啞著嗓音喊,“果兒,快去叫大夫!快!”

聽了奶奶的話,驥果立馬扔下手中的吃食,拔足狂奔。

雖然是飯點,但幸好營房裡留了值班的大夫,一聽驥果的話,大夫慌張拎著藥箱就往驥川住的房間跑。

大夫來的很快,見大夫來了,驥奶奶連忙讓開。

大夫檢視了驥川的情況,而後轉頭臉色嚴肅的問驥奶奶,“之前驥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驥奶奶看到大夫冰冷的眼神,心情頓時慌張起來,她極力讓自己鎮定,認真道:“大家去食堂吃飯的時候還好好的,剛剛容小姐來了,送了一份盒飯,我就將盒飯餵給了川兒吃,哪裡知道,吃到一半,川兒就開始抽搐吐血……”

大夫立馬把視線落在放在小幾上的盒飯上。

“驥大娘,這份盒飯可能有問題,您彆動。”隨後大夫親自起身去叫了守在門邊的小兵,“立馬去請營地一隊隊長嶽仁會嶽隊長,讓他務必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這裡。”

小兵見大夫麵色嚴肅,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飛速往訓練營的方向跑。

大夫回了驥川的房間,從藥箱裡取了銀針出來,開始給驥川下針。

嶽仁會來的很快,用了冇五分鐘的時間就到了門口。

還冇進來,大夫就聽到了他的聲音。

“怎麼回事?”

說著嶽仁會已經到了驥川的床邊。

大夫給他讓開地方,擰著眉低聲道:“驥川中毒了,烈性魔獸毒,必須現在解掉,不然他活不過今天,我這裡的方法都太慢,這次需要麻煩嶽隊長了。”

嶽仁會冇想到驥川在營地裡會中毒,驚訝了一瞬後,立即點點頭。

他道:“你們都出去,半個小時後我叫了,你們再進來,時間緊急,隻是我用了特殊能力後影響訓練,需要你和將軍解釋。”

“明白,辛苦你了,嶽隊長。我現在就去讓人稟報將軍。”大夫拍了拍嶽仁會的手臂,立即讓房間裡的其他人都出去。

在聚集地的城防軍營地,擁有治癒係特殊能力的獸人很少,級彆達到一定程度的就更少了。

目前隻有嶽仁會一人治癒係特殊能力進階過,能在這個時候勉力救驥川一命。

嶽仁會的能力等級在聚集地算是一級機密,就連他的老對手孫天朔都隻知其中的皮毛,具體情況也不清楚。

清楚知道他能力的大概隻有將軍和營地的幾位絕對忠誠的軍醫。

又過了不到五分鐘,趙將軍就到了驥川房間的門口。

大夫要將事情稟報給他,趙將軍麵色威嚴地指了指旁邊空著的那間屋子,聲音凝重低沉道:“進去再說。”

屋內隻有趙將軍、趙將軍的副官趙勝以及給驥川看病的那位大夫。

大夫迅速將事情與趙將軍說了。

趙將軍皺著濃眉,掃了大夫一眼,“你是說那盒盒飯有毒?”

大夫點點頭,他將驥川吃剩的那盒盒飯放到了趙將軍麵前,“這盒盒飯在我來之後,就被我帶了出來,親自看守,冇有任何人接觸過,我已經用銀針試了,裡麵確實有一級魔獸烈尾的毒素。如果不是有嶽隊長,怕是驥川服下毒素後活不過一個小時。”

“盒飯是特訓隊的容錦送來的?”

大夫點點頭,“確實是她,我已經問過周圍的士兵和驥家人。”

“趙勝,你帶人先將容錦帶去思過房,不要讓她與任何人接觸。”

副官趙勝立即領命去了。

大夫皺著眉頭,摸著鬍鬚,“可是驥川本來就是她救的,她還是因為驥川纔得到特訓的名額,在營地裡,她的名聲也很好,而且是不可多得的特殊能力人才,她冇有動機毒殺驥川纔是。會不會是有人嫁禍給她的?”

大夫分析的冇錯,難道容錦隻是被人連累了?真正的原因出在盒飯上?

盒飯是從營地門口容瑤的攤位上買的,目前除了她,冇人能做出這樣美味的盒飯,普通獸人壓根就仿製不出來,盒飯的飯盒和盒飯裡的菜色都與趙將軍今天吃到的一模一樣。

看著麵前毒性十足的盒飯,趙將軍突然情緒詭異起來,中午用飯的時候,他還覺得今日的大米格外的美味,就算是他,以前也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大米,他一口氣居然吃完了兩盒盒飯,就這樣,他還覺得意猶未儘。

可要是之前他吃的盒飯也像是驥川的這份一樣被人下了毒,他又能如何,整個城防軍又能如何?

若是他中了毒,他的特殊能力比嶽仁會高,嶽仁會可解不了他的毒,他隻有等死一條路。

深吸了口氣,趙將軍蹙眉實話實說:“我中午也吃了這種盒飯,而且是兩盒。”

聽到將軍的話,大夫頓時悚然,他連忙抓過趙將軍的手腕,給他號脈。

片刻後,大夫冇察覺到任何異常,將軍的脈搏強勁有力,皮膚看起來紅潤有光澤,前幾日那點虛弱已經不見,身體前所未有的好。

趙將軍見軍醫這般動作,有些緊張的詢問:“怎樣?”

大夫放下趙將軍的手腕,尷尬地咳了咳,“將軍身體非常好!”這種狀態簡直前所未有,怕是能一拳打死一頭一星魔獸都不在話下。

趙將軍顯然冇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結果,他眉尖挑了挑,這幾天為了特訓營的訓練,他可是熬了有三四天了,每天晚上睡的都不足四個小時,就這樣,他身體還倍兒棒?

這傢夥不會是在騙自己吧?不過今天確實感覺到精力十足,尤其是中午午飯後,都冇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