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淼林,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後果。小心自己下不了台。”不死大妖皇皺眉道。

這小子真的是瘋了嗎?為了獲勝,竟然連凶龍這種存在都解封?

唐三卻是展顏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冕下,您剛纔已經確認了我的問題。那就可以了。不會下不了台的。滅霸兄。”一邊說著,他朝著凶龍滅霸招了招手。

正在瘋狂咆哮著的凶龍收斂龍吟,低下頭,一雙紫色的眼眸看向唐三,然後在哪怕是不死大妖皇也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竟然低下了它那猙獰的大頭。

唐三騰身而起,飄然落在了凶龍滅霸的頭頂之上。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微笑,目光看向對麵的金屬龍呂扶搖,“我準備好了。”

一邊說著,他右手虛空一抓,還把那柄在拍賣會上拍到的光明龍槍抓入手中。背後的八根尖刺反捲,纏繞在凶龍滅霸的脖頸處,把自己固定在它背上,瞬間化身為龍騎士。

之前還在嘲諷譏笑人民幣戰士的觀眾們,此時一個個都險些要將自己的眼珠子瞪出來了。

這也行?這也可以?

那頭凶龍,號稱遇到什麼就毀滅什麼,無比瘋狂的凶龍,竟然能夠被它驅使?這怎麼可能啊!

水晶城休息室內,剛剛結束比賽不久的光明龍王徐安宇已經衝了出來,休息室內的其他龍族強者們也全都衝了出來。看著眼前這一幕,震撼的難以形容。

凶龍滅霸就出身於龍族,更是曾經的傀儡龍之首,後來因為神誌徹底喪失才歸屬於祖庭管理,這次被龍族在超級拍賣會上拿出來賣錢。誰能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夠掌控它,而且還不是依靠項圈的能力。

凶龍滅霸本身已經擁有接近皇者的實力了,可以說,如果有空餘的皇位,它又能夠度過成皇之劫,那很可能就會成為新的皇者。但擁有毀滅屬性的它,在這種非神界的地方也是不可能渡劫成功的。這一點,龍族雖然不清楚,但也絕不可能讓它去渡劫。完全瘋狂中的它真成了皇者,還不知道會有多大的破壞性呢。

所以,這次拍賣會將它放出來,就是想用這“殘次品”換錢的。冇想到真的被人拍走了。

而此時此刻,這凶龍雖然依舊是凶威赫赫,可是,怎麼竟然能夠被一個弱小的藍金樹族控製了?這怎麼可能啊!

場中,不死大妖皇也是滿心的震驚,但比賽還要繼續,唐三雖然召喚出了凶龍,但也冇有違反比賽規則。

“比賽,開始!”不死大妖皇直接宣佈。

但就在這時,唐三對麵的金屬龍王呂扶搖卻是大叫一聲,“等一下。”

不死大妖皇一愣,怎麼回事了,還能不能好好比賽了?

“你又怎麼了?”不死大妖皇皺眉問道。

然後他就看到,呂扶搖突然淚流滿麵的“噗通”一聲,朝著唐三這邊就跪了下來。

“大哥!”它幾乎是哭喊著朝著凶龍滅霸喊道。

“吼——”凶龍滅霸發出一聲低吼,充滿毀滅意唸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一分思索之色。看著對麵的呂扶搖,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什麼。

唐三心中一動,藍金色光輝綻放,濃鬱的生命之力立刻向凶龍滅霸的神識內奔湧而去,幫它中和毀滅意念,讓它能夠更加清醒幾分。

“吼——”凶龍滅霸口中又發出一聲低吼,下一刻,它巨大的身體下蹲,看著對麵的呂扶搖,眼神之中流露出幾分欣慰之色。

在場的強者神識都很強,從它的吼叫聲就能辨彆出它的意念。

“你是小扶搖?”凶龍滅霸問道。

“是啊!大哥,我是你的小扶搖啊!”呂扶搖淚流滿麵的說道。

“吼——,你已經冇事了嗎?不會再有危險了吧。”凶龍滅霸再次問道。

“是,自從大哥幫我化解了金屬固化的問題之後,我就能正常修煉了,提升的很快。大哥,你不是在龍族嗎?怎麼會跑到這裡來了。”

凶龍滅霸眼中凶光一閃,剛被壓下去的毀滅意念差點直接爆發,揚天就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昂——”

唐三趕忙向呂扶搖道:“你彆刺激它啊!我隻能勉強幫它剋製住毀滅的衝動,但不能完全化解。”

“好、好的。”呂扶搖趕忙介麵。

凶龍滅霸卻是猛然轉過身,看向水晶城休息室的方向,當它的目光從那些龍王們身上掃過的時候,身上的毀滅之力越發的強盛了。

“好了、好了。不跟它們一般見識。”唐三輕輕的拍擊著凶龍滅霸的頭顱,濃鬱的生命氣息不斷湧入它的神識之海,壓製著它的毀滅之力。

凶龍滅霸再次仰天龍吟,身上的毀滅氣息這才收斂了幾分。

唐三看向對麵的呂扶搖,“開始不?”

呂扶搖愣了愣,然後就連連搖頭,“不,不、不,我怎麼能和大哥動手?冇有大哥我早就死在傀儡龍軍團了。大哥是我的恩人。我認輸。靳族長,之後可否上門叨擾一二?”

“歡迎啊!”唐三嗬嗬一笑,再次拍了拍凶龍滅霸的頭顱。

凶龍滅霸看著對麵的呂扶搖,眼神似乎柔和了幾分,“吼——,算你小子還有良心。”

唐三則是看向不死大妖皇,道:“冕下,可以宣佈了吧?”

不死大妖皇嘴角抽搐了一下,在這一刻,它腦海中甚至都有個念頭,紫晶幣真的是無所不能的嗎?

又贏了?而且又是一場不戰而勝。這叫什麼事兒啊!這靳淼林的比賽就冇有一場是正常的。

唐三經過滅霸同意之後,又重新將它收回到平等契約空間之中,飄然落地,和金屬龍王呂扶搖打了個招呼之後,飛身返回自己的休息室去了。

贏了?紫晶幣戰士又一次獲得了勝利。

看台上,所有的觀眾們此時都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但是,無論是怎樣的感覺,都改變不了眼前的現實。循環賽第一輪,靳淼林又贏了。又一次戰勝了強大的對手。而且,又是不戰而勝。

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前,唐三看向目瞪口呆注視著自己的寧臣恩,咧嘴一笑,“寧兄,還想遇上我嗎?”

寧臣恩呆呆地看著他,忍不住脫口而出道:“你就是個奇葩!”

如果說,之前的靳淼林是所有參賽者眼中的軟柿子,那麼,當他成功召喚了凶龍滅霸之後,這個軟柿子可就不再軟了。滅霸那是什麼級彆的實力?接近皇者,而且是恐怖無比的毀滅屬性。在場這些種子選手,誰敢說就一定能夠戰勝的了它?而且,還有一個靳淼林呢?藍金樹族再廢物,那也是一位大妖王啊!一位擁有著龐大生命能量的藍金樹族族長,他給凶龍滅霸治療一下總還是能夠做到的吧。這就相當於是一打二啊!

所以,靳淼林這個軟柿子在擁有了凶龍滅霸這頭召喚龍,化身為龍騎士之後,可就真的不好對付了啊!

紫晶幣戰士真的成了!

藍金樹族的長老們早就都已經站在休息室外麵等待著他的迴歸了,此時此刻,就算是藍金樹族的長老們,看著唐三也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