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標識點,是蘇辰第一次遭遇詭秘血鼠後標識的危險區域。

蘇辰將此地列為高級禁地,本著非必要原則,絕對不踏入這裡。

此刻,懷著不安情緒的蘇辰正在這片危險區域小心挪動著步伐。

蘇辰本不想在這片處處透漏詭異的危險場地逗留。

奈何他等級太低,在不付出代價的前提下,隻對付的了詭秘血鼠。

再者,詭秘森林雖大,但蘇辰的情報裡隻知道這一處有詭秘血鼠活動。

周圍奇形怪狀的異樹越來越多,蘇辰心中的不安也隨之愈發強烈。

正當蘇辰停下腳步,猶豫是否繼續深入之際,他的耳邊響起微弱的窸窣聲。

詭秘森林的內部常年無風,隻有異獸活動纔會造成這般響動。

蘇辰順著聲音朝右側看去。

好傢夥,隻見四隻體型龐大的詭秘血鼠正用它們幽綠色的獨眼死死盯著蘇辰。

這四隻詭秘血鼠圓溜溜的,要比蘇辰上次遭遇的那隻體型胖上一整圈。

同上次遭遇的詭秘血鼠一樣,它們生來謹慎,在冇有瞭解蘇辰之前,不會貿然進攻。

種族:獸族(異血種)

等級:一級

稱號:一級獸兵

屬性:無

注:該生物成長路線與宿主不同

警告:該生物威脅性較低,但成群之後威脅性極高

------

趁著詭秘血鼠打量蘇辰之際,蘇辰使用看破瞭解這群虎視眈眈的經驗包。

彆看這群詭秘血鼠要比上次那個胖上一圈,實際上兩者的戰力相差不大。

並且,同屬一級獸兵的詭秘血鼠,與蘇辰之間的戰力會有很大差距。

確認這群詭秘血鼠對他的威脅性較低,冇了後顧之後的蘇辰可不會給對方繼續觀察他的機會,他抽出匕首率先衝了上去。

蘇辰的動作在詭秘血鼠的眼裡非常快。

雙方距離本就不遠,待它們意識到不妙時,蘇辰已經來到其中一個詭秘血鼠身前,毫不猶豫的揮刀向前突進。

鋒利的刀刃輕而易舉的割開詭秘血鼠的脖頸,趁著它劇烈掙紮的慣性,蘇辰向前繼續劃動,將詭秘血鼠的氣管徹底割斷。

做完這一切的蘇辰立馬抽刀,將刀鋒對準愣在一旁的詭秘血鼠。

以詭秘血鼠的智商,完全料想不到蘇辰的實力會如此誇張。

等這些詭秘血鼠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第二隻詭秘血鼠已經倒在血泊中。

另外兩隻詭秘血鼠很有默契的分彆朝兩個方向逃跑。

既然知曉蘇辰的戰力不是它們可以匹敵的,它們自然不會傻到故意送人頭,更不可能一條直線逃跑,絕對不給蘇辰挨個收拾的機會。

詭秘血鼠的速度雖然不及蘇辰,但分開逃跑的話,蘇辰冇法兩者兼得。

蘇辰並不貪,他追上其中一個詭秘血鼠,任由另外一個詭秘血鼠往濃霧裡逃竄。

落單的詭秘血鼠很好收拾,尤其是詭秘血鼠知曉蘇辰不可匹敵後,它會徹底放棄抵抗,一心隻想逃跑。

在蘇辰的視線下,三隻死亡的詭秘血鼠很快化為一攤血水,它們身後的觸手也如枯樹藤一般乾癟。

不同於隱豹,這群詭秘血鼠的屍體根本冇有額外的剩餘價值,除了給他當經驗包以外,簡直一無是處。

一隻一級詭秘血鼠能夠為蘇辰提供兩點經驗值和兩枚殺戮幣。

前些日子被蘇辰殺死的一級隱豹則是五點經驗值和五枚殺戮幣。

除此之外,還有被蘇辰槍·殺的黑鴉,他為蘇辰提供十點經驗值和十枚殺戮幣。

蘇辰目前靠殺戮一共獲得二十三點經驗值和二十三枚殺戮幣。

再加上十顆低階經驗丹,一共累積獲得一百二十三點經驗值和二十三枚殺戮幣。

蘇辰的升級方式與當地土著不同,他不需要依靠基因序列器,但需要高額的經驗值,他目前升到三級戰兵需要三百點經驗。

就以目前獵殺詭秘血鼠獲得的經驗值來看,他的刷經驗包計劃恐怕得維持很長一段日子才行。

詭秘血鼠是敏感生物,在其中一個詭秘血鼠逃出蘇辰手掌心後,蘇辰的恐怖很快就會從它的嘴裡擴散開來。

用不了多久,這片區域的詭秘血鼠見到蘇辰都會繞道走,這一點蘇辰恐怕需要很長時間纔會發現。

“您有新的任務請及時檢視。”係統的提示音冷不丁的響起。

這麼突然,平常係統釋出一個任務跟要它命似得,這段時間倒是一個接著一個。

蘇辰冇有多想,微閉上眼,點開任務麵板。

【新手挑戰任務】

“殺鼠如麻”、“正義的殺鼠大師”

------

任務名稱:殺鼠如麻

任務提示:殺死一百隻詭秘血鼠

任務獎勵:獲得劇毒抗性

任務懲罰:扣除所有獵殺詭秘血鼠獲得的經驗值

任務完成度:4/100

任務時效:一個月

------

任務名稱:正義的殺鼠大師

任務提示:殺死一隻詭秘血鼠首領

任務獎勵:金色寶盒*1

任務懲罰:清零宿主剩餘殺戮幣

任務完成度:0/1

任務時效:一個月

------

或許是係統看蘇辰殺詭秘血鼠很積極,怕蘇辰殺一會冇了興致,纔想出這個陰招。

和以往的任務不同,這兩個任務屬於挑戰任務且都有任務懲罰。

正義的殺鼠大師也就算了,畢竟蘇辰可以提前將殺戮幣使用完。

這殺鼠如麻的懲罰可就過分了,這是明擺著是想將蘇辰吃到嘴裡的東西吐出來,並且還要踩上兩腳噁心一下他。

任務時效一個月,看起來挺長,但天知道詭秘森林裡的詭秘血鼠到底有多少,都分佈在哪。

在情報缺失的前提下,這兩個挑戰任務根本就是用來坑人的。

狗係統一如既往的坑,既然是挑戰任務,按理來說蘇辰應該有接受或者拒絕的權利。

蘇辰低歎口氣,冇心情去想這些糟心事。

這時候有時間去抱怨狗係統,倒不如多花點時間和心思去捕獵詭秘血鼠。

話說這麼說,但蘇辰對詭秘森林的一切都不瞭解,他隻知道這片危險區域有詭秘血鼠存在,其它的一概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