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裡,陳慶被妻子呂繡推醒了,他迷迷湖湖睜開眼睛問道:“什麼事?”

“阿梅,什麼事情,說吧!”

站在床前姚梅連忙道:“是內衛王都統,說是有緊急情況要稟報王爺。”

陳慶翻身坐起,問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回稟王爺,四更剛過。”

陳慶點點頭,對呂繡道:“時辰還早,娘子再睡會兒吧!我去去就回來。”

呂繡連忙丈夫的衣服遞出去,“阿梅,趕緊給王爺把衣服穿上,外麵冷呢!”

姚梅點亮了燈,伺候陳慶穿上衣服,她低頭繫帶時,陳慶忽然看到了她肚兜裡麵的風景,飽滿如蜜桃,果然發育得很成熟了。

呂繡也看見了,她連忙咳嗽一聲道:“阿梅,先去給王爺把帽子拿來。”

姚梅連忙過去把紗帽取來給陳慶帶上,她服侍陳慶穿衣很熟練,隻片刻,便將陳慶的服飾整理得妥妥帖帖,一絲不亂,連頭髮也梳得整整齊齊。

連呂繡不由暗暗誇讚,這個小娘子真是靈秀之人。

今晚是姚梅第一次值夜,也就是睡在外間,之前值夜的春喜有點粗手粗腳,伺候陳慶起夜時把陳慶弄痛了,讓陳慶很不喜歡,呂繡便讓姚梅值夜了。

豪門人家值夜是必須的,主人起夜以及早上起床,都必須有侍女伺候,但夫妻之間的房事也難以迴避,如果是現代人,可能難以接受,但自古以來都是這樣,一般的豪門夫人也都習以為常。

陳慶穿上棉袍便出去了,現在是正月初五的淩晨兩點,天氣很寒冷,五名女護衛前後左右護衛著陳慶,不多時,陳慶來到了中堂。

中堂上,王浩正焦慮地來回踱步,這時,外麵傳來腳步聲,陳慶走進中堂,王浩連忙上前行禮,“參見都統!”

“發生了什麼急事?”

“回稟殿下,先帝去世了。”

陳慶嚇一跳,趙桓去世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陳慶急問道。

“就是一個時辰前,他服用剛剛煉好的丹藥,不久便七竅流血而死,監視他的內衛發現情況,立刻趕來向卑職稟報。”

陳慶有些無語了,趙桓雖然一直住在道觀裡,但並冇有出家當道士,卻迷上煉丹藥,冇想過剛過新年,他就被自己煉的丹藥毒死了。

“這件事現在有多少人知道?”

“除了內衛之外,隻有前太子知道,是他發現了父親情況不妙,跑來向內衛求救,現在內衛已經控製了院子,嚴密封鎖訊息。”

“做得不錯!”陳慶讚許道。

陳慶負手走了幾步又道:“立刻把他們從道觀裡轉移到曲江彆院,今晚就將趙桓屍首秘密安葬,找一口上好的棺木,就安葬在曲江彆院內,要嚴密封鎖訊息,好好安撫住前太子,允許他結廬給父親守墓,以後再遷去汴梁厚葬。”

“殿下,卑職建議儘快找一個相貌相似者,以備所需!”

陳慶點點頭,“可以做,但還是那句話,嚴格保密!”

“卑職明白!”

陳慶又交代幾句,王浩匆匆走了。

陳慶此時已冇有了睡意,他讓女護衛去給王妃通報一聲,他自己回到書房。

陳慶坐在桌前沉思,取代宋朝他有自己的計劃,需要一步步實施,像慢慢勒緊的絞索,也像一點點煮熱的溫水,等所有人都對臨安朝廷憎恨時,那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在這件事上,他不能操之過急,名份道義他都要占。

倒是金國那邊,他得用點心了,奪取河北,這是今年的任務,讓完顏昌苟延殘喘那麼幾年,該收拾他了。

這時,一隻細嫩雪白的小手將一盞熱茶放在他眼前,陳慶一抬頭,原來是姚梅,她黑瀑般的秀髮披散在肩頭,使她秀美的容顏中帶著一絲女人的嬌媚。

陳慶握住她的手將她摟在懷中,問道:“時間還早,你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是夫人讓我來伺候王爺!”

她抬起頭,一雙明亮的美眸注視著陳慶,眼波流轉,紅唇微動,美豔不可方物,陳慶再也忍不住,低頭吻住了她。

姚梅摟住陳慶的脖子,忘情地回吻,陳慶的手開始在她身上遊走,姚梅漸漸呼吸急促,渾身滾燙起來。

陳慶一把將她橫抱起來,向二樓走去。

這一夜,姚梅不顧一切地迎合著主人,把自己的身心毫不保留地獻了出來。

.......

天矇矇亮,陳慶慢慢從熟睡中醒來,卻發現身邊的佳人不見了,床單上點點桃花也被她收拾走了。

想到昨晚的一幕,陳慶著實感到有些荒誕,說好明年再收她,自己還是失言了,雖然有些荒誕,但回味起來,還是讓他甘之如飴。

這時,樓下傳來妻子呂繡的聲音,“王爺還冇有起來吧!”

“還冇有起來,奴婢先把火盆點燃,再煮一壺奶茶。”

“多煮一點,給我也來一杯。”

“奴婢遵令!”

“阿梅,昨晚你陪寢王爺了嗎?”

姚梅冇有吭聲,片刻,呂繡歎了口氣,“我就知道會這樣,是我不對,半夜裡讓你來伺候王爺,肯定會有事,算了,以後一定要節製,白天不準亂來,要愛惜王爺身體,記住了嗎?”

“奴婢記住了!”

“去把王爺叫起來吧!今天是正月初五,有新年朝會,還有百官新年宴,然後奶茶回頭再給我煮,我們一起說說話。”

姚梅連忙轉身上樓了,呂繡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見她走路有點不自然,便知道她昨晚被弄狠了,第一次也不知道天高地厚,哎!王爺也不懂憐香惜玉。

呂繡搖搖頭走了,姚梅看見陳慶起來了,她吐一下舌頭,歡喜得一把抱住陳慶後頸,“王爺,王妃同意了,冇有處罰我!”

陳慶當然知道是妻子刻意安排的,她知道自己半夜的生理習慣,否則她會讓餘櫻或者餘蓮來服侍自己,她讓姚梅半夜來,實際上就是默許了。

兩人又溫存片刻,陳慶這才起身洗漱,他今天有新年朝會,還要宴請百官,事情確實很忙。

匆匆吃了早飯,陳慶便出發了。

.......

中午時分,呂繡正和趙氏姐妹閒聊,說到珠寶,呂繡笑道:“前天官人給了我一顆夜明珠,真的很神奇,夜間會自己閃耀,給你們看一看。”

趙巧雲笑道:“以前皇宮裡也有幾顆夜明珠,被金國搶走了,我們還冇見過呢!大姐快給我們看看。”

呂繡回頭吩咐道:“春喜,去我寢室把床頭那個紫檀木盒子拿來。”

春喜答應一聲,連忙去了。

趙瓔珞看著春喜的背影道:“大姐,你冇讓春喜值夜了?”

呂繡搖搖頭,“官人不喜歡她,說她心思太多,冇輕冇重的,昨晚換成阿梅了。”

趙瓔珞笑道:“看來阿梅要上位了。”

“觀察她一年,這小娘子還不錯,本性淳良,不是那種心機女子,我可以接受她。”

這時,春喜慌慌張張跑來,“夫人,我找了半天,冇見那個盒子!”

呂繡一怔,“不會吧!我今天早上還看到的,就在我枕頭旁邊。”

“我找過了,枕頭旁邊真的冇有!”

“奇怪了!”

呂繡想了想道:“去把兩個小郡主找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