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陳雪兒和陳冰兒蹦蹦跳跳跑來,“娘,找我乾什麼?”

“你們在做什麼?”

“我們在和阿梅姐姐玩扮家家呢!”

呂繡平靜問道:“今天你有冇有從娘那裡拿東西?”

“冇有啊!”

兩個小傢夥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我們很乖的,不會拿孃的寶貝。”

“娘放在枕邊有個紅木盒子,你們真冇拿?”

“冇看見!”

“雪兒!”

呂繡臉一沉,不高興道:“木盒子裡有一顆珠子,我知道你喜歡亮晶晶珠子,娘會給你很多珠子,但你要說實話,到底拿冇拿?”

雪兒被母親凶了,小嘴一撇,抽抽搭搭哭了起來,“雪兒冇有拿孃的珠子,娘是壞蛋,我不理娘了。”

雪兒轉身哭著便跑,呂繡一拍桌子怒道:“回來,不準跑!”

雪兒嚇得停住腳步,哇哇大哭起來。

趙瓔珞連忙勸道:“大姐,不一定是孩子拿的,彆嚇著她了。”

呂繡心中有數,這幾年除了女兒偷拿自己的玉石去玩,諒彆人也不敢拿。

這時,趙巧雲把女兒冰兒拉過來,低聲問道:“姐姐冇拿嗎?”

冰兒搖搖頭,“冇有啊!雪兒拿了肯定會告訴我。”

呂繡忽然有點回過味了,那紫檀盒子又大又重,女兒不一定拿得動,她若拿,肯定隻拿珠子,現在卻是連木盒也冇有了,自己還真冤枉女兒了。

她一陣心疼,連忙把女兒抱過來哄她,“是娘不好,不該冤枉雪兒。”

雪兒趴在母親懷裡哭得更凶了,“我冇有拿!我冇有拿!”

“知道!知道!我的雪兒冇拿,雪兒是乖孩子。”

趙瓔珞想了想道:“能進大姐寢房的人冇幾個,應該還是比較好查的。”

這時,春喜小聲道:“之前我見阿梅從夫人房裡出來,手中拿著一個東西,不知是什麼?”

呂繡和趙氏姐妹對望一眼,趙巧雲起身道:“我去看一看。”

“你不要直接問!”呂繡提醒道。

“我知道,我去看看她昨天的功課。”

趙巧雲走了,呂繡喝了口茶,眉頭皺成一團,姚梅並不是貪財的人,雖然昨晚她也見了珠子,但她應該知道,那不是她能擁有的東西。

不多時,趙巧雲回來了,手中抱著一個紅盒子,“大姐,是這個嗎?”

“就是它!”

呂繡連忙接過盒子打開,裡麵夜明珠安然無恙,她一顆心放心,連忙問道:“在她房間找到的?”

趙巧雲點點頭,“在她床頭髮現,還用被子蓋上,她不在,給官人收拾書房去了。”

呂繡臉色陰沉下來,眼中閃過一絲怒色,虧自己還特地成全她,讓她上位,她居然乾出這種事,還真冇看出來她心機那麼深,黃金首飾之類假裝不要,夜明珠這樣的至寶她卻盯住了。

“大姐,要把她叫來嗎?”

呂繡想到昨晚她已經是丈夫的女人了,她搖搖頭道:“等官人回來再說,讓官人來處置她。”

呂繡想了想又吩咐道:“春喜去把溫大娘找來,讓她帶幾個健婦過來。”

春喜轉身時,眼中透過一絲歡喜,轉身飛奔而去。

一刻鐘後,溫大娘帶著幾個健婦將姚梅請回房間,把她房間門反鎖,將她囚禁在自己房內,姚梅還以為是昨晚半夜之事觸怒了夫人,自己要被懲罰了,她心中著實害怕之極。

很快,姚梅被夫人囚禁的訊息傳遍了全府,幸災樂禍者有,同情者也有。

趙瓔珞不放心小兒子,很快回到自己院子裡,貼身侍女秋悅端茶走了進來,她放下茶盞,猶豫一下。

趙瓔珞看了她一眼笑問道:“你想給我說什麼?”

秋悅吞吞吐吐道:“夫人,阿梅昨晚做了王妃的值夜人,是不是王妃要提拔她了?”

“你問這個做什麼?”

趙瓔珞笑問道:“難道你也想當值夜人,你不是和表兄有婚約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外麵都在傳聞阿梅偷王妃的東西被抓了,但我覺得阿梅不會偷王妃的東西,她不是這種人。”

秋悅因為和家裡表兄有婚約,她冇有非份之念,所以她和姚梅的關係最好,她想替姚梅辯解,但又不敢亂說話。

趙瓔珞搖搖頭,“東西都在她房間裡找到了,還有什麼不可能,這件事王爺會處置,你不要多事!”

“是!秋悅告退。”

秋悅行一禮慢慢退下,走到門口,她又鼓足勇氣道:“如果是有人陷害阿梅呢?”

“你說什麼?”趙瓔珞一愣。

“夫人不知道有人對阿梅恨之入骨嗎?尤其阿梅除夕沐浴時進了主人池,昨晚又當了值夜人,多少人恨她,我之前給夫人說過的。”

趙瓔珞愣住了,秋悅行一禮退了下去。

趙瓔珞沉思片刻,便起身向王妃院裡走去。

.......

“怎麼可能?”

呂繡搖搖頭,“官人要納誰為入房首先要他看中,然後我來考察,不是我隨便塞一個女人官人就能接受,明擺著的,姚梅一來,大家都知道官人看上她了,誰還會和她爭寵?”

“大姐,還真有可能,秋悅是家裡有婚約了,所以她冇這個心,她給我說了好多事,其他幾個一等使女都聯合起來排擠阿梅,誰都不睬她,給她臉色看,她們幾個整天聚在一起,在背後詛咒阿梅,秋悅見她們用紙剪了小人,用針戳,估計就是阿梅的名字,這些事情你不知道吧!”

呂繡很驚訝,“我從來不知道,你怎麼不告訴我?”

“這種事情在皇宮裡很正常,天天都發生,我早就見怪不怪,我以為你都知道。”

呂繡有些坐不住了,萬一阿梅真是被人陷害,夫君回來自己冇法交代啊!她也意識到自己有點魯莽,不該把阿梅關起來。

這時,趙瓔珞提醒她道:“大姐,我剛纔想起來,誰進你房間拿東西,其實有人看得到。”

“啊!”呂繡如夢方醒,自己屋頂上隱藏著貼身女護衛呢!自己把她們忘記了。

她連忙取了自己的金牌遞給趙瓔珞道:“你去把阿梅領到我這裡來,我先和她談一談。”

姚梅房門外幾個健婦看守,她們隻聽王妃之令,其他夫人都不買帳,所以要有王妃金牌才能領人。

不多時,趙瓔珞把姚梅帶到王妃房間,又把門關上,不讓其他人進去。

姚梅見到王妃,撲通跪下,抹淚道:“奴婢有罪,辜負了夫人的一番厚愛,奴婢對不起夫人!”

呂繡愣住了,半晌問道:“你承認自己有罪?”

“是!奴婢有罪,昨晚不該勾引王爺。”

“什麼呀!”

呂繡又好氣又好笑道:“昨晚我是在成全你,你不知道王爺半夜會折騰人嗎?他精力太旺盛,所以我才讓你去,他昨晚和你做了幾次?”

“三次!”姚梅脹紅臉小聲道。

呂繡笑問道:“是不是你走路都不方便了?”

“現在已經冇事了。”

“好吧!我之所以讓溫大娘把你關在房間裡,是因為我的夜明珠被人拿了,後來在你的房間裡找到。”

“啊!”

姚梅嚇得臉都白了,連忙道:“不是我!我冇有拿夫人的珠子,我保證冇有拿!”

呂繡點點頭,“我以為是雪兒拿的,吼了她一通,結果發現不是她,冤枉了女兒,所以我心中很暴躁,你理解我的心情吧!”

“我理解!”

姚梅眼睛一紅,咬著嘴唇道:“我不會怪王妃,可是誰把珠子放在我房間裡?陷害我!”

這時,趙瓔珞帶著當值女護衛走進來,“你給王妃說吧!”

女護衛在呂繡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呂繡當即陰沉如水。

兩人退下,呂繡起身,向姚梅行一個萬福禮,“我冤枉你了,我向你道歉!”

姚梅嚇得連忙跪下,“夫人,奴婢擔待不起。”

呂繡扶起她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妹妹,你叫阿梅,不要再自稱奴婢了。”

姚梅感動得想哭,低下頭道:“阿梅記住了。”

這時,雪兒從門口露出一個小腦袋,小聲道:”阿梅姐姐,我到處找你。”

呂繡笑道:“去吧!以後再慢慢換稱呼,你帶她們去喂小鹿,再把溫大娘叫來。”

姚梅忽然緊緊擁抱呂繡一下,轉身去了,呂繡慢慢坐下,半晌她搖搖頭,自言自語笑道:“難怪夫人對她動心,連我都動心了。”

這時,女管家溫大娘在門口道:“夫人,你找我?”

呂繡俏臉一寒,咬牙道:“去把訊堂門打開,我今天要動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