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看到帝辛的樣子之後,隻是微笑了一下又對帝辛說道:“你覺得呢?我現在可以很嚴肅的告訴你,帝辛你可以好好的嘗試一下這種滋味。”

而帝辛在看到他的麵容之後,臉上卻是浮現出一些冰冷的。

於是帝辛就搖了搖頭,又再次坦然的對他說道:“你還真是令人感到不愉快。”

而他在看著眼前帝辛的表現之後,目光中還帶著一抹陰沉。

於是他深深的盯著帝辛再次爆發出了極強的威力。

但是無論他怎麼做帝辛的反應都是那麼的冷鏈導致他就無法接受了,又想要再次咆哮起來,但是又以失敗告終。

帝辛望著他,隨後他就隻能夠將這些怒火全都發泄在了那些試煉者的身上。

帝辛看到那些試煉者的身體接連不斷的爆炸,他就不得不停了下來。

他望著女人的眼神十分的嚴肅,彌爾卻是冷不丁的告訴帝辛。

“我這裡有解藥的配方,但是需要你放了我們如果你不肯放人的話,那麼你就會眼睜睜看到這些人,一個一個的死去。”

帝辛看著他竟然會在這裡明目張膽的威脅自己。

雖然說帝辛的心裡麵充滿了厭煩,但是麵對這個女人的威脅,他還是思量了再三。

帝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再一次的說道:“算我輸給你了。”

而女人在聽到帝辛這樣說,臉上頓時福星是一抹得意的微笑。

他就像是撿到了錢一樣的開心,這就帶著焱易離開了。

其他人原本是不打算讓他們離開他的,但是帝辛卻說:“這些試煉者也是人,我們必須要救他。”

看著帝辛的樣子,那些人的眼神中就多了幾個無奈。

而帝辛在拿到了他的配方之後皺起了眉頭。

因為這個配方上麵需要用到的是很難得到的藥材,先是要去熔岩洞裡尋找炎火龍。

拿到炎火龍的炎之心才能夠集齊其中一種。

於是帝辛就望著其他人再次說道:“你們這些人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尋找炎火龍。”

這些人都皺了一下眉頭,他們聽說過炎火龍,那不是傳聞當中才存在的生物嗎?

如今帝辛竟然要他們去找這種木秀的東西,不僅產生了懷疑。

春申君站出來說他:“雖然我們很感激你願意幫助我們,但是那個女人未必就是好心好意告訴你事情的真相的,他說不定就是想要利用你而已,不要上當了。”

帝辛看到他的樣子之後,臉上卻是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於是帝辛就漫不經心的對他說道:“冇什麼大不了的,這件事情我心裡有數。”

而他在聽到帝辛竟然會這麼說的時候,眼神中都隻多了幾分無奈。

於是他認真的對帝辛說道:“到底有冇有搞錯,你知不知道這種生物是多麼難得,我們不一定能夠找得到的。”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看著這些試煉者隻是硬著心腸說道:“犧牲他們,也無可厚非。”

然而麵對他的這些冷酷的言辭。

帝辛卻一再的選擇了反對的意見,春申君眉頭一皺。

他氣憤的說道:“那這樣的話,那我隻能夠先去找女王大人覆命了。”

說完,他就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

趕過來的鯤鵬魔王在得知這件事情之後,眼神中確實浮現出了一抹堅定。

想了想就對帝辛說道:“我們就跟著你一塊去吧,既然是你要做的事情,那我們一起去也無可厚非。”

帝辛看到這些人願意相信自己的時候,臉上都直播間多一些驚訝。

於是他就微笑著說道:“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

而這些人的表情卻是非常淡然的,他們又看著麵前的人就不斷的說道:“也冇什麼大不了的,我們是一個宇宙的人,再說了你就是我們的主心骨,要是你出事的話,那我們大家又怎麼能夠待得下去呢?我們總覺得第六宇宙的人不會就這麼簡單的。”

與此同時等到回去之後,雪妮看著彌爾的神色不由得嘲笑到:“你之前,不是說過自己能夠一出手就消滅他的嗎?怎麼冇有做到的?”

他語氣中毫不掩飾的挖苦另彌爾黑的臉色。

彌爾轉過頭來,目光陰沉沉的盯著她,像是要把他身上賺一塊肉下來。

但是雪妮卻毫不在意,打量著彌爾。

彌爾有些生氣乾脆不理會他了,就在這個時候幕後之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看到了那麼高大的身影之後,三個人同時跪倒在地向他請安。

而男人卻是大手一攬,隨後他就冷漠的說到:“怎麼樣來計劃有冇有成功。”

但是三個人卻沉默不語,他一見到這三個人的態度之後,臉上就浮現出一些不耐煩。

於是就問他們:“怎麼回事,我還以為你們已經把這件事情給搞定了呢。”

彌爾,看到他嚴肅的表情之後,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縷無奈。

但是他馬上又說到:“實在抱歉,您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可以將這件襯衫給搞定的。”

而男人聽到他這麼說的時候,眼神又略放鬆了一些。

隨後他就會在這說到:“那好我再給你一點時間,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又變得十分的威嚴。

彌爾十分凝重的點了點頭,一臉膽戰心驚的說道:“你放心吧,絕對的。”

他說完這話目光中便帶著一絲凝重,自己對於這樣的事情心中已然是有了一個打算。

他就是不知道這樣的事情能不能繼續堅持下去。

如果可以的話那他是最好不過的,想著便看到了麵前的人,眼神中帶著一抹認真。

他的表情瞬間就產生了一些變化,而就在這個時候雪妮未未得上前一步。

冇想到那位大人竟然直接將這個任務交給了雪妮,讓他們兩個人都不要插手。

彌爾一聽這話瞬間就不高興了,他立刻說到:“今天,我們隻不過是差一點就可以拿下他們,冇必要去讓他插手這件事情吧。”

雪妮卻是冷眼看著彌爾就說道:“難道你還不懂的嗎?你們實在是太冇用了,所以纔會如此。”

一邊說著一邊就旁若無人的嘲諷著他們,他眼中濃鬱的嘲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