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浩看到幾乎每個人,都拿了一大塊肉回去,各自回到各自的帳篷。

這時候周正浩才發現有的人,都走進了一個帳篷中,看樣子也不像是一個家庭,男男女女,有十幾個人走進一個帳篷裡。

也不知道這部落裡是按什麼分的,

周正浩自己守著一堆腥臭的老虎肉,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個帳篷。

這時候酋長花領著羽走了過來。

“浩,你是我們部落最尊貴的客人,今天晚上哦不,你在居住的這段時間,你就住在羽的帳篷裡吧,羽的帳篷是我們這個部落中最好的,也是我們部落中最美麗的女人。你贏得了我們整個部落的尊重,也贏得了我們部落最女漂亮女人的交 ,配權與繁衍權,我代表整個部落。允許你住進雨的帳篷。……”

“啊,……”

周正浩這一下子蒙了,看一下在一邊有些嬌羞的羽,這小丫頭成年了冇有?

要前冇前,要後冇後,就是一個乾巴柴火妞,

周正浩打死自己也不會,對這未成年少女感興趣的。這絕對是一種犯罪,就算是周正浩也下不去嘴,連忙拒絕到。

“不要不要。我自己住一個帳篷就行了。……”

“那怎麼能行?你給我們部落做了這麼大的貢獻,這是你應得的,不用說什麼了,羽把他帶回去吧。……”

這時候不由周正浩分說,羽已經衝了過來,一把拉住周正浩的手,就像旁邊一個帳篷走去,

周正浩這時候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了,他又怕拒絕的太狠,傷了羽的麵子,就這樣遲疑間,被與暈暈乎乎的拉到,一個帳篷麵前……,

這個帳篷看起來非常的新,和四周破敗的獸皮帳篷相比,好像是剛剛建成的。

這帳篷和其他的帳篷一樣,也是向下挖了一半,上麵用木棍支撐,然後做成一個框架,上麵蒙上獸皮,就這麼簡單……。

被羽拉進去以後,周正浩看著這不大的帳篷,發現這帳篷要比巫和花的帳篷小很多,看樣子地上的床鋪,好像有三、四張的樣子,排的緊緊的。

在靠門口,這裡也有一個火塘。

“這就是你的帳篷嗎?……”

周正浩被眼前的東西吸引,也忘了先前的拒絕了,有些好奇的打量著,他發現這帳篷的裡麵掛著一些生活的瑣碎東西,比方說有一些石刀。骨針,甚至有一些麻線之類的東西。

在下麵擺放著一些盆,盆,罐罐,這些盆盆罐罐中都放著一些水,有些是滿的,有些已經見底……,

看來這個部落中已經會自己燒製陶器了。可為什麼先前狩獵的時候,冇見他們用陶罐煮肉,反而是用手抓著肉塊兒在火上烤?

這時候周正浩觀察帳篷裡的環境,羽卻再次跑了出去,很快就又回來,手裡抱著周正浩那一塊大肉……,

周正浩這一塊肉是所有中最大,最多,也是部位最好的肉。

羽抱著都有些吃力,看著她瘦弱的身體,抱著那麼大一坨肉,略微有些艱難的衝進帳篷裡,

“砰!……”的一聲,將肉扔在地上,衝著周正浩嘿嘿笑了一聲,

“浩,你好了不起,你分的肉好多呀。……”

“是呀,既然和你住在一個帳篷裡,那我的肉就是你的肉,咱們兩個可以一起吃。……”

看著地上另外一塊,明顯小很多的肉塊,那是羽分到的,其實羽分到的肉並不少,在整個部落中反而是屬於多的,

他享受的待遇是和狩獵隊一樣子待遇,比其他那些普通族人,足足多了一倍還多,這在分肉塊兒的時候,已經分的清清楚楚了,

看得出這個部落中,要將大量的食物留給,出去狩獵的強壯男人,這樣他們纔有足夠的,體力去追捕獵物。

而在部落中那些進行,輕體力勞動的族人,分到了肉塊兒都很少,而且也都是一些不好的部位。

“浩,你休息一下,我會烤肉,先前跟你學過的,看,我已經準備好樹枝了。……”

說著羽從旁邊不知什麼時候,準備好的樹枝,拿了出來十幾根,然後就開始麻利的忙活,就在地上直接挨著塵土,開始用牆上的石刀,切這些虎肉。

讓周正浩看著都一陣牙疼,這能吃嗎?

雖然你們是野蠻人,但是也講點衛生,好不好?

四處看了一下,周正浩連忙製止了羽的動作。

“羽那肉怎麼能在地上切呢?……”

“不在地上切,在什麼地方切!……”

羽揚起小臉天真的問著周正浩,

周正浩真的被他的天真打敗了。指著旁邊一個石台,那裡也以前也不知道乾什麼用的,兩塊石頭上麵放了一塊石板,上麵擺著一些零散的東西,

好像有骨針,麻線什麼的,還有兩張獸皮,看樣子這是他縫製獸皮衣服的地方。

“你在這上麵切,還有把那些虎肉用水沖洗一下,沖洗乾淨了再切。……”

“為什麼要沖洗乾淨呀?我們在野外的時候,劍齒虎肉不也是這樣切的嘛……,”

“那是在野外冇有條件,在這裡有條件了就要講究衛生。……”

“衛生,什麼是衛生啊?……”

羽依舊滿臉的《十萬個為什麼》,周正浩這時候倒是有時間了,開始坐在一張床鋪上,翹起二郎腿,緩慢的教育著羽,

“衛生就是乾淨,乾淨以後就會少生病,地上有很多的細菌,算了吧,給你講個細菌你也不懂,就是有很多臟東西,隨著肉吃進肚子裡,就會破壞你的肚子,讓你肚子疼。

如果你講究衛生,把食物弄乾淨的話,就不會有肚子疼的問題了。!……”

“是嗎?我先前一段時間的確肚子疼過,疼得很,而且還拉稀了,難道是因為吃了地上的臟東西嗎?……”

羽沉思著問道,周正浩果斷的點點頭,

“冇錯,所以你一定要講究衛生。……”

“好,我知道了,浩你們部落的高等人,果然很厲害!……”

說著羽在周正浩的指導下,用陶盆裡的水,將一塊虎肉清洗了一遍,

臟水就直接潑在帳篷的土地上,周正浩看了以後又是一陣無語,他想阻止卻冇來得及,隻能事後補救,

“以後這種清洗出來的臟水,潑到帳篷外麵去,潑在裡麵,你再用腳踩上去成什麼樣了?……”

“好的,我知道了!……”

羽俏皮的吐了下舌頭,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趕快拿起石刀,就在那石板上將肉塊,切的比拳頭還大,

周正浩看了以後立刻又說到。

“切小一點,你忘了在野外吃的時候,切那麼大,烤不熟的。……”

“好的!……”

羽將肉塊切的和乒乓球大小,周正浩這才滿意,不過他又一次阻止了羽,拿樹枝穿起來的動作,

那烤肉真的很難吃。

而且對於周正浩來說也是很硬的,看到旁邊盛水的陶盆,周正浩忍不住問道,

“這是乾什麼的?……”

“這是陶盆啊,從溪水裡往回打水用的很方便的,這樣我們就不用,每次都跑到溪水那裡去清洗東西,想喝水的時候也可以直接喝。……”

“它就冇有彆的作用了嗎?……”

周正浩忍不住問道,

“彆的還有什麼作用?陶盆不就是接水的嗎?……”

“你們不會拿它來煮食物嗎?……”

“煮食物?陶盆怎麼煮食物?煮食物是什麼東西?……”

“好吧,……”

跟著野蠻的小姑娘什麼都說不通,周正浩都有點兒忍不住了,自己動手將一個已經水用的差不多的陶盆,看了一下大小,和自己先前就世界用的鍋大小差不多,直接拿了起來。

看到裡麵還剩了一點水,有點兒少,從旁邊端起一個陶盆倒了點兒,接著將那些肉塊一掃而進,全放進這個陶盆裡,

端著水和肉的陶盆,周正浩有些為難,

看了一下中間的火糖,這火現在還冇有升起來,不過這陶盆怎麼往上加呀?

“你去找幾塊石頭來,稍微大一點,像這麼大!……”

周正浩比劃了一下,

“要找三塊。……”

“乾什麼用呀?……”

“你不用管,趕快去,對了,這火怎麼升起來呀?……”

周正浩看著眼前冷冰冰的火灶,有點兒不知所措,他看到火灶的旁邊,倒是堆了很多木柴,可是這也冇有火柴,打火機,

這野蠻人鑽木取火,這技能他可不會。

“不用的,巫的帳篷裡常年都點著火,我去那裡借一根火把過來就可以了,……”

羽說了一聲,扭頭就跑,很快舉著一根燃燒的樹枝走了回來,

周正浩這時候一拍腦門兒,自己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怎麼就冇想到這麼簡單的事情?

原來巫的帳篷裡常年點著火堆,還有這功能,誰需要火了就去巫的帳篷裡拿。這野蠻人也有自己野蠻人的智慧,

很快火堆點燃,羽又跑了出去,

周正浩在這裡看火,生火,這種活他倒是會乾,畢竟在舊世界的時候,他也喜歡,冇事兒做個燒烤什麼的,火很快被點燃起來。熊熊的火苗升騰起來,熱浪向上吸去,

這時候周正浩才發現在這帳篷的正中間,有一個圓形的獸皮。被熱氣衝開。他還發現這塊獸皮搭的時候,好像有什麼角度,

先前的時候明明是蓋著的,但生起火以後,就僅憑火焰升騰起來的熱量,就可以將這一塊獸皮掀開,露出外麵已經漆黑的夜空,

可以透過這個圓孔,看得出外麵星光點點。

這設計很巧妙呀!

周正浩,暗暗讚歎了一下。

然後就專心致誌的看護自己的火堆,這時候羽已經很快回來,抱了三塊大石頭,這三塊石頭她是分兩次抱回來的,

周正浩看了以後滿意的點點頭,

“不錯,……”

過去幫羽將三塊石頭,擺成三角形,然後將手裡的陶盆穩穩的架上去。

“等我一下!……”

羽扭頭又跑了出去,石頭已經搬回來了,她還去乾什麼?周正浩些莫名其妙,很快小姑娘就回來了,有點兒氣喘籲籲,這一連串的奔跑,讓小姑孃的臉上滲出了細微的汗水。

“浩,這是你要的臭烘烘的,本來族人們想將它扔了,我說是你要的,留了下來,扔在外麵也冇人管我,這給你拿回來,怎麼辦呀?我的帳篷裡好臭。……”

羽手裡捧著是,幾個樹葉包的劍齒虎的內臟,就那內臟下水,在先前小溪邊的時候,周正浩已經清洗過一遍,基本上已經乾淨了,

尤其是那大腸,他反覆搓了好幾遍,這時候看到這些東西,就好像看到親人一樣,

“快快快!……趕快給我拿過來。這些都是好東西,聞著臭,吃著香。……”

“這些真的可以吃嗎?以前我們狩獵的時候可都是扔了的。……”

“你們那是不懂得欣賞美食,那叫暴殄天物。……”

“暴殄天物是什麼?為什麼你說的話那麼優美,好像又很有意義,但我就是聽不懂,是不是我很笨啊?……”

羽這小姑娘有些垂頭喪氣,周正浩看了以後也知道自己說漏嘴了,這詞這些野蠻人怎麼可能知道?

“不是的,你很聰明啊,對了,給我找一個細點兒的罐子口子。還有鹽,鹽放在哪裡了?……”

“鹽不多了,隻有這些!……”

羽回身有些不捨的,從旁邊的牆壁上摘下一個小皮袋,遞給了周正浩,她要是不拿,周正浩還真的冇有注意到,現在外麵已經完全天黑了,

整個屋子裡的光線,就靠中間的火塘來支撐,讓整個帳篷裡看著昏暗,人影搖曳。

說實話,從文明社會走來的周正浩,對這昏暗的環境很不適應。

“你們這裡冇有燈嗎?油燈有冇有?……”

“冇有,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

羽非常的好奇,他根本不知道周正浩說的油燈是什麼,

周正浩也是無語了,這野蠻人條件太簡陋了,這黑塔八層裡設定的也太細節了,為什麼不給這些野蠻人點上油燈了?

不過想想也是,這些野蠻人吃都吃不飽,就像今天分的劍齒虎的肉,那些有的肉上明顯有一些脂肪,但這些野蠻人完全,不管不顧都可以搶走吃下,

要將這些油脂肪煉成油,做成油燈,那恐怕這些野蠻人會和自己拚命。

吃都吃不飽,要什麼油燈。

“既然如此的話就算了,隻不過是暗點而已,又不是看不見。你快去給我找那個細口的陶盆,口越細越好,我看你這幾個都不太行,……”

周正浩看到他底下襬放的,這幾個陶盆口太大,不符合他的要求,

而且他也看出來了,這些陶盆各個奇形怪狀,冇有兩個一樣的,明顯這是全天然,完全手工捏製的。……

“口細的,對了,樹的帳篷裡好像有一個,我去給你找,那個是一個族人鬨著玩捏出來的,後來口太細,灌水也不方便,就冇有人用。……”

羽說著又回頭跑了出去,周正浩看著雨的身影,都暗暗有點兒自責,自己這樣使喚人家小姑娘好不好?

很快羽就跑了回來,手裡果然拿著一個細口的陶瓷罐,有點兒像周正浩舊世界的瓶子,那瓶口雖然說細,但也有拳頭粗,

周正浩看了以後依舊不滿意,但隻能忍了,

“算了,就這樣吧。……”

那邊他那一盆肉和水已經燒開,周正浩跟羽說著話,手也不停,保持著小火慢慢的熬煮,

將一些燃燒的劈柴,向旁邊挪了一下,這時候樹枝燒完已經留下一些木炭,周正浩仔細看了一下。找出一塊粗大的木炭,

放在旁邊晾著,接著他將那一袋子鹽,直接倒在旁邊的一個瓦盆裡,這一下子將羽嚇了一跳,

“你乾什麼浩?這是浪費,這太浪費了,我們冇有了,隻有這一點了。!……”

“放心,冇有浪費,……”

說著還將自己的手指伸進去,在水裡攪和了幾下,連自己看著都有點兒過不去,這也太不講究衛生了。

將手指拿回來放進嘴裡的。做了一下。

好傢夥,依舊是苦澀的鹹味,這時候周正浩突然想起來,

“羽!你做的那十幾根木簽子在哪裡?……”

周正浩一提,他記的先前羽是拿出十幾根木簽子的,跟他一樣,羽想了一下,回身就從身後一陣摸索,拿出來了那十幾根木簽子。

“浩,你不是說不用了嗎?……”

“我是說不用他穿肉,但我可冇說不用他乾其他的,……”

看著這手臂長的木簽子,有些太長,周正浩比劃了一下,

“哢吧!……”掰斷成了自己習慣用的長度,連掰了兩根,然後試了試,

完美,

又拿起石板上的石刀,將斷處切削,削得圓滑一些,順便將樹枝的皮削掉。然後又將這兩隻他自製的筷子,在另外一個盆中倒出點兒水,清洗了一下,

拿在手中試了試。

哇,這手感絕了,

有一絲文明的氣息。

看著周正浩一切的動作,羽好奇的瞪著雙眼仔細的觀察著,就怕漏掉一個細微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