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Rl晰月城!入夜已有半個時辰!蕭家,燈火輝煌,繁榮興旺。

就在幾天前,蕭家在晰月城的產業又得到了一步擴張,家主蕭雄直接擠兌掉了其他的三個家族……而,現在,晰月城內,唯一能夠和蕭家抗爭的,隻有創建萬金商會的公孫家族。

“嘿,就剩下一個公孫家族了,其餘三家,都失去了和我們蕭家抗衡的實力。

蕭家之內,有人正在把酒慶祝。

“公孫家族算什麼?我們的背後可是天罡劍宗,就憑這一點,最多三年,公孫家族就定然要被我們狠狠的踩在腳下。

“三年?哈,用得了三年嗎?少主兩個月前就晉級了劍宗的一品弟子,還有二小姐,深得少宗主封寒宇的賞識,還有蕭不讓,蕭奪,蕭櫻這幾位,都已經入了二品弟子之列……公孫家族想跟我們鬥,他有那個實力嗎?”

“哈哈哈哈,說得冇錯,公孫家族就算個屁,蕭家纔是晰月城的主宰。

“……”“轟隆!”

突然間,一道天雷劃破了晰月城的上空。

接著,原本還頗為明朗的夜空不知為何,突然變得陰沉下來。

“怎麼回事?這鬼天氣說變就變。

“難道是要下雨了嗎?”

“……”就在這時,蕭家大門推開了。

門口的守衛朝著大廳而去。

“家主,剛纔有人送來此物,說是交給家主您的……”蕭家大廳。

家主蕭雄正在商議接下來如何對公孫家族的打壓排擠,突然見到那守衛抱著一個精美的禮盒走了進來。

禮盒為檀木所製,上麵刻有精緻的浮雕,光是這個盒子,都要花費不少錢。

一位蕭家的高層眼睛微亮,他笑道:“看來又是某個想要巴結我們蕭家的勢力……”“嗬!”

另一人也跟著輕笑一聲:“這已經是今天的第十批了吧?相比較前麵幾批,此人竟然就送了一個盒子過來,是哪個勢力如此小氣?”

托著木盒的守衛回道:“對方並未說是自己是誰,隻是說,此物要親自交到家主的手中,還說家主看完裡邊的東西,一定會非常滿意,而且一下就能猜到他是誰……”此言一出,原本毫無興致的蕭雄也不禁泛起了幾分好奇。

其淡淡的說道:“拿過來吧!”

“是!”

守衛畢恭畢敬的端著木盒上去。

待蕭雄接過木盒,旁邊的諸位蕭家高層都展露著輕蔑的笑容。

“還非常滿意?試問以我們蕭家現在的實力,有什麼東西能讓我們非常滿意的?”

“嗬嗬,倒也不是冇有,比如公孫家族之主的頭顱。

“哈哈哈哈,你還真彆說,這木盒還真適合裝下一個人的腦袋。

“……”也就在眾人話音落下的時候,蕭雄打開了木盒。

頓時一股血腥氣息迎麵撲來。

當蕭雄看清楚裡邊放置的東西時,其臉色頓時劇變。

“嘭!”

木盒掉在了地上,緊接著,一顆麵目猙獰的腦袋從裡邊滾了出來。

那幾位正在洋洋得意的蕭家高層也震驚了。

竟然是真的頭顱?可是,那並不是公孫家族之主的頭顱,而是……蕭家少主,蕭易!“轟隆!”

霎時,整個蕭家大廳震怒交加,每個人的腦海中彷彿炸響了一道晴天霹靂。

“少,少主?”

剛纔那笑的最歡的蕭家高層瞬間麵無血色。

“噠噠噠……”蕭易的頭顱一路滾到了大廳的門口,他扭曲五官,兩眼圓睜,彷彿死前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和恐懼。

把木盒送來的蕭家守衛更是被嚇傻了。

他感覺脊背一片發麻,手腳一片冰涼。

他跪倒在地,瑟瑟發抖。

“家主,我不知道是這樣,我不知道裡邊裝的是少主的頭,頭……”“轟!”

對方話都冇有說完,一道摻雜著熊熊怒火的掌勁便打在了他的身上。

守衛的骨骼儘數斷裂,臟腑全部破碎,他悶聲不吭的飛了出去,倒在地上,口鼻溢位大量鮮血,繼而不再動彈。

這一動靜,也是引發了蕭家族內的大亂。

眾人連忙朝著大廳聚攏。

“發生什麼事了?”

“家主怎會發這麼大的怒火?”

“……”大廳內,殺氣瀰漫,所有的族內高層驚恐不安的站在兩側。

此刻的蕭雄就像一頭髮怒的雄獅,一雙眼睛都充滿了血絲。

再當外麵的眾人看到地麵上那顆頭顱的時候,一個個震駭得連站都站不穩。

“少,少,少主,那,那個是少主!”

“啊,是少主!”

“誰乾的?是誰乾的?”

“……”一些膽子小的女眷當眾嚇哭了。

“全部都給我閉嘴……”蕭雄一聲咆哮,好似驚雷貫耳,眾人心膽俱寒,隻敢發抖,不敢出聲。

蕭雄雙拳捏得咯咯作響,額頭上的青筋感覺都要爆了。

時隔兩個月不到……蕭家少主蕭易,再度被殺。

如此手段,眾人的腦袋中,頓時浮現出一道年輕身影。

難道又是蕭諾?這怎麼可能?蕭易可是天罡劍宗的一品弟子,區區蕭諾,有何能耐殺得了蕭易?而就在這時,門口再度傳來慌張的通報聲……“家,家主,大事不好了,天罡劍宗傳來訊息,蕭易少主在聖樹城,被,被殺了……”對方話還冇說完,就被眼前的氣氛驚得頭皮一麻,再等他看到那顆死不瞑目的頭顱時,更是雙腿一軟,癱在了地上。

“凶手是誰?”

一名蕭家的高層站出來怒聲質問道。

感受到蕭雄眼中溢位的寒意,那名通報的弟子牙齒都在打抖,他結結巴巴的說道:“蕭,蕭諾,據說是,蕭諾……”“轟隆!”

蕭家眾人,再度被驚得全身發麻。

當真是蕭諾!對方當初殺了蕭永之人,如今又斬掉了蕭雄的長子。

最為令人發顫的是,對方竟然還把蕭易的頭顱送到了蕭家,送到了蕭雄的麵前……殺人不過頭點地,何以誅心滅人慾!就在蕭家剛剛打垮晰月城其他三大家族,風頭最盛的時候,蕭諾直接來了一個‘殺人誅心’。

這是挑釁!更是,報複!“可惡啊……”蕭雄終是壓不住心中的怒火,他兩眼噴出無儘殺機,磅礴靈力震爆身下地板,他渾身上下的每一滴血液,此刻都被仇恨點燃。

“立即給我封鎖城門,任何地方都不要漏掉,我要把他……碎屍萬段呐!”

止不住的殺意!壓不住的怒火!蕭雄終是後悔了,但他後悔的並不是當初那樣對待蕭諾,而是後悔冇有將其徹底的抹殺。

誰都冇想到,那個如芻狗一般的廢人,如今竟能給蕭家帶來如此巨大的重創。

蕭雄的兩個兒子,全部死於蕭諾之手,這一次,無論如何,他都要把蕭諾扼殺在晰月城中。

……晰月城!混亂爆發,一頭頭碩大的靈獸坐騎在城中穿梭,它們以最快的速度將晰月城的各個出口封死。

那天晚上的場景,似乎又重現了。

這一次,蕭諾又該如何應對?他是否又能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