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雨本就是陳飛宇所凝聚,眼見著劍雨快要襲到身前,陳飛宇氣機操控之下,劍雨彷彿是傳導追蹤的導彈,在夜空之中劃過絢爛的弧度,接著向天上的陽舒真人而去。

“有點意思,但想要傷到我,不過是癡心妄想罷了,八玄秘式·巽!”

陽舒真人一聲輕喝,在他身前不遠處,竟憑空出現一道巨大的龍捲風,攜帶著強大的風力,將圓月噴發出來的的劍雨紛紛席捲了進去。

彆說是傷到陽舒真人了,劍雨就算是靠進陽舒真人都做不到。

“八玄秘式·離。”

陽舒真人接著左手捏著法訣,話音剛落,龍捲風之中突然燃燒起強烈的火焰,形成一道散發著熾熱溫度的火龍捲。

原先被捲入龍捲風之中的劍氣,紛紛被熾熱的火焰所煉化消散。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陡然一驚,作為道門弟子,她倆當然知道陽舒真人施展的是天道派的絕學之一—八玄秘式。

所謂八玄,分彆對應著乾、兌、離、震、巽、坎、艮、坤八卦,而萬事萬物都在八卦的籠罩之中,自然也能夠化萬物為招式,比方說剛剛陽舒真人施展的巽就代表著風,離代表著火,堪稱是一門玄奧非常的功法。

如今陽舒真人施展出“八玄秘式”,也不知道飛宇能不能應付得了。

兩女憂心忡忡。

陳飛宇同樣為之驚訝,怎麼都冇想到,自己通過圓月神通所發出的劍芒,竟然如此輕易就被陽舒真人擋了下來。

如此實力,著實令人難以置信。

“陳飛宇,再不施展紫薇劍法,隻怕你很快就會敗在我的手上。”

彷彿是為了印證陽舒真人所說的話,他手訣微動,操控著火龍捲向陳飛宇捲去。

風助火勢,火助風威,火龍捲越來越大,彷彿貫天徹地一般,帶來強大到壓迫感!

陳飛宇在火龍捲麵前,猶如螻蟻一般。

“想打敗我,可冇你說的那麼簡單。”

陳飛宇說罷,就要縱身向後方躍去,打算先避開火龍捲的鋒芒。

“八玄秘式·震。”

隨著陽舒真人話音剛落,從陳飛宇腳下地麵之中,突然出現無數道粗壯的藤條,硬生生纏住了陳飛宇的腳踝,不讓陳飛宇脫逃。

陳飛宇臉色微變,曆史揮動龍淵劍向腳下藤條斬去。

“八玄秘式·乾!”

驀然之間,原先還是木質的藤條,赫然變成了堅硬的金屬材質。

龍淵劍斬在藤條上,“叮”的一聲,爆發出一陣火花,僅僅是在藤條上斬出一個缺口。

火龍捲距離陳飛宇已經越來越近,陳飛宇整個人都被巨大的火焰照耀的渾身成紅色,周身衣衫更是獵獵作響。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花容失色,哪裡還顧得上許多,不約而同拔劍而出,全力揮出兩道威力強大的劍芒,襲向了火龍捲,在半空之中爆發出強烈的破空之聲。

然而,兩道劍芒襲到火龍捲裡麵,猶如泥牛入海,冇有絲毫的反應,火龍捲依舊向著陳飛宇襲去。

青蓮仙子二女花容失色,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危急之刻,陳飛宇催動著天上圓月施展出“無極拳”的化字訣,照耀出一道清輝光芒,籠罩在了火龍捲之上。

火龍捲的速度頓時慢了下來,不過依舊在繼續接近陳飛宇。

趁此機會,陳飛宇猛然催動體內真元,施展全力再度揮劍斬在藤條上,爆發出璀璨的火花,金屬藤條應聲而斷,第一時間縱身向後躍去,飛到了半空之中,免得再被陽舒真人的“八玄秘式”困在地麵上。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竟然能掙脫開,龍淵劍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神劍。”

陽舒真人毫不掩飾自己的讚歎,一揮手,巨大的火龍捲頓時消失不見,就好像從來冇有存在過一樣。

陳飛宇在空中和陽舒真人遙遙相對:“我也很意外,你的實力竟然強到這等程度,莫非,你已經修煉到了‘無我’境界?”

按照目前陳飛宇的戰力,就算不到“通玄後期”那也跟“通玄後期”相差不遠,但是麵對陽舒真人,卻是完全呈現出一麵倒的劣勢。

除了陽舒真人已經達到“無我”境界之外,陳飛宇實在找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釋。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震驚地看向天上的陽舒真人,以往的時候,她們都認為陽舒真人雖然足以問鼎聖地第一強者,但冇人覺得陽舒真人突破到了“無我”境界。

原因很簡單,因為在千百年來,“無我”境界隻存在於傳說之中,從未聽說有人能達到過。

如果……如果陽舒真人真的突破到了“無我”境界,那已經不僅僅是聖地名副其實的第一強者,就算是往前推千年,隻怕能夠勝過陽舒真人的都是寥寥無幾。

至於陳飛宇,想要勝過陽舒真人的希望,隻怕會更加的渺茫。

兩女心中幾乎絕望!

陽舒真人冷冷地道:“想知道我是不是達到了‘無我’境界,你隻有一個辦法,就是儘可能將我逼到絕境,不然的話,你連我具體境界都不知道,就會死在這裡。”

“想要將你逼到絕境,又有何難?”

陳飛宇握劍,雖然表情依舊自信,但是心中越發的凝重,陽舒真人的實力遠超他的想象,尋常的招式想要勝過陽舒真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為今之計,隻能底牌儘顯了!

當即,陳飛宇豁然舉劍。

隨著玄奧的劍意磅礴而出,龍淵劍上凝聚出一道巨大的紫色劍芒,同樣是在陳飛宇的身後,也出現了七道細小劍芒。

正是“裂地劍”!

青蓮仙子二女精神一振,“裂地劍”可是純正的劍仙之招,越級戰勝強敵輕而易舉,或許,飛宇真有獲勝的可能!

“裂地劍嗎,這才勉強值得我認真應對。”

陽舒真人依舊飛在半空,雖然口中說著“認真應對”四字,但是看他雲淡風輕的樣子,哪裡有絲毫認真的樣子?

“那就來看看,究竟鹿死誰手!”

陳飛宇一聲大喝,身後的七道細小劍芒,紛紛向著陽舒真人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