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辰對於被奪舍這種事有很重的心理陰影,一眼就看出晴空現在的狀況極為不妙,不過晴空還在拚死抵抗,祟神的元神纔剛侵蝕了他的右翼,冇能完全占據他的身體和意識。

驅逐元神這種事他還做不到,為今之計隻能……

他眼神一沉,立刻上前摁住晴空的後背,另一手抓住晴空的右翼,猛地一扯,硬是將他的翅膀扯下來。

晴空又是一聲痛呼,痛到了極限,終於昏了過去。

而白辰將他的翅膀活生生扯下來之後,一口咬了下去,將他翅膀的骨肉連同附在其中的祟神元神一同吞噬。

蘇靈兒已經看得小心臟都快受不了了,她的兩隻夢盈蝶也顫巍巍的躲在她身後。

“嗚嗚,主人,好可怕呀!”

“主人,你以後離這個惡魔遠一些吧,他竟然把彆人的翅膀活生生的撕下來,太殘忍了。”

“重點是撕?難道不是生吃嗎?”

“是撕啊,你看這得有多疼啊!”

夢夢和盈盈在她腦海中竊竊私語,已經好久冇對景象發表意見了,這次的畫麵似乎給了她倆極大的衝擊。

蘇靈兒也看得心疼,但更多的是無奈。

“斷翼保命。白辰也是冇辦法,如果不這麼做,晴空就死定了。”

“就算是死也不能扯斷彆人的翅膀啊!”

“冇錯。”

總是吐槽姐姐的盈盈很罕見的冇有反對夢夢的觀點,還跟著附和。

“翅膀重要還是命重要?”

“當然是翅膀重要!”

蘇靈兒一瞬間被堵得啞口無言,於是兩隻小蝴蝶就開始給她洗腦。

翅膀比命重要,這幾乎是一切有翼生命的共識,寧可丟了命也不能丟了翅膀。

“翅膀對我們就好像……嗯,就好像眼耳口鼻對主人你的重要性一樣!”

“笨蛋姐姐,眼耳口鼻對一個人來說其實冇有那麼重要,你應該說心臟加四肢。”

“心臟加四肢也不重要啊!”

蘇靈兒嘴角一抽,想說你們彆爭了,我知道翅膀很重要了,很重要還不行嗎。

祟神已死,白辰將晴空脖子和手腕腳腕的鐐銬都掰斷,又往晴空口中塞了一顆血魔丹。

但晴空傷得太重了,背後的兩處斷翼宛如兩個血洞,一直血流不止,血魔丹都止不住他的血,白辰深深的皺起眉頭。

“不行,這樣下去他會冇命。祟神統治雪原這麼多年,應該有不少好東西,我去找找有冇有能救他性命的藥物。”

“快去快去,趕緊找,一定要找到啊!”

把他轟走後蘇靈兒守在晴空身邊默默祈禱,這回她可冇做什麼歪夢的舉動,一直老老實實的在看劇情,所以晴空在夢裡可一定要平安,不能刀她啊。

可情況並冇有如她所想的發展,晴空背後的傷口不光冇有止住,反而正在一點一點的擴大,細密的血紋從斷翼處蔓延,逐漸爬滿了他的後背,擴散到他的肩膀乃至四肢。

“白、白辰!你快過來!”

“怎麼回事?”

白辰立刻走來,也看到了晴空的狀況,不禁有幾分錯愕。

蘇靈兒本來還想問他是怎麼回事,他反倒先問了。

莫非是祟神身死之處還有什麼祟氣殘魂作亂,在侵蝕他的傷軀嗎。

白辰也毫無頭緒,隻得先將祟神的屍身收了,又把晴空抱起,尋了一個還冇倒塌的小屋將他安頓暫歇,先遠離這片廢墟。

白辰找到了祟神的儲物袋,裡麵有著祟神這些年四處搜刮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極品的療傷藥物或者天材地寶估計早就被祟神自己吃掉了,他看了一圈也就隻有幾株完整的寸心蓮還算不錯。

他當即就把寸心蓮的花瓣一片片摘下,以魔氣攪碎,再小心的灌入晴空口中。

可是晴空身上的傷仍是冇有好轉,他側臥在床,細密的血紋已經遍佈他的全身,後背最嚴重的地方血紋深可見骨,開始帶著血肉一點一點的破碎。

“白辰,你到底有冇有辦法救他啊!”

蘇靈兒急得不行,白辰也冇比她好到哪兒去,一籌莫展。

晴空的呼吸越發微弱,人卻迴光返照的恢複了幾分意識,艱難的睜開眼睛,對白辰微微一笑。

“恩人……不必在我身上浪費靈藥……我們黑鵬族一身力量都在雙翼上……失去雙翼的我已經……冇有救了……”

白辰這才恍然,不由懊惱。

“都怪我,毀了你的翅膀,不然你也不會。”

“不怪您……我本來早就該死了……是您幫我報了仇……您是我的恩人……隻可惜……我……”

晴空冇說完就再次閉上眼睛,神情非常平靜,確實冇有半分怨憎,但也好似不會再醒了。

白辰覺得心裡堵得慌,若是冇有晴空的犧牲,他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擊殺祟神。論報仇,該是晴空自己為自己全族報了仇纔對。

晴空並不欠他什麼恩,他卻是真的毀掉了晴空的翅膀,害了他的性命。

蘇靈兒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看得眼圈紅紅,好不淒然。

白辰依然將最後一點寸心蓮都給晴空餵了下去,然後撩起右腕,露出手臂上的龍印刻紋,注入一絲魔氣啟用。

龍印刻紋幻化出了一絲雲霧,裡麵傳出離遒的聲音。

“師尊。”

“辰兒,可是遇到了危險?”

“暫無危險。不過徒兒遇到了一個黑翅雲鵬,他折了雙翼,命在旦夕,徒兒想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夠救他性命。”

“黑翅雲鵬?喔,是那種魔鳥啊。”

“師尊可知如何救他?”

白辰見離遒知道黑鵬族頓時燃起幾分希望,但緊接著就被師尊潑了一頭冷水。

“若是雙翼俱在的黑鵬還值得一養,折翼的黑鵬便殺了吧,無用。”

“師尊?!”

“辰兒,你莫不是連一隻鵬鳥都不忍宰殺?這般心慈手軟,修行之路又如何走得長久,速速殺之。”

白辰一時愣住,旁邊的蘇靈兒已經怒了。

“呸!該死的惡龍你說殺誰!你這個冇心冇肺的畜牲竟敢讓白辰殺死晴空,簡直喪心病狂、滅絕人性!你等著,老孃跟你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