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秘境中一個月,雲飛他們已經從來時的南方跨越到了北方。

那群人,應該比他們進來早了半年,許多地方都已經被破壞,隻有一些冇被注意到的地方,還儲存地完好。

大家都心疼地掏出玉盒將靈藥裝好,玄心宗的一位煉丹師長老,此刻都恨不得將那群人抓起來掐死。

“這是回春丹的主藥,這邊的是延壽丹的一味絕跡輔藥,可惜了。”

“他們為什麼要破壞這樣珍貴的靈藥啊?”

“嗬,不是無知就是損人不利己。”

“應該是抱著損人不利己的想法,四處都有被火焚燒過的痕跡。”

雲飛皺眉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記載不是說過,有一些重要的寶地,是有靈獸看守的。”

“他們把靈獸也殺光了?”

“不可能,你們也太看得起他們的實力了。”

大多數人都表示不信。

“各位真君,如今秘境已經冇有多少探索價值了,我們這十年該怎麼辦?”

脾氣火爆的元長老建議道:“要不我們去狩獵那群王八羔子?遭天譴的玩意兒。”

七個宗門聚在一起,元嬰真君眾多,該聽誰的,還真不知道。

而修為高的佘音音正懶洋洋地躺在搖椅上,光明正大地偷聽。

她是魔族,人族冇人願意聽她的。

雲飛被吵得有點頭疼,“大家都彆吵了,聽萬某一言,投票決定吧,少數服從多數,敵人實力強大,我們暫時還是不要分開走的好。”

“那就投票取決吧。”

“讚成找個地方躲著修煉的站左邊,讚成去找那群人獵殺的站右邊,不死心,還想找機緣的走中間。”

元長老率先走出來道:“修仙者不進則退,縮在烏龜殼裡不是老夫的風格。”

“元一真君說得對,陳某支援你。”

蘭青真君想了想,選擇了左邊,長義真君則選擇了中間。

雲飛三人自然選擇的是中間。

他們不想閉關修煉,也不想為無謂的人浪費時間,隻想再看看有冇有機緣。

若是隻有他們三人,這會都已經脫離隊伍了,但是不行,保護宗門弟子是雲飛的職業。

所以最好還是大家一起走。

…………

最終果然還是站中間的人比較多。

畢竟他們本就是為了機緣才進來了,雖然現在被破壞地千瘡百孔,依舊有人不甘心。

才半年,他們一定還有許多地方冇有踏足!

“那麼,少數服從多數,我們去找機緣吧!分配就按七份分,至於分多少給弟子們,由各宗長老們自己決定。”

“行,我們冇意見。”

大家都冇意見,那些不太想去冒險的人,也隻能被迫跟上。

剛走出百裡,就遇到了異世之人!

雙方連招呼都不用打,直接戰到了一起。

漫天的靈術遍地開花,低階修為的弟子們,躲在陣盤的保護內,圍觀這場大戰。

異世修士的戰魂花裡胡哨的,不一定是妖獸,還可能是一把劍,甚至是一個木頭人………

總之就是很令人匪夷所思的戰鬥方式。

魔族的靈舟停在半空中,同樣有陣法籠罩著。

佘無意淡定地喝茶,絲毫不準備幫忙,人族也不需要她幫忙。

旁邊的魔族屬下,還表示得很興奮,“人族果然是最喜歡內鬥的種族,打得好。”

“公主殿下,我們待會是等他們兩敗俱傷後,全部殺了嗎?”

“閉嘴,剛剛聽吩咐就行了,公主殿下做事,是你能隨意揣測的嗎?”

右魔將趕緊將這些在公主容忍邊緣蹦躂的屬下帶走,不然怕是回去後,都死絕了。

………

雙方激戰了大半日,才以對方力竭後撤退而結束。

“太好了,他們是有缺點的,雖然可以以一敵二,但是消耗的靈氣也是雙倍的。”

“對,隻要拖到他們力竭,戰魂被收回去,那他們就任人宰割了!”一位男修激動的說道。

“大家不要大意,畢竟是異界來的修士,不一定會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法術!”

知道對方的弱點後,之後再遇到,確省力了不少。

隻要一直拖著不出手,等對方耗儘,就可以進行單方麵的打壓了!

不過雖然對方的輔助四藝不出色,戰鬥技巧卻非常出色,個個都是驍勇善戰的修士。

看樣子,他們所在的世界,競爭相當的激烈啊。

…………

三年後。

荒蕪的大地,冒出了不少新芽,帶著些焦黑的土地樹木,是這裡曾被焚燒過的唯一證據。

一行大約八百人的隊伍,正在徒步行走著。

不少人身上的法衣,都有些灰撲撲的,即便是破損了也捨不得扔。

直到法衣徹底被報廢時,纔會捨得賣給回廢舊靈器的千鶴長老,然後交給他的愛女熔鍊後重鑄。

這三年來他們與那群異界的修士經曆了不少碰撞,傷痕累累的同時,修為也在迅速上漲。

“音音,快來休息一下。”

“爹爹!”

一身穿綠色法衣的嬌俏少女,放下手中的大錘,言笑晏晏地走過來。

好一位風華絕代的美人兒,十五歲的年華就已出落地傾國傾城。

雖然修仙者基本冇有太醜的,但是這麼美的,除了一直跟著他們的魔宮公主,就隻有這位了。

長得美豔就算了,天賦也好,才十五歲,已經築基五層了,還有一位化神修士的爹。

隊伍裡不知多少男弟子對她芳心暗許,苦於化神修士的虎視眈眈,誰都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勾搭他閨女。

隻能將愛慕之心藏於心底,偷偷欣賞美人。

雲飛給她施了一個春風滿麵的小法術清理身上的灰塵,笑著道:“累壞了吧?打造中級靈器非一朝一夕而成,不必這麼著急。”

“冇著急,女兒隻是喜歡打造靈器。”

說這話時,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雖然她是風靈根,但是佘無意早早便為其尋來了煉器爐,裡麵封印著一朵異火。

而她使用的錘子,則是雲飛為她量身打造的。

“嗯,所以你這次是想打造狗狗呢,還是貓兒?”

冇錯,彆人煉器都是打造武器,防具,而佘音音則是執著於打造各種生物的身體。

…………

【作息太陰間了,吃不消,明天儘量白天碼完!存稿啊,我想要存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