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牛甜草晚上出來巡查紅薯苗塑料棚,總是看到一個人影在村頭晃動,好像在尋找啥東西?牛甜草就試探著走過去,走近纔看到,劉毛毛在來回的渡著步子,很焦慮的樣子,牛甜草就走過去。

“是不是又遇到啥難題了?”牛甜草問:“有啥說出來咱大夥一起想辦法不行嗎?”

“哎——,這要是已投產,產品包裝,商標,食品生產許可證,辦事處,批發店,銷售,跑業務等等這一係列規劃,我心裡還冇譜啊,”劉毛毛撓著頭,又揉揉臉,仰臉看著漫天的星辰,接著說:“我能不愁嗎?要是產品銷不出去咋辦?我對這方麵是冇有一點的經驗啊,甜草。”

“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可以招聘人才啊?”牛甜草試探著問:“可以到縣上找梁鄉長問問,他應該有辦法。”

“我害怕出現差錯啊,無論哪個環節都不能出現紕漏。”

“休息吧,車到山前必有路。”牛甜草安慰說:“走吧,回去早點休息,考慮事情不要熬夜,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纔有好的思路。”

劉毛毛在廠子裡每個車間轉著看看,這時亮亮慌慌張張跑上過來,說:“毛毛哥,村部來了五六個年輕人,說是找你。”

“啥事?哪裡來的?”

“不知道,人家說找一個磚廠的老闆。”

劉毛毛一臉狐疑的看著亮亮,然後又說:“走,到村部去。”

他們走進村部,剛進辦公室,六個年輕人都急忙站起來,其中的一個問:“我是孟強,大學畢業了,我們終於找到您,你是劉毛毛叔叔吧?”

“叔叔,我叫宋剛。”

“叔叔,我叫朱夢曉。”

“叔叔,我叫李春雷。”……。

“你們是咋找到這裡的,坐,坐下說。”

他們急忙站在一排,對著劉毛毛深深的鞠躬,大聲的喊著:“感謝劉叔叔的多年的資助,我們懷著崇高的敬意,對您表示衷心的感謝。”

“坐坐,孩子們——,大學畢業了,叔叔祝賀你們,將要走到社會了,一個一個給叔叔說說,你們的成績。”劉毛毛心裡非常高興,看到自己資助的大學生,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他們還提著禮品擺滿了一地,劉毛毛接著說:“你們也太外氣了。”

“我學的是工商管理學叔叔。”

“劉叔,我學的是農業工程學。”

“劉叔,我學的是食品科學與工程類。”

“劉叔,我學的是新聞學。”……。

“劉書記,這下人才應該是解決了吧,用不著發愁了,”牛甜草一聽到這裡,打斷他們的話,說:“還有幾個專業很對口啊——。”

“劉叔叔,您需要幫忙嗎?”

“需要幫忙儘管說,我們都是很專業的。”

“就是,劉叔,有困難我們一起上。”……。

“哎——,不要意氣用事,我這是個紅薯係列深加工廠,一個小小的民辦企業,不能耽誤了你們的大好前程。”其實,劉毛毛心裡非常激動,也很希望他們能留下來,幫助鄉親們儘快致富。但是,他不想耽誤這些可愛的大學生的前途。

牛甜草一見這種情況,更是喜上眉梢,這個大難題解決了,就喜不自禁起來。

“誰?那個同學願意留下來,我們正需要人才,劉書記正發愁的覺都睡不成,誰願意,現在就報名,到時開高工資。”

“哎呀——,你上啥慌,孩子們的工作還不知道了咋樣了,你就在牛不喝水強壓頭?”劉毛毛埋怨著牛甜草,說:“不要和你們這位阿姨一樣,現在工作都有著落冇?”

在詢問之中,才知道其中有三名已經是在校教師了,另外三名想去企事業單位上班,還冇定下來。

“這好辦,我向縣裡爭取一下,要不你們三個就到政府上班吧,也和你們所學的專業對口。”

“好,太好了。”他們三個異口同聲的說,:“太感謝叔叔啦!”

最終決定孟強、宋剛、朱夢曉到鄉裡來上班。

“我隻是去爭取一下,暫時還不能保證你們能不能去上班。”劉毛毛笑笑,看著這幾個可愛的孩子,接著說:“說不成不要埋怨,說成了也不要高興,真要是說成了,咱這龍灣村的紅薯係列深加工的生產、銷售可要麻煩你們幾個出大力了啊?”

“不成問題,知道這是您一手建設的民營企業,我們當然要伸手相助了,再說這也是咱們自己的活,能不乾嘛?”孟強笑著撓著頭,笑著說:“你說呢?劉叔?”

“這樣也好,這樣也好。”牛甜草笑著說:“我就是急性子,不會說話。”

“阿姨,您客氣了,其實,我們想到一塊了。”宋剛很嚴肅的看看劉毛毛,又對著牛甜草說:“這個企業冇有科學的管理,根本不行。”

“咱就不再客氣了,我現在就去找梁鄉長,不不,找梁主任。”

“先不慌劉叔,咱們還是先去看看廠子建設?”孟強不好意思的說:“我們都來了。”

“好,好……,走,坐車去。”他們來到廠房又看看設備,孟強一臉疑惑的問:“這是誰設計策劃的方案,有可行性報告冇有?”

“這都是你們劉叔一個人設計的,可行性報告有,有,村部還有十幾本。”牛甜草急不可耐的搶著說:“我騎摩托給你們去取。”

“我去吧,”亮亮從廠子門崗上出來,也跟了進來,就接著說:“在辦公室的書櫃裡?”

“對,第二格,左邊的都是,拿三本過來。”牛甜草衝著亮亮的背影大聲的喊著:“快點回來——。”

“劉叔,我看了可行性報告後在給您提建議吧,”孟強滿懷心事的樣子,接著說:“由幾個疑點,冇瞭解以前,我冇把握說。”

亮亮把可行性報告拿來,他們三人分彆拿了一本。

“好——,要的就是你們的專業性,科學性,回去抓緊給可行性報告看完,等你們的補充,”劉毛毛異常興奮,今天心情格外的輕鬆,說:“走,我送你們回縣城,我給你們接風。”

“劉叔,不要客氣了,我們請您吃飯才合乎情理。”

“就是,我請劉叔。”……。

“你們剛畢業,工作還冇安排好,去哪裡有錢請我吃飯,以後啊——,都不要客氣,都是自家人,”劉毛毛握著方向盤,邊說,邊開著車:“盼望著你們學業有成,學業成功了,現在又盼著你們早點找到好工作,我怕啊——,等你們找到好工作了,又該惦記你們的婚事了。”

“哈哈哈……。”

“哈哈哈……,這也正是隻有劉叔能想起來,冇把咱們當外人。”

“我羨慕啊——,孩子們——,你們劉叔我啊——,當時家裡窮,”劉毛毛不無慷慨的講起自己小時候的事,說:“在學校時偷了鄰居十五塊錢,給父親買藥被鄰居告到學校,從此就不上學了,現在還有幾分悔意,現在政府政策好啊——,我在縣委黨校自學了大專,纔有了這個職務。”

“聽說您很有能力,後來被政府發現了,得到了重用。”

“嗨——,你們這些機靈鬼,咋打聽的這麼清楚啊?”

“我冇猜錯的話,你當時連高中都冇進去,憑自己的能力完成了兩個項目的可行性報告。”宋剛在後排坐著,探出頭對在劉毛毛的耳邊,笑著說:“劉叔確實了不起,我聽說後很是佩服。”

“哎——,可不能學會阿諛奉承啊——,咱就要踏踏實實乾好工作,決不能出現差錯。”

“嗬嗬嗬……,開始扶著我們走入社會了。”

“劉叔,就是好人。”……。

一路上,他們談笑生風,甚是親熱,有著一見如故的親近感覺。

劉毛毛來到縣委找到了梁主任,把想安排大學生的事給說了。

“這是好事啊——,”梁主任激動地拍了一下桌子,繼續說:“這次咱縣有指標啊,詳細情況我和組織部楊部長溝通一下,給咱鄉安排幾個,這下啊——,你可如虎添翼了。”

但是,事情並冇有梁主任和劉毛毛想的那樣簡單,組織部楊部長態度很明確,各學校缺乏教室,今年除了少部分大學生可以到機關單位工作外,其他全部到學校教學。

“我說楊部長,這極少數代表的是那些極少數?”梁主任打電話問:“能不通融一下?”

“用我給你解釋嗎?”電話那頭。

“我求求你了楊部長,現在龍灣村的企業剛剛起步,正需要這種人才,這又是縣裡的重點企業,咱得響應國家號召不是?”梁主任幾乎是乞求的口氣說:“給我安排三個就可以,我不要多。”

“你讓我咋說你?你還是冇長大啊?老弟——。”電話那頭,說:“你不要讓我為難行不行?”

“要不行我找找書記?”

“可以,隻要他安排,我冇啥說,隨你的便。”

“喂?喂?喂……。”梁主任生氣的把電話摔在桌子上,說:“啥玩意?現在正在為四個現代化招收人才,這不是胡鬨嗎?”

劉毛毛看著梁主任,輕輕的說了一句:“我向縣裡打報告,企業局需要人。”

“對,那樣也好,我去找書記談談再說。”

劉毛毛想說啥,卻又忍住了,站立了一會兒,就心事重重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