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也不能太自私,要真是一點懲罰都冇有,陸北城在董事會也會被詬病,說他維護家裡得親戚,還讓他集團蒙受巨大損失。

所以,她想到一個折中得方式,他必須要承擔自己應該要承擔的後果,隻不過,後期她在想辦法把他弄出來,當然,也需要陸北城配合纔可以。

安小偉被抓了,很快就承認了自己行為,就在事情幾乎要沉浸得時候,整件事情又出現了新的轉折。

安小偉出來了,而且還在媒體麵前承認,一切都是陸北城讓他這樣做的,他是陸北城得小舅子,所以用自己人更穩妥,纔會鋌而走險得,他其實就是陸北城得替罪羊。

安小暖看到這個新聞,氣的差點冇暈倒,血壓飆到一百八。

她急著去給安小偉打電話,關機,去他的住處找他,冇人,這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而陸氏剛剛穩定的股市,瞬間暴跌。

這是她第一次在陸北城麵前哭,哭的那叫一個凶啊,“對不起,陸北城,都是因為我。”

安小暖一哭,他就心疼。

“和你沒關係,彆哭了,眼睛都哭腫了。”陸北城安慰道,“老婆,你哭的我都想哭了,咱不哭了好嗎?”

冇有什麼比老婆開心更重要,安小暖抽泣,主要是心裡過意不去,自責的難過。

“可是,陸氏現在的情況,董事會一定會拿著這件事說事的。”

“想說就說,嘴巴長在他們身上,也不是我能控製的。再說,說了又能如何呢?改變不了任何現狀。”

也隻有狂野的陸北城能說出這麼囂張的話來。

“可是損失了好多錢。”

“賺錢不就是為了花的嗎?有什麼好心疼的,老婆乖,一切有我在。”

有的人,就是有讓人安心的本事,好像隻要有他在,天塌下來都不怕。

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她說,“安小偉好像是躲起來了,我現在根本就聯絡不上他。”

“現在就算是聯絡上了也冇用,我讓青岩去打聽了一下,安小偉在裡麵的時候見過秦靖遠。”

秦靖遠嗎,如果是他,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一定是秦靖遠許諾了他什麼好處,安小偉纔敢這麼做的。仗著自己是安小暖的親弟弟,量陸北城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怎麼又是他,他不在背後搞小動作,是不是會死。”

“他這種登不上檯麵的私生子,也就隻敢在背後搞搞小動作了。”

秦靖遠是私生子,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多,秦家的嫡長孫死了,這才費儘心思找回秦靖遠繼承家業,一直養在老太太身邊。

“真是玩不起。”

“他不仁我不意,既然如此,那也彆怪我出手對付他了。”

陸北城把他當成對手,不過,也算是尊重他,可這次的行為實在是太卑鄙了,陸北城可不會輕易就原諒他。

“你想到辦法了?”

“弄死他的辦法,一直都不少。”

陸北城陰森的笑了笑,安小暖都覺得毛骨悚然。

沈曼曼依舊冇有放棄尋找安小偉,大概用了一天時間,終於找到他的下落,沈曼曼找到他的時候,他摟住女人喝酒呢。

沈曼曼這爆脾氣,抓起酒瓶子砸過去,周圍的幾個女人都嚇得亂竄,落荒而逃。

安小偉也醒酒了,晃晃悠悠的問道,“姐,你來了啊,一起喝點啊。”

“喝?你還有心思喝酒?安小偉,你特麼還是人嗎?”

她的臭脾氣上來,抓住安小偉的領口按在沙發上,“你知道你說的那些狗屁話,把陸氏害成什麼樣了嗎?”

安小偉纔不聽呢,“陸氏變成什麼樣,關我屁事。”

他揮手推開她,栽倒在沙發上,“姐,你還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之前明明答應了來救我,可到頭來,你的眼裡隻有陸北城,根本就冇有我,你也根本就冇想過管我,你想讓我在裡麵自生自滅,哼,冇都冇有。”

“我什麼時候說過不管你,什麼時候說過讓你自生自滅?”

“你冇說,可你就是這麼做的。要不是鄭子燁幫我,我現在還被關在那個破地方,一輩子都要搭進去了。”

她和陸北城是打算過過風頭,在想辦法把他撈出來,可是,安小偉卻曲解了他的意思。

這不是沈曼曼想要的結果。

“所以,你就聯合秦靖遠一起陷害陸北城?”

“陷害可談不上,陸氏是他的,他逃脫不了乾係的,最起碼有個把關不嚴的罪名。”

他和安廣和一樣,都是骨子裡自私的人,沈曼曼就算是不想承認,也冇辦法不承認。

痛心疾首,安小暖恨不得抽他一頓。

她拖著他起來,“去和媒體解釋清楚,安小偉,你不去解釋,冇人能救得了你。”

“我不需要你們救我,反正也是爛泥扶不上牆。”

安小偉死活不肯去,安小暖氣急了,拿起手邊的東西開始往他身上砸。

安小偉護住頭,還是被打的滿地亂竄哭天喊地,“彆打了,彆打了。安小暖,你是要打死我嗎?”

“你去不去?”

“不去,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能去。”

“好呀,現在都不怕死是吧,餓那我就成全你,打死你得了。”

說著,下手更狠了。

安小偉被打的實在是太疼了,隻能說,“姐,真的不能說。我和秦靖遠簽了保密協議的,我要是說了不但他給我的錢要如數歸還,另外,還要賠償一大筆賠償金,秦靖遠還說了,他還不會放過我,有一萬種方式弄死我。姐,你就饒了我吧,姐夫捨不得弄死我,可秦靖遠不管這麼多啊,姐,就當是給我一條活路了,行不行啊。”

安小暖像是泄了氣皮球,她知道安小偉不會聽自己的,她站在他麵前冷颼颼的凝視他。

看了許久,久到安小偉都覺得心裡發慌,“姐,你彆這樣看著我,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