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王音箱又傲嬌起來了,並不理會張元清的詢問和拍打。

後者想了想,打開手機,隨機播放了一首音樂:

「讓你瘋讓你去放縱,以為你有天會感動,關於流言我裝作無動於衷~」

這是什麼舔狗之歌?張元清差點就想換曲子,又覺得冇必要,反正就是敷衍貓王音箱。

他躺在床上,聽著充滿兒時回憶的曲子,剛纔連續不停的夜遊消耗了不少精力,一首歌三四分鐘,正好可以恢複體力。

餘音嫋嫋中,曲子結束。

張元清忙起身,握住貓王音箱,進入夜遊。

「滋滋~」

熟悉的電流聲後,喇叭裡傳出心有餘悸的咒罵:

「都怪申公豹這煞筆,非要觸發隱藏任務,害得我們差點團滅。不,煞筆的人是我,是我非要在女人麵前裝,才把隱藏任務說了出來。」

「慶幸的是,在隱藏任務觸發前,我們即將結束主線任務——擊敗幽靈船。而隱藏任務不是必須完成,熬過迴歸現實的六十秒,我成功回到現在。」

「本次副本,全軍覆滅,就我一個存活,嘿嘿,官方和靈境世家損失了六名聖者,我這個月的任務指標算是完成了,雖然並非我本意。」

「可惜的是,那些極品道具和任務獎勵都留在了副本裡,有幾件對官方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等以後到了6級或者晉升主宰,我可以重回副本如果我還需要那些道具的話。」

「女人隻會影響我在副本裡的生存率——貓王音箱,替我記錄下這段音頻,以後要引以為戒。」

……

「滋滋~」

第二段音頻播放,魔君虛弱的聲音從喇叭裡響起: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那boss簡直不可戰勝,這就是古代修行者嗎,我總覺得副本裡隱藏著級彆很高的秘密,甚至有可能是係列任務,可惜我的能力有限,僥倖過關,冇能解開副本裡的謎團。唉,隨著等級越來越高,戰鬥漸漸成了主題,果然,世界的本質就是武力為尊,突然很理解火師了。」

……

「滋滋~」

第二段音頻播放,魔君虛弱的聲音從喇叭裡響起:

「093簡直是個福利本,隻要熬過前期的恐怖和危機,就能在羽化仙門教主的後宮裡享受左擁右抱的齊人之福,古代女修士真潤,真漂亮,傳送玉符一個月一枚,就當一月一次的假期了。」

音頻到此結束。

張元清思索起來,貓王音箱播放的音頻,應該是魔君聖者初期、中期經曆過的副本,它並不確定我具體會進哪一個,所以就挑了可能性最大的幾個。

「第一第二個副本聽起來,都隱藏著巨大的危機,偏偏魔君又冇有在貓王音箱裡留下具體攻略,連晉升星官的魔君都差點死在裡麵,感覺很危險啊……」

「第三個副本倒是最安全,不,魔君所謂的安全,對我來說可能是千金散儘,金儘人亡,但如果三選一,我肯定選093,因為我有不屈者護鏡和持久者噴霧。」

張元清心裡有些沉重,對普通靈境行者來說,三個月一次生死危機,對他來說,一個月一次地獄副本。

活著好累!@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

「第二個副本冇有透露有用的資訊,查不到,第一個副本和第三個副本可以查。」

他坐在室內,思考許久,把貓王音箱塞入腰包封好,給傅青陽打了個電話。

待對方接通後,張元清道:

「老大,我想要一個權限夠高的賬號,查一些資訊,大概五六級執事的水準。」

‘元始天尊’的賬號權限已經降到普通成員的水準。

傅青陽冇問為什麼,道:「好!」

掛斷手機,三分鐘不到,張元清的聊天軟件裡傳來‘叮咚’響聲。

【小腦斧:幫主讓我把賬號借你用用。】

【元始天尊:感謝大佬。】

張元清順手發了一個‘666’的紅包。

小腦斧滿意的領取紅包,回信說:

【白虎衛的成員們,私底下談過你在靜海分部做的事兒,說實話,太沖動了。】

張元清苦笑一聲,心說連你們也要說教。

……

【小腦斧:不過,咱們靈境行者,生死無算,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迴歸靈境了,如果事事都要瞻前顧後,考慮秩序,那活得也太無趣了,所以大家都很挺你。】

【元始天尊:我不會把這些話告訴老大的(狗頭)】

【小腦斧:哈哈,那就好,嗯,你現在也稱幫主為老大了?】

【元始天尊:幫主顯得太正規太官方,稱呼老大,更能拉近關係,在眾多白虎衛裡脫穎而出。如果不是關雅的原因,我喊‘哥’都冇問題,但老大畢竟是我小舅子。嗯,這些話也千萬不要告訴老大。】

拿到小腦斧的賬號密碼後,張元清打開官方資料庫,切換賬號,登錄成功。

然後搜尋果然搜出了三條資訊,分彆於2008年、2011年和2017年創立。

【093號靈境,羽化秘境,類型多人,難度等級。】

【備註:目前官方成員僅匹配到兩次,皆死於副本中,暫無攻略副本。】

「十幾年間,隻出現過三次,雖然這隻是官方蒐集到的數據,肯定會有非官方行者進入這個副本,但093號靈境出現的不算頻繁。」

張元清接著又搜尋‘申公豹’三個字。

搜尋結果是:申公豹,江淮分部,5級獸王,已死亡!

【備註:申公豹死於S級多人副本——涯山之海,同期死亡的官方、靈境世家行者多達六名,江淮分部的鎮部道具和謝家的重要道具遺落在副本中。】

【崖山之海,編號012,類型多人,難度等級S,暫無攻略。】

下拉螢幕,繼續往下看,張元清還找到了去年年初的懸賞。

一份是江淮分部的懸賞,一份是謝家的。

隻要拿回遺落在「崖山之海」的道具,江淮分部給出了B級功勳和八百萬現金的獎勵。

謝家給出了十支生命原液和五千萬現金的獎勵。

「這獎勵,已經超過一般聖者品質道具的價值了吧,除非是規則類,或者有特殊作用的道具。希望我匹配到的副本是‘羽化秘境’,在死亡麵前,**算什麼,關雅姐不會怪我的。」

張元清心裡嘀咕著。

……

江南省,雍城。

鹹腥的海風掠過碼頭,海浪一遍遍的拍在碼頭,激起白沫。

自古有雲,江南省太小,唯有雍城的波是真的大。

一艘艘漁船和貨船停泊在港口,於洶湧的波濤中微微晃盪。

遠離岸邊的海麵上,一艘小型巡邏艇,靜靜漂浮在海麵,皆白的船身隨著波浪晃動。

受島國颱風的餘波影響,這幾天海上風浪有些大。

穿著奈米作戰服的‘蔚藍之怒’,在隊友的幫助下,有條不紊的裝備上用於水下作戰的槍械、手雷、照明燈等。

作為一名2級水鬼,他自信在水底不會有什麼敵人能戰勝自己。

但也得承認,3級之前,水鬼還不具備把水壓縮成「水槍」、「水刀」等殺傷性強大的能力。

「這片海域就是‘水鬼’出冇的地方了。」職業是土怪的隊長走上前,叮囑道:「那水鬼要麼是靈境行者死後怨氣所化,要麼是哪個夜遊神暗中偷煉陰屍未成,丟於海中,對你有一定的威脅,一旦發現目標,立刻動用榴彈。」

大概從前天開始,港口附近鬨水鬼的流言在碼頭、在海上討生活的人群裡傳開。

起因是前天一艘小漁船出海捕撈,回來時,一名船員不慎溺水身亡,據船上的工作人員稱,船員不是正常溺亡,而是被水鬼拖下水的。

他們親眼看見一具泡得發白,渾身長滿藤壺的水鬼,爬上了船。

起先冇人相信,但從那天起,幾乎每天都有人出海溺亡,而同船的人返回碼頭後,都口口聲聲,信誓旦旦的說看到了水鬼。

鬨水鬼的流言越傳越誇張,這兩天都冇人敢出海了。

治安署初步調查後,將案子轉交給了港口區的靈境行者小隊,經過夜遊神的問靈,確認是‘水鬼’作案。

於是港口區第四小隊接手了這個案子。

「放心,我會注意的!@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無.錯.首.發~~」蔚藍之怒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道:「隊長,等任務結束,請大家吃海鮮啊。」

說罷,從甲板縱身躍下,噗通一聲消失在碧波中。

水下儘是嘈雜的,無意義的噪音,蔚藍之怒往水底潛去,一邊轉動手電的光柱,一邊憑藉水鬼的天賦,感應著水流的變化。

他的皮膚就像雷達,能通過水流的變化,捕捉到一定範圍內生物的遊動軌跡,乃至體型大小。

漫無目的的搜捕、等待中,突然,蔚藍之怒察覺到了水波的異常……來自身後。

他飛快駕馭水流,回身防備,同時把高功率照明燈對準了高速逼近的物體。

刺眼的光束照亮了對方的外貌,那是一具泡得發白的屍體,雙眼空洞渾濁,臉頰、手臂、脖頸長滿密集的藤壺。

它快速滑動四肢,朝著蔚藍之怒逼近。

蔚藍之怒冷靜的觀察幾秒,確認這隻水鬼並冇有控水的天賦。

「這就好辦了……」

他摘下腰間的手槍,朝水鬼點射。

彈頭高速旋轉,帶著一股濃密的氣泡,順利命中水鬼的頭顱,讓對方的行動出現僵滯。

而後,蔚藍之怒摘下三顆手雷,拔掉引信,操縱著水流,將它們送到‘水鬼’身前。

「轟!轟!轟!」

水底亮起三團火光,暗流霍然奔湧,肆虐向四麵八方,激起渾濁的泥漿,把附近的海水化成濁湯。

周圍的珊瑚、貝類、魚類,在衝擊波中喪命,或向海麵浮去,或被暗流衝飛。

蔚藍之怒在身前掀起一股暗流,與爆炸產生的衝擊波互相抵消。

十幾分鐘後,揚起的泥漿散去,蔚藍之怒看見失去了頭顱,身軀破爛的水鬼,靜靜漂浮在水底。

「解決了,毫無難度嘛……」

保險起見,他操縱水流,推著身體靠攏過去,近距離觀察,確認這隻是一具腐肉。

就在蔚藍之怒駕馭水流,準備拖著屍體上浮交差,突然,他感覺後背一陣惡寒,像是遭遇了刺骨的寒流。

但這裡是亞熱帶海域,又是一年中最炎熱的盛夏,怎麼會有寒流

下一秒,蔚藍之怒身軀陡然僵住,經驗還算豐富的他,立刻明白自己被附身了。

怨靈?

他心裡一驚,緊接著,一股強橫的意識闖入識海,萬念俱消。

十幾秒後,雙眼翻白的蔚藍之怒,眼珠子一動,眸子恢複靈動,幽暗的海底,照明燈的微光映出他的臉龐輪廓,嘴角勾起邪異的笑。

「靈境……靈境行者……守序和邪惡……有趣,相比起靈氣漸漸枯竭的大宋,我喜歡新時代,它將成為我晉升半神的土壤……」

「噬靈的後遺症太大,近期不能再獵殺官方行者,我想要的資訊已經得到,接下來是獵殺太一門的夜遊神,或者幻術師,按照這傢夥的記憶,以官方的風格,一定會針對我做出部署,先不動太一門的夜遊神,尋找野生夜遊神、幻術師為主……」

蔚藍之怒劃動四肢,朝著海底遊去。

他失去了控水能力。瀏*覽*器*搜*索:@精_華_書_閣……最快更新……

……

五天後,囚室內,張元清盤坐在床,身前擺著伏魔杵,一縷縷微弱的金光自銅杵中溢位,飄入張元清鼻腔。

每一縷金光被吸收,他身軀就會微微發亮,血光、臟器在皮膚下若隱若現。

直到鼻腔裡噴出殷紅的鮮血,張元清忙停止吸收日之神力,精疲力竭的躺在床上,忍受著‘烈火灼身’的痛苦。

「呼……」

等痛苦初步緩解,張元清渾身大汗淋漓,汗液粘稠,散發出一股臭味。

「直接吸納日之神力洗身,精進很明顯啊,五天時間裡,我的身體素質至少強了三分之一,最主要的是,身體屬性的話,讓我對精神控製、詛咒等技能,抵抗性提升了。按照這個方向發展,日遊神應該是走近戰流的?」

張元清站在蓮蓬頭下沖洗身軀。

大概是多次使用伏魔杵的緣故,他的身體對日之神力有著極高的適應性,直接用老梆子的伏魔杵洗滌肉身,修行純陽洗身錄,精進很快。

相比古代那些吐納太陽精華的修行者,就是牛車和火箭的差距。

另外,這五天裡,他拚命的壓榨伏魔杵內的神力,共煉製出八十張破煞符,累到精疲力竭就悶頭睡覺,醒來吃飯,吃完繼續修行、畫符。

張元清必須在進入下一次副本前,製作出足夠多的破煞符,以填補伏魔杵的空缺。

洗完澡,時間是晚上九點半,他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把裝載著貓王音箱和藍色小藥丸的腰包係在腰間,合衣而眠。

進副本的時間就在兩天內,要麼今天,要麼明天。

他得先把工具帶好,省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張元清打開手機,點開小圓頭像,發送資訊:

「我這兩天就進副本了,需要小圓阿姨的祝福。」

幾秒後,小圓發了一個‘祝福’表情包。

張元清‘哈哈’兩聲,魏元洲事件後,小圓對他的態度有了極大的好轉,不再冷冰冰的傲嬌,對他一些偏幼稚的要求,也會耐著性子應付。

「投入還是有回報的啊。」張元清回了一個‘微笑’表情,進入夢香。

迷迷糊糊中,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傳來熟悉的靈境提示音:

【叮,靈境地圖開啟中,60秒後進入靈境,您本次進入的靈境為‘崖山之海’,編號:012】

【難度等級:S】

【類型:多人(死亡型)】

【主線任務:存活36小時。】

【備註:非靈境物品不可帶入。】

為您提供大神賣報小郎君的《靈境行者》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六十二章 三個可怕的副本資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