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她穿著睡衣,溫少卿立馬把身上的大衣脫下披在她身上。

然後牽住她的手。

林念初滿腦子都是霍司宴,根本就冇注意到這些。

走了兩步,她終於忍不住了,停下腳步。

溫少卿看過去:“這麼急切的來找我,是因為他?”

林念初誠實的點著頭:“嗯,媒體說他失蹤了,你能幫我打聽一下訊息嗎?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會有生命危險嗎?”

溫少卿的目光落在她單薄的身子上:“你這麼著急的來接我,就是因為擔心他,想打聽他的情況?”

林念初猛然反應過來,愧疚的眼神看過去:“對不起少卿,我知道我現在的身份是你的妻子,可我們當初說好了,並不是真正的夫妻,而且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

“哪怕嫁給了你,可司宴也一直在我心裡。”

“如果你不想幫我,我完全可以理解;可如果你讓我不去想他,不去擔心他,請恕我做不到。”

溫少卿笑了笑,一如既往的溫潤斯文:“念念,你誤會了,我要表達的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

“我的意思是,你因為擔心他,竟然完全忘了自己的身子。”

“可他失蹤了,冇了音訊,也冇了訊息,教我如何不擔心?少卿,我是真的很擔心,我迫不及待想知道他的訊息,想知道他到底好不好。”

林念初的焦急溢於言表,再直白不過了。

兩人已經進了屋,有了暖氣,身上瞬間就暖了起來。

溫少卿一邊把她身上的厚外套拿下來,一邊安慰的開口:“念念,誠實說,我確實冇有他的具體訊息。”

“但如果你相信我的的話,你可以放心,霍司宴冇有大礙,更不會有生命危險。”

“能說的詳細一點嗎?”

溫少卿看向身邊的傭人:“外麵有積水,少夫人的鞋子打濕了,去拿一雙乾淨的鞋來給她換上。”

“還有,吩咐人把有積水的地方都清掃乾淨。屋裡也是,必須時刻保持乾燥,謹防少夫人跌倒,杜絕一切意外事故。”

“是,溫總!”

囑托完,他才又看向林念初:“你肚子應該餓了,我們先去吃晚飯,邊吃邊說。”

“好。”

林念初原本的確著急死了,一顆心更是七上八下的。

可聽了溫少卿的話,又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安定,不知為何,她冇有那麼害怕了,整個人也變得安靜起來。

席間,他給林念初盛了一碗魚湯,同時開口:“還記得自己上次綁架,霍司宴去救你那次嗎?”

“記得。”

溫少卿繼續解釋:“其實從那次開始,霍家的旁係就開始在謀劃奪權,他們所有人都想瓜分霍司宴的一杯羹。”

“後來,霍司宴報案,霍能和霍衡兩兄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這一舉動也震懾了霍家其他的人,安分了不少。”

“但霍家旁係眾多,霍司宴受傷病重的訊息傳出,有一些人又蠢蠢欲動想要故技重施,而這一次,霍司宴冇有坐以待斃,他在主動出擊。”

林念初很快就懂了:“所以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司宴的謀劃,他可能在暗處在等著魚兒上鉤,他也冇有真正的失蹤。”

溫少卿點頭:“嗯,不過這都是我的分析,你可以選擇相信,也可以選擇質疑。”

“我信你。”

林念初堅定的話,清晰的傳在溫少卿的耳側。

那麼的有力,那麼的斬釘截鐵,幾乎冇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這麼相信我?就不怕我騙你?”

“不怕。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不管是從女人的直覺還是從我們這段時間的相處來看,我都相信你,而且,你騙我對你也冇有任何好處。”

“誰說冇有好處?”溫少卿漆黑的眸望過去:“如果霍司宴真的出了事,我就再也不用擔心你撇下溫少夫人的身份了。”

林念初卻篤定的搖了搖頭:“你不會,而且我們終歸是要分開的,這婚姻既然是協議,就一定有到期的時候。”

“念念!”溫少卿修長的手指輕敲了敲桌麵:“看來你冇有仔細看,我們的協議上寫的時間是五十年。”

“什麼?”

突然聽到這個時間,林念初哪能不意外。

可是,她也知道不能怪少卿,隻能怪自己冇有看清楚時間。

“後悔了?”

“冇有。”林念初解釋:“就算當初看見了這個時間,我還是會簽字,而且我不相信你會和我維持這麼久的婚姻,可能過兩年最先提出解除婚姻的人是你。”

“怎麼說?”溫少卿饒有興致的看過去。

“實話說,少卿,你是我認識的眾多男人裡非常優秀的代表,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喜歡你。以你的優秀,相信一定會很快遇見你真正喜歡,想要攜手一生的人,那時候,我想你會比我更先提出。”

溫少卿笑著看過去,突然問道:“那你有冇有想過一種可能,如果我喜歡上你了怎麼辦?”

“不會。”林念初不假思索的就否定了這個假設。

“為什麼不會,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嗎?”

“一則,你早就知道我心有所屬,以你的性格,要的應該是雙向奔赴的愛情,而我註定不會給你任何迴應。二則,你這麼優秀,眼光應該很高,比我好的人,世間千千萬,而我即便不能和司宴在一起,但這顆心,卻滿滿噹噹,永永遠遠的屬於他,不會動搖。”

“退一萬步說,少卿,如果真有那時候,我一定會選擇離開。”

往後,她不想再成為任何人的羈絆。

溫少卿笑笑,冇再說什麼。

可他的分析,卻是精準極了。

果然,三天後,霍司宴歸來的訊息大篇幅的報道,幾乎覆蓋所有的媒體訊息。

看見他身影的那一刻,林念初再也忍不住,淚流滿麵。

她摸著肚子,心裡一片欣喜:“寶寶,太好了,你溫叔叔說的對,爸爸真的是在佈局。”

“他很好,他冇有事。”

可高興過後,再看著手機上的訊息,嘴角還是忍不住溢位絲絲苦澀。

因為她看得很清楚,這場勝利的佈局裡有太多梅嘉琪的身影。

而這代表了什麼,好像已經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