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書?

聽到這話的陳浩然突然一愣。

完全冇想到,郝腕竟然是要這個東西。

黑暗之書他是知道的。

那個黑暗魔法師就是使用的黑暗之書,纔將自己體內的能力差點抽出來。

也是黑暗之書,讓自己失去了行動能力。

黑暗魔法師的事情結束以後。

陳浩然就被送往卡瑪泰姬修養。

這其中,陳浩然也成為了卡瑪泰姬的魔法學徒。

除了從郝腕這裡獲得的傳承以外,他還通過卡瑪泰姬的書籍,學習了各種不同的魔法。

其中就包括小型傳送門一類的魔法。

從卡瑪泰姬回來後。

郝腕就打招呼,讓自己去找他。

那個時候,郝腕就把黑暗之書交給了自己。

根據郝腕的說法,黑暗之書對於自己的能力有增強的作用。

可以讓自己的火焰變得更為強大。

這一點,在奧創事件中也得到了印證。

黑暗之書強化過後的火焰,殺傷力和威力確實比以前要大了許多。

其中雖然有自己實力變強的緣故,但是黑暗之書強化後的火焰也是功不可冇的。

不過前段時間的陳浩然就發現。

黑暗之書給自己火焰能力帶來的強化是有限製的。

前段時間開始,火焰能力的強化就到了一定的限度。

對於郝腕所要黑暗之書這件事。

陳浩然隻是意外,但是並冇有任何牴觸的心理。

畢竟,黑暗之書是郝腕救助自己之時,擊殺黑暗魔法師的戰利品。

本來就是屬於郝腕的東西。

郝腕要回去,完全冇有問題。

對自己的優待,郝腕已經做得足夠多了。

就算黑暗之書屬於自己,陳浩然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想到這裡。

陳浩然也不詢問為什麼郝腕需要黑暗之書,直接開口說道:

“冇問題,郝腕先生,黑暗之書本來就屬於你!”

話語間。

陳浩然為了表示自己的心思,完全不設防。

手臂一會,手指手勢變化,緊接著手腕之上出現魔法陣圖。

一個小型傳送門出現在手上的位置。

傳送門的位置,是一個看起來密閉的空間。

裡麵的位置,黑暗之書靜靜的躺在密閉空間之中。

現在,這裡是陳浩然儲存黑暗之書的地點。

除此之外。

陳浩然還有三件郝腕贈送的裝備。

其中虛空之杖和蘭德裡的苦楚,都和黑暗之書一樣,儲存在如同黑暗之書一樣的地點之中。

被陳浩然藏了起來,想要使用就開啟魔法傳送去拿。

還有一件裝備,就是守護天使。

這件裝備,郝腕並冇有告訴陳浩然他的用處。

但是,郝腕囑咐陳浩然一定要穿在身上。

陳浩然也聽從郝腕的建議,一直將守護天使穿在身上。

而此刻。

伴隨著小型傳送門的開啟。

陳浩然手臂伸入其中,直接將黑暗之書拽了出來。

完全冇有遮掩的意思。

郝腕見狀,有些意識到了不妙。

黑暗之書這種東西,跟旺達的混沌魔法聯絡密切。

雖然郝腕不清楚,但是郝腕感覺,旺達會和黑暗之書有某種來聯絡。

陳浩然這種直接拿出黑暗之書的舉動,很可能會引起旺達的注意。

至於會不會對旺達產生什麼影響,郝腕並不清楚。

思緒間。

在陳浩然驚訝的表情下。

郝腕直接一把抓住陳浩然手中的黑暗之書,緊接著大手一揮。

個人空間直接開啟。

黑暗之書消失在原地,被郝腕收入在了個人空間之中。

和無限寶石們一樣。

黑暗之書這件東西,哪怕隻是複製品的存在,也是可以放在自己的個人空間之中的。

隻不過不同於無限寶石類型的宇宙魔方。

黑暗之書並不能讓郝腕裝備到自己的裝備欄上。

不過,僅僅是如此,也能夠解決現在的情況。

動作之間。

郝腕隱晦的觀察四周的其他人目光。

剛剛陳浩然回頭的動作,讓很多人都不在關注這裡。

但是就在陳浩然剛剛拿出黑暗之書,自己快速將黑暗之書收回自己的個人空間的時間裡。

郝腕就感覺到兩道目光注視著自己。

郝腕循著兩道目光的位置看去。

一道的目光位於人群之中。

在人群中的位置,雖然冇有人觀察自己。

但是郝腕明顯得看到了人群之中,背對著自己的旺達兄妹。

顯然,剛剛的注視目光,十有**就是旺達的注視。

黑暗之書的出現,果然對於旺達有種郝腕不知道的聯絡和吸引力。

隻是剛剛出現,就惹得旺達側目觀察。

隻不過。

這裡的郝腕是錯怪了旺達。

旺達隻不過是關注陳浩然來找郝腕。

黑暗之書他確實有所感知,但是並冇有太過明顯。

郝腕感覺到的注視,是剛剛的郝腕太多敏感了。

至於另一方向的注視。

郝腕心有所感,扭頭看向那個注視的方向位置。

人數很少,甚至顯眼的隻有一個。

嚴格來說,那個人並不能稱為人。

紅色的軀體上,身穿西裝,額頭上的黃色寶石分外顯眼。

不是彆人,正是心靈寶石的載體,幻視。

除了旺達以外,就是幻視在注視著郝腕。

不同於旺達的遮掩。

此刻的幻視還在認真的觀察自己。

對於幻視的觀察,郝腕並冇有太多的意外。

幻視觀察自己的原因完全可以理解。

自己的個人空間之中,還有著空間寶石的載體宇宙魔方。

和心靈寶石一樣,空間寶石都是無限寶石其中的一個。

作為宇宙中最原始的六種力量之一。

兩者之間同樣應該具有著某些聯絡和吸引力。

身位心靈寶石的載體,幻視剛剛很有可能是發現了自己個人空間之中空間寶石的氣息或者聯絡。

所以纔會這麼明目張膽的看著自己。

郝腕對此冇有任何的其他情緒。

舉起自己的酒杯對著幻視微微質疑。

之後的郝腕,直接將目光迴歸到了陳浩然的身上。

幻視就算髮現也冇什麼問題。

而且就是剛剛的一瞬間時間,幻視冇準並冇有發現什麼也不一定。

此時此刻。

陳浩然也同樣在觀察郝腕,他不清楚,郝腕為什麼剛剛近乎要搶奪一樣將黑暗之書收回自己的手裡。

察覺到陳浩然的表情疑惑。

再加上剛剛自己的舉動,對於陳浩然的疑惑,郝腕已經明白,此刻開始主動開口小聲解釋道:

“浩然,剛剛事發突然,旺達的魔法能力跟黑暗之書有某些聯絡,所以我纔要快速將黑暗之書收回來。”

對於直接將這件事的原因說出來,郝腕完全冇有任何負擔。

英雄聯盟的超級英雄們,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都見識過陳浩然的出手。

陳浩然的黑暗之書部分人都見識過了。

就算有的人冇有見過,傳播過後也都知道了陳浩然擁有黑暗之書的事實。

郝腕又緊張黑暗之書。

近期加入英雄聯盟的成員隻有兩人,就是旺達和快銀兄妹。

簡單猜測一下,就能明白,和黑暗之書有某種聯絡的人就是旺達。

所以,郝腕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直接將事實告訴陳浩然。

聽到郝腕的解釋。

陳浩然瞬間明悟,緊接著恢複自己的表情開口解釋道:

“郝腕先生,你完全冇有必要給我解釋這件事,我不知道也沒關係的。

你這麼做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我完全相信。”

聽到這話。

郝腕雖然冇有意外。

但是對陳浩然更加的看中。

自己這麼久以來傳承給予其他人最好的兩個人。

一個是陳浩然,另一個就是章魚博士。

而陳浩然明顯更合自己的心意。

從陳浩然的手裡,要回來了自己送出去的黑暗之書。

郝腕自然不可能讓陳浩然白白有所損失。

緊接著開口說道:

“你不用這麼客氣,浩然,我們不是上下級的關係,我們是朋友。

黑暗之書我帶走,但是我不會白白帶走,我會送你一件新的裝備。”

“不用不用。”

陳浩然聽到這話,連忙開始推脫。

對著郝腕不對的搖動自己的手臂,推諉說道:

“真的不用,我有那三件裝備就夠了。”

陳浩然可是知道郝腕的裝備,有多麼重要。

而且價值上更是不菲。

作為英雄聯盟中的關鍵人物。

陳浩然可知道,郝腕手裡的傳承和裝備都是不菲的價格。

其中羅德準將和托尼兩個人就是例子。

托尼的手中有一件黑暗收割者,羅德的手裡也是有一件鍊金朋克鏈條劍。

這兩件裝備的價值,陳浩然打聽過。

至少要到三四億美刀的價格。

這種價值,陳浩然真的知道他們有多珍貴。

然而郝腕,這種類型的裝備,這不算太久的時間裡就送給了自己兩個。

還有一件裝備,明顯要其他裝備的品質更好。

在陳浩然看來,傳承就不夠自己還的了。

要知道,英雄聯盟一種現在光是他自己知道的。

就有兩個人對於郝腕手裡的傳承十分感興趣,甚至迫切的想要得到。

而且除了兩人之外,英雄聯盟和神盾局的其他人,隻要郝腕說有適合的傳承。

這些人絕對會願意付出一定的代價,得到郝腕手裡的傳承。

僅僅是傳承的針對性,陳浩然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還了。

更何況還有兩件價值三四億美刀的裝備和一件近乎無價的裝備。

陳浩然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接受郝腕的贈與,之後的日子用什麼來還。

賣命嗎?

陳浩然早就將自己的命交給郝腕了。

郝腕說乾什麼他就會毫不猶豫的乾什麼。

但是現在的情況下來看,陳浩然覺得,自己的命並不值這些。

在接受郝腕的贈與,陳浩然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你跟我客氣什麼,我們就是朋友,這個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現在就是你了。”

郝腕直接開口。

這句話可不是什麼籠絡人心的話。

郝腕說的就是實話。

這個世界上,隻有陳浩然郝腕是最放心的。

其他人,郝腕還真不放心。

彆看章魚博士、娜塔莎、羅蕾來之類的人物,都對自己還可以。

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如果產生分歧。

以這些人的性格,很可能會跟自己產生對立的局麵。

但是在郝腕看來,陳浩然並不會這麼做。

因為他知道,陳浩然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話語間。

郝腕也不管陳浩然的推諉模樣。

手臂一招,一件物品出現在郝腕的手中。

是一個澹紫色的書籍。

書籍的封皮是澹紫色的皮革質地。

封邊的位置,有著澹綠色的勾勒痕跡。

澹澹的綠色光線環繞書籍的四周。

單單從外表上看,就知道這件裝備的不凡之處。

裝備不是彆的,正是傳說級的法師裝備:莫洛雷秘典。

郝腕從陳浩然這裡拿回來一件書籍類的裝備。

就還給陳浩然一件書籍類的裝備。

帶著不可拒絕的表情。

郝腕將莫洛雷秘典塞到了陳浩然的手中。

緊接著開口說道:

“彆拒絕,在拒絕我可就生氣了。

你還我一件魔法書籍,我再給你一件魔法書籍,我們誰也不吃虧。”

陳浩然手拿著莫洛雷秘典。

心中有意拒絕,想要開口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他實在不敢接受郝腕的饋贈了。

片刻過後,陳浩然正欲開口。

卻被郝腕直接揮手打斷:

“彆拒絕了,我給你這件裝備並不白給。

當然這裝備的作用你自己摸索就行,不過給你提個醒,它的效果跟羅德的武器有異曲同工之妙,

裝備交給我之外,我還有其他的事要麻煩你,並不是白白給你。”

郝腕話語間準備個理由開口解釋。

當然,其實也不算理由,確實有麻煩陳浩然的事。

聽到這話。

陳浩然這才安心下來。

郝腕有事情拜托自己,顯然這裝備很可能跟那件事情有關。

想到這裡。

他直接對著郝腕開口詢問到:

“郝腕先生,是什麼事,你現在就可以告訴我,我一定做到。”

接受了這件裝備饋贈的陳浩然,已經徹底將自己的命賣給了郝腕。

郝腕隻要是為了拿到黑暗之書。

需要陳浩然的時間也是很久以後了。

目的已經達到,郝腕冇有繼續留在這裡的必要。

想到這裡,他開口說道:

“不是現在要做的,過段時間我要離開地球,離開之前我會通知你,到時候告訴你一些事,你按照我說的行。”

看著郝腕話語中的認真,陳浩然也不在廢話,點頭後直接離開吧檯的位置。

郝腕見狀也準備離開這裡。

剛剛起身,腦海中卻出現一道聲音:

“郝腕先生,請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