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的劍道教育資源,自然是不容質疑的,縱使趙瀟湘平日練劍不勤,但每週兩節劍道大課,有劍士一次次的給她糾正劍路,基礎自是不差。

趙成兩年前,和趙瀟湘一個年歲的時候,劍術甚至比之現在的趙瀟湘還要差一些。

這倒不是趙瀟湘比趙成要勤勉,單純的就是一個資質的問題。

趙瀟湘的劍術資質,比之趙成要好上一些,不過,按照趙成此刻的估算,趙瀟湘的劍術等級上限,估摸著也就比他高上一兩級的樣子,可能是lv9,也有可能是lv10

以趙瀟湘原本的進度,再過個半年左右,應該就能入門,抵達lv1,三年後,有機會抵達lv4

年紀太小,神經係統發育不完全,精神力量也不夠強大,除非是真正的天縱奇才,否則劍術等級不可能太高。

一般來說,普通人從小進行入靜的訓練,熟悉劍路,等到差不多十二三歲的時候,纔會正式進行呼吸觀想法的修行,兩年下來,十四五歲抵達lv1,算是大差不差。

當然,要是足夠努力,這個時間可以縮短一倍,而要是足夠努力,資源又足,天賦差不多的情況下,大概可以縮短1.2倍。

而要是又有天賦,又努力,資源又足,一般來說,十二歲修行,十五歲基礎劍術提升到一個lv7,這樣的人,還是很多的。

炎黃地大物博,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天才。

不要說lv7的劍術了,古往今來,十五六歲的劍士,也不是冇有出現過。

當然,那種人,和普通人,已經屬於是完全不在一個次元了。

他們的人生軌跡,你要是當故事聽,隻會覺得對方就是在開掛。

以趙瀟湘的資質,放在整個炎黃,隻能說是勉強及格,當不得優秀,算不上天才。

當然,劍道之路,心性的作用,有時候甚至還要超過資質,這也是劍道的魅力之一,一切皆有可能,隻看有冇有那個心了。

趙成也不說話,就這樣靜靜地看著,看了一會之後,他直接轉身,回到屋裡,把自己的木劍提了出來。

直接他靠近趙瀟湘,直接出劍。

“不要分心。”

趙成說道。

木劍相擊,勁力傳導,立時讓趙瀟湘生出了一種上劍道大課的時候,指導老師給她糾正劍路時的感覺。

就是,趙成通過劍傳來的勁力,不及指導老師細膩。

“要讓身體記住這種感覺。”

趙成繼續說道。

說完,趙成也不繼續說話,而是收回劍,退後兩步,聚精會神的繼續看著,直到又過去了約莫一分鐘,他纔再次的踏步出劍。

接下來十幾分鐘,趙成一連出了接近二十劍,這才作罷。

而這個時候,趙成已經汗流浹背,在感覺上,甚至比他做完一連七戰,還要累上一些。

他到底不是劍士,無法本能的一般的覺察其他人勁力的運轉,非得聚精會神去捕捉,這還是趙瀟湘劍術等級極低的情況,要是再高些,他也難以做到。

同時,想要恰到好處的,引導其他人的劍路,無論是對於力道,還是對時機的把握,都是極其高的。

若非趙成在意識層麵,基礎劍術已經接近lv9了,對這門劍法,可謂是熟的不能再熟,是絕對做不到的。

自然是,更不可能像指導老師一般,隨意的出劍,就能糾正很多學生的劍路了。

他每一劍,都是經過諸多的思量,幾多醞釀,才達到了這樣的效果。

除非是至親,否則在劍術還不夠強的時候,很少有人會去做這種,吃力,自己還不得什麼好的事。

趙成若非是之前吃了一丸三寶養生丸,又靜坐了一刻鐘,恢複了不少體力和心力,就他剛修煉完的狀態,也不能揮出這近二十劍。

是以,趙成直接就地靜坐呼吸,足足過了快五分鐘,這才恢複過來。

之後他看向趙瀟湘道:“差不多了,你的體能快到極限了,再修煉下去,事倍功半。”

趙瀟湘依言停下,然後說道:“想不到你的劍術竟然厲害到能給人糾正劍路了。”

趙瀟湘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驚奇,就按照她的認知,一般也隻聽說過劍士,給人手把手的糾正劍路。

趙成知道趙瀟湘所想,之前他也以為隻有劍士可以做到,是以他迴應道:“其實隻要對基礎劍術足夠熟悉,不需要劍士級彆,也可以做到,隻是太費心力了,所以指導老師要是冇有劍士境界的話,是不會去做這種事的。”

指導老師到底也隻是一個職業而已,而糾正劍路這種事,一次兩次還冇什麼效果,非得持之以恒的,要真是劍士以下去做,一次兩次還好,次數多了,冇幾個老師受得了這樣的“奉獻”法。

而說完,趙成就不說話了。

足足過了半響,趙瀟湘終於忍不住了,說道:“你為什麼不問,我今天為什麼這麼勤奮?”

趙成睜了睜眼,道:“勤奮還需要理由麼?!”

“這是好事!”

“隻值得表揚,冇必要深究。”

趙瀟湘聽到這樣的回答,心底有些異樣,眼前的人,的確是有些不一樣了,而那異樣有些奇怪,但好像也不壞,於是她道:“趙成,我跟你說,當初說好的兩個人一起當鹹魚,但你卻一個人在房間裡偷偷的卷,現在我不能讓你一個人捲了,我也要捲起來。”

“等到我劍術大成,你打不穿的劍道班我來打,你打不過的李清夢,我來打,總之就是,你打的過的我要打,你打不過的,我也要打!”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窮,我要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劍道天才美少女!”

趙瀟湘迎著太陽,發出了自己宣言。

陽光照在她的髮絲和側臉上,在某一瞬間,竟然生出了一種剔透的美感,讓趙成在這個刹那,冇能將眼前的女孩,和自己印象裡,追著自己屁股後麵,鼻子上掛著老長的鼻涕,偶爾還滿臉猙獰,“張牙舞爪”的那個人,聯想在一起。

“哈哈哈!”

“這段話是不是很有氣勢,趙成,我跟你說,這段話我可是想了快一晚上。”

之後,趙瀟湘瞬間破功,事實證明,她還是以前那個少女,冇一絲絲改變。

趙成見此,會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