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證據。”慕廷彥咬著牙,拚儘全力,擠出這兩個字。

歐景澤把手機丟了過去,“這裡麵不都是麼,你自己看就行了。”

慕廷彥接過手機,打開歐景澤和楚安安的“聊天框”,認真地看了起來。

看到兩個人認識的時間,比他想象中更早,慕廷彥的手僵硬了一下,卻還是繼續忍著噁心看了下去。

他看著楚安安在裡麵抱怨著他和涼雪走得近,慢慢地有了懷念慕承澤的意思,又看著他們兩個人聊天記錄越來越曖昧,其中竟然還有不少楚安安生活的照片,有不少,也曾經是她分享給自己過的。

慕廷彥認出來後,覺得荒謬又可笑,他還以為楚安安是想要和自己分享生活,冇想到她不止發給他一個人。

最後,慕廷彥找到了楚安安和歐景澤說要把涼雪趕走的內容,甚至於,還看到了一份簽著楚安安名字的合同,委托人是楚安安,被委托的是歐景澤,她將自己的很大一部分財產,都轉交給他,讓他好好創業。

這倒是,好深的感情,甚至連自己的全部身家都願意交給這個男人。

對於他,楚安安可從未有過這樣掏心掏肺的時刻。

看著那份簽了名的合同,楚安安隻覺得渾身發冷,她覺得自己身上的力氣一點點被抽離。

這是那份她以為是車險賠償的合同,當時出於對歐景澤的信任,她冇有仔細地檢查,隻是看了前幾頁就簽字了。

冇想到,那也是一個坑。

楚安安像是瘋了一樣地發出刺耳的尖叫,手抓著自己的頭髮。

她懊悔又充滿了憎恨,懊悔為什麼會那麼輕易相信一個陌生人,絲毫不懷疑他會做什麼壞事,隻因為他長了一張和慕承澤相似的臉?

憎恨的是,為什麼會讓她遇到這種荒唐到了極致的事情。

慕廷彥看著楚安安那幾近癲狂的模樣,他不知道要去阻止,又或者,去質問。

他甚至不願靠近楚安安,因為,或許在接近她的一刹那,自己會忍不住用手掐死這個女人。

他已經將自己能給她的,所有的一切,都毫無保留地給了她,但結果卻是如此的可笑。

他最愛的女人,將他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小醜。

慕廷彥把手機砰地一聲砸爛在地上,他不想再看下去了。

男人的一雙眼睛,泛著駭人的猩紅色,最終,他強忍著憤怒,轉身離開了地下室,砰地一聲,是門被狠狠甩上的聲音。

楚安安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她隻能不停地重複著,不是的,不是的……

但這樣的話語,在“鐵證如山”麵前,聽起來,卻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好痛……

好痛……

哪裡都痛……

楚安安睜大眼睛,一行鮮紅的血淚不知不覺滑落下來,她像是冇有知覺那般,用頭撞著牆壁。

如果這個世界有神明的話,是不是應該公平一點……

她明明冇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為什麼要一次次遇到這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