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睹了這一切的楚安安大腦一片空白,她隻能用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

過了一會兒,楚安安抬頭,看到慕廷彥的目光向她看了過來。

男人的眼神中,有憤怒,但更多的是不解和痛苦,甚至有種說不出的迷茫。

楚安安張了張嘴,想要解釋,可是嗓子卻沙啞得什麼都說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她自己都不清楚,又有什麼好解釋的呢?

於是,萬般複雜地滋味,終究是化作一聲苦澀的歎息。

看著楚安安這副模樣,慕廷彥的心像是被千萬根利劍穿過,疼痛噬心刺骨,她的沉默,在他眼中,像是一種心虛的逃避。

一片死寂,在偌大的房間裡蔓延開來,過了一會兒,方纔帶記者出去的人過來了,“那些人的相機都已經檢查過了,都刪掉了,內存卡也已經拿過來銷燬。”

“慕少,我先帶這個男人回去,我想,之後您應該是要好好盤問一番的。”

慕廷彥垂眸,算是默認了。

尹川帶著滿臉是血,渾身上下都是傷的歐景澤離開。

臨走前,歐景澤扭頭看向楚安安,很是認真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楚安安看著他眼中的愧意,大致上是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有歐景澤的參與。

她竟然早早地就陷入了這麼一個精心的佈局中,一步步的,到瞭如今的地步。

人都離開了,房間裡隻剩下楚安安和慕廷彥兩個人,四目相對。

“你連解釋,都冇有嗎?”

慕廷彥牽強地扯著嘴角,臉上的笑容卻比哭還難看。

他從未想過,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偏偏,麵對著楚安安,他打不得罵不得,他捨不得對她怎麼樣,隻能有什麼怒火都往自己肚子裡咽。

實在是窩囊到了極致。

“我冇有背叛你。”楚安安沙啞著嗓音,艱難地說著。

她的嗓音就像是被砂紙打磨過似的,很是粗糲,一開口就疼,但她像是冇有感覺到似的。

但是,就連楚安安自己都覺得,她現在這個樣子,說出這種話來,一點說服力都冇有。

慕廷彥捏緊拳頭,他也的確很想相信楚安安的話。

可是,這樣的畫麵,他不知道要怎麼信……

慕廷彥慢慢地起身,走過來,他一把掀開楚安安身上的被子,她佈滿了混亂痕跡的身體,立馬呈現在他眼前。

男人本來極力控製的呼吸,頓時變得粗重,他甚至感覺身體中的血液都湧上了大腦,一雙漆黑的深眸,此刻泛著一抹駭人的赤紅,掩飾不住的狠戾殺氣透了出來。

終於,慕廷彥控製不住自己地伸出手,一把將楚安安拉了過來,從懷裡掏出一張紙巾,用力地擦拭著楚安安的身體。

從頸項,到胸口,還有後背,基本上是每個地方都留下了青青紫紫的痕跡。

慕廷彥像是入了魔一樣,狠狠地擦拭著楚安安的皮膚。

男人的力道很大,楚安安感到自己皮膚像是要被他擦破一樣,隻能掙紮著,想要讓慕廷彥冷靜下來。

但,此刻的慕廷彥早已冇有什麼理智可言,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她,像是要將楚安安的身體穿出來一個血淋淋的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