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灣。

顧翊塵家裡。

楚億可把白芯上學時的考試卷子拿了過來,初中,高中到大學的都挑了一些。

“翊塵你看,白芯從初中到大學一直是學渣,每次都是倒數,連這種最基本的題都不會。就算是傻子,選擇題總能蒙對一兩道吧!”楚億可雙手撐著下巴,坐在顧翊塵對麵。

她就是要讓顧翊塵知道,白芯有多廢材。

顧翊塵卻並不這樣認為。

這些卷子看分數都是零分,但白芯每道題都能完美的避開正確答案,每次都能選出最不像答案的答案,試問一次兩次可以,但從初中到大學這麼多年一直如此,誰能做得到?

恐怕她其實是個智商極高的人,分數低並不是她笨,而是她隱藏自己的實力。

挺有意思的一個女人。

顧翊塵看卷子,竟然看樂了,嘴角有明顯的上揚,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

楚億可:“……”

該她傻掉了。

不對呀!

翊塵看了白芯的卷子不該被她的蠢笨噁心到嗎?像翊塵這種從小就優秀的人應該很不能理解白芯每次考倒數吧!

他怎麼還笑了起來?

“翊塵?”楚億可喚他。

她現在很不爽,有被白芯噁心到。

顧翊塵笑了笑:“看完了,這些卷子可以放在我這裡嗎?”

可以是可以。

這種卷子楚家很多。

正是因為全是白芯的汙點,所以都留了下來。但楚億可現在卻覺得,她該早早的把這些東西燒掉。

“翊塵你要這些卷子做什麼?”楚億可問。

顧翊塵把卷子放進抽屜裡:“將來留著給我的孩子看,警醒。”

楚億可害羞的笑著。

翊塵說給將來的孩子看。

是他們兩個的孩子嗎?

冇想到翊塵想得這麼長遠,竟然在考慮生孩子的事情了。

其實楚億可也早就想跟顧翊塵生孩子了,在一起這麼久,婚也訂了,他在那方麵卻從未有過要求。但楚億可卻每次看到他,腦子裡都在想和他躺一張床上的事情。

今天都這麼晚了。

楚億可起身,走到顧翊塵麵前。

他剛剛提到了孩子,所以應該是想的吧!

“翊塵。”

楚億可壓低聲音,手搭在他肩膀上。

暗示得這麼明顯,他應該懂的吧!總不能讓她一個女孩子過於直白的說她想和他……

“你要回去了嗎?”顧翊塵看了眼手錶,確實不早了:“我讓司機送你回去,我還有工作要處理,就不送你下樓了。”

楚億可:“……”

什麼鬼?

她不是想走,她想留下來過夜。

翊塵又是什麼意思?急著趕她走?那她今天晚上過來的意義是什麼?隻是幫白芯送卷子嗎?成跑腿的了?

“好,那翊塵你忙,我就不打擾你了。”楚億可一步一回頭的走出書房,滿臉寫著不想走,但顧翊塵並冇有留下,甚至冇有多看她一眼。

他已經在工作了。

楚億可咬著牙離開了清水灣彆墅。

這時。

顧翊塵書房的門被人從外麵推開了一個小角角,他聽到了聲音,以為是楚億可,便冇有抬頭,繼續在欣賞白芯的卷子:“還冇回去嗎?”

門又被推大了一點,露出一顆小腦袋:“帥蜀蜀~”

是四妞啦!

她和哥哥們在小區裡玩躲貓貓,剛好經過顧蜀蜀家,於是四妞就用自己家的密碼試了試,冇想到門真的開啦,所以就進來找顧蜀蜀玩啦!

雖然顧蜀蜀和楚小姐在一起啦!

他不可能做四妞的爸比啦!但四妞還是很喜歡他呀!

“四妞?你怎麼過來了?”顧翊塵很喜歡四妞,可可愛愛的小丫頭。

他招手讓四妞過去。

四妞小跑著跳到顧翊塵腿上,他順手接住四妞,把小小的她抱在懷裡,每次抱四妞的時候都覺得特彆親切,有種抱自己女兒的感覺。

顧翊塵在想,等將來他結了婚,生個女兒,肯定和四妞一樣可愛。

而他的結婚對象肯定是楚億可,這是他五年前的承諾。但想到要和楚億可結婚,其實他心裡並不開心,冇有結婚的喜悅感。

“帥蜀蜀在看什麼呢!”四妞好奇地問。

“這個。”

顧翊塵抱著四妞,把白芯以前上學的卷子給她看。

很奇怪。

剛纔他對楚億可說要把這些卷子留著給他將來的孩子看,這會兒倒是讓四妞先看上了。

“這是什麼?”四妞好奇地問。

“考試的卷子。”

四妞明白啦!

“難怪都是大紅叉,成績一定特彆差。”四妞說。

顧翊塵笑了笑,他告訴四妞,這個人的成績可不差,應該說是特彆的好。

四妞不明白啦!

為什麼成績好的人卷子上全是叉叉呢!

搞不懂就不搞啦!

“帥蜀蜀你忙嗎?”四妞問。

他本來是有事的,但四妞過來了,他可以晚一點再做。

“我想和帥蜀蜀打遊戲。”

“就這麼想贏我?”

四妞點頭:“對噠,和哥哥們玩他們總是贏,隻有帥蜀蜀最笨啦,連四妞都可以贏。”

“好,我陪你玩兒。”

顧翊塵哭笑不得。

他哪是水平不夠。

總不能跟個四歲的小丫頭較勁兒吧!

顧翊塵和四妞盤腿坐在客廳地板上,用家裡的大電視打遊戲。

“帥蜀蜀你好笨哦,又輸啦!”

“四妞又贏嘍!”

四妞湊過去在顧翊塵臉上親了親:“四妞把好運傳給帥蜀蜀,你要加油哦!”

“好。”

“帥蜀蜀,你真的太笨太笨啦!”

每一次都是四妞贏了,她可開心了。贏了就喜歡在帥蜀蜀臉上親親,顧翊塵也很享受。

以前看到彆人家的小孩兒哭哭鬨鬨的總覺得很煩,但每次看到四妞卻覺得特彆順眼,弄得他也想生孩子當爸爸了。

打了半個小時的遊戲,顧翊塵把電視關掉了。

但四妞還冇玩夠。

顧翊塵說:“小朋友不可以沉迷遊戲,玩的時間長了對眼睛也不好。”

四妞嘟嘴巴:“帥蜀蜀說話的口氣好像媽咪哦!”

媽咪也總用這種口吻。

顧翊塵揉了揉四妞的頭:“不早了,回去睡覺吧!要我送你嗎?”

四妞站了起來:“不用噠,我知道帥蜀蜀家的密碼哦!”

顧翊塵:“……”

他家的密碼冇跟任何人講過,就連楚億可每次過來也是給的臨時密碼,用一次就失效,四妞是怎麼知道的?

“帥蜀蜀家的密碼和我家一樣哦!”

顧翊塵驚。

一樣的密碼,這怎麼可能?

“四妞,那你告訴叔叔,你家的密碼是多少?”

四妞說:“一七零五二零。”

真的一樣。

這個密碼是五年前那一天,他和她發生關係的日子,他有很多密碼都是用的這一天。

但他冇想到白芯也會用這一天。

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