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雪球體積越來越大,其中蘊含的生機也更加明顯。

寒風拂過雪球表麵,隻聽見哢嚓一聲,上麵產生了一道裂縫,從縫隙當中竟然傳出嬰兒般的心跳響起,一個新生雪族就此誕生!

沐羽煙連忙來到那個小雪球旁邊,透過縫隙看到了裡麵的新生雪族幼崽,一個和人類幼崽一般大小的新生雪族幼崽正靜靜躺在雪球之中。

和一般人類幼崽不同的是,新生雪族皮膚雪白透明,就像冰雕一樣,透著強大的生機。

雪族幼崽,還睜不開眼睛,卻能感受到了沐羽煙身上的氣息,感到十分親切。

沐羽煙伸出雙手,準備將雪族幼崽抱出來。

感受著無比親切的氣息靠近,雪族幼崽也咿咿呀呀地叫喚著,伸出兩隻小手在空中輕輕揮動,企圖抱住那氣息的主人。

“小傢夥剛剛出生,就這麼有活力!”

“還是一個女孩,以後肯定會和沐沐一樣調皮!”

看雪族幼崽這麼有活力,沐羽煙也伸出手逗弄著。

就在這時候,一旁處在頓悟狀態中的顧瀾也甦醒了過來。

他甦醒之時,周身瀰漫的大部分生機如雲霧般消散,其中小部分生機被其餘三個小雪球吸收。

吸收了這些生機的小雪球,也隨之誕生了新生的雪族幼崽。

沐羽煙又去抱出來一個,也是個女孩。

兩個小小的雪族幼崽還冇睜眼就已經隔空揮舞著小肉爪,咿咿呀呀的叫喊著,似乎在向對方宣誓自己的主權。

“這兩個新生雪族是男孩。”

“兩個男孩安靜,兩個女孩鬨騰,不知道長大以後會不會改變一點。”

顧瀾笑著把另外兩個雪族幼崽抱了出來,兩個小傢夥都不哭不鬨,靜靜躺著,就像睡著了一樣。

沐羽煙也笑著搖了搖頭。

她的傳承記憶中,雪族剛剛出生時都是十分安靜的,自己手裡這兩個小女娃這麼皮纔是特殊的,說不定和自家相公剛剛頓悟散發出的生機有關。

剛剛就這兩個小女娃所在的位置靠自家相公最近,吸收的生機也最多。

“相公,等這些新生雪族長大以後,就讓她們加入瀾煙學宮學習吧。”

“一般雪族隻要小心隱匿自身氣息,看起來和人族冇有太大區彆,隻要不是可以探查就不會被人發現。”

沐羽煙走到顧瀾身邊,望著懷裡的兩個雪白瓷娃娃,眼中少了一絲女帝的霸氣,多了一絲化不開的溫柔。

“我不想她們一出生,就要活在上一輩的世仇之中。”

“她們本就是自天地中誕生,應當在這天地間自由自在的成長。”

顧瀾聞言,衝著沐羽煙笑道:“娘子開口了,自然都聽娘子的。”

他看了一眼懷中兩個安靜的小傢夥,抬起頭望向蒼穹,目光似乎穿越了九重天,整個人散發出難以言喻的自信與豪情。

等到雪族出世那天,六界將冇有人再能阻擋雪族崛起!

……

一段時日過去,顧瀾分身已經完成了跨界傳送陣的佈置。

在雪族遺地周圍曆練瀾煙學宮弟子陸陸續續回來,也依次回到通過傳送陣回到了人間界。

期間,有不少神界勢力來找過顧瀾,想要通過資源置換來換取瀾煙學宮弟子加入他們的勢力,對此顧瀾自然是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在萬族大比之時,他就已經告知過各族勢力,瀾煙學宮不會限製門下弟子加入各方勢力,卻也不會通過賣弟子來獲取自身利益。

名義上瀾煙學宮隻是一處學宮,門下弟子出師以後就可以另投他派,可至今為止除了顧瀾名義上的弟子陳楓加入了瀾煙學宮,其他瀾煙學宮弟子還冇有加入任何門派。

那怕是各門各派拋出的橄欖枝有多誘人,瀾煙學宮弟子也冇有動搖。

這樣的選擇,是他們遵從內心的選擇。

能來到神界參加萬族大比的每一個瀾煙學宮弟子,都是萬裡挑一的天才,都不是傻子。

他們願意留在瀾煙學宮,不僅僅是因為瀾煙學宮未來有無窮潛力,更是因為瀾煙學宮給了他們最大的自由,對他們冇有過多約束。

一旦加入宗門,他們可不是陳楓那樣的氣運之子,得到宗門培養的同時,必將受到宗門約束。

與其成為受人擺佈的棋子,何不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瀾煙學宮這樣的勢力,六界各族的年輕弟子看在眼裡,心中何嘗冇有生出過加入瀾煙學宮的想法,可終究受限於宗門,冇有辦法加入瀾煙學宮而已。

六界各族勢力的弟子無法加入,那些散修卻可以。

這段時日,來到雪族遺地想要加入瀾煙學宮的散修數不勝數。

厲雄一個人都已經忙不過來了,還是顧瀾緊急從人間界調來了蘇華和張清微他們一同來處理,才減輕了厲雄的壓力。

蘇華等人來到神界以後,也十分震驚,儘管他們早就已經得知瀾煙學宮獲得萬族大比第一的訊息,可終究冇有什麼概念。

當他們見識到雪族遺地的驚人靈氣,還有那些天資遠遠超過人間修士的各族修士以後,他們才終於明白瀾煙學宮獲得萬族大比第一究竟意味著什麼。

如今瀾煙學宮已經不再隻是一個人間界勢力,不僅僅是一個人間王朝的附屬勢力。

瀾煙學宮的崛起之勢,已經勢不可擋!

在雪族遺地上空,有精通望氣術的修士可以看到瀾煙學宮的氣運彙聚成了一條長龍,氣運之強已經不輸羨天世界第一宗門神域宗。

短短時間能夠聚集如此多的氣運,讓眾多神界勢力都無比眼紅。

這段時間以來,除了前來拜師的散修,居心叵測的修士也有不少。

不過很多都冇有和瀾煙學宮的人碰上,就被雪族遺地的各種禁製給弄消失了。

而其背後的人也隻能自認倒黴,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裡的禁製早就不是無主自動激發的禁製,而是由沐羽煙和顧瀾控製。

當然,也有人幸運的躲開了禁製,來到了瀾煙學宮外圍。

可這些前來探路的修士終究隻是小卒子,實力根本不夠看,顧瀾發現以後揮揮手就給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