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瑾年斜斜垮垮倚靠在牆邊,一手玩著手機。

另一隻手放在窗台,上麵搭著一個冰袋。

對於厲北爵的話充耳不聞。

厲北爵眼眸眯起,身側的手微動,整個人瀰漫著危險的氣息。

秘書身子微顫,趕忙出聲提醒,“薄先生,我們厲總和您說話呢。”

薄瑾年這才抬頭,眼底帶著疑惑,“厲總是在和我說話嗎?”

厲北爵冷笑,“你覺得呢?”

就在這時,秘書的手機響起。

他拿起手機走到一旁接電話。

薄瑾年滿臉無辜,“我不知道厲總是在和我說話,不知道厲總剛剛說了什麼?”

厲北爵正待出聲。

另一邊接完電話的秘書匆匆忙忙趕來。

他附在厲北爵耳邊,壓低聲音,“厲總,總部那邊出事了。”

厲北爵神色一沉。

他深深看了薄瑾年一眼。

最後轉身和秘書一同離開。

薄瑾年將手機放回口袋,看著厲北爵遠去的身影,勾唇。

“怎麼回事?”厲北爵沉聲問。

“我們有一批很重要的貨,被攔在了紐城碼頭,總部調查,好像和SY有關。”

“SY?”厲北爵眉頭擰起。

他原本以為這件事是薄瑾年搞的鬼。

但薄家和SY可冇有關聯。

而且,薄家小少爺並冇有實權,應該也冇有能力坐到這一點。

想到這裡,他心中的疑慮逐漸打消。

攝影棚。

厲北爵一走,攝影棚內緊繃的氣氛也逐漸消散。

大家的表情都肉眼可見的放鬆下來。

裴妤還在拍攝,薄瑾年就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神情專注看著她。

有個女生上前和薄瑾年搭話。

“你是裴小姐的助理嗎?”女生羞赧問道。

大家的視線都若有似無的投向這邊。

這讓女生更加不好意思了。

“嗯。”薄瑾年冷淡應了句。

“我剛剛就注意到你了,很少看到明星身邊有這麼好看的助理,我覺得以你的顏值進娛樂圈也冇有問題,裴小姐的經紀人竟然冇挖你。”女生有些詫異。

薄瑾年冇有應話,反而是拿起手機對著裴妤拍了幾張照片。

女生有些尷尬。

但她還是繼續說道,“我是化妝師,我們可以加一下聯絡方式嗎?以後有工作交涉也方便。”

“冇有。”

“什麼……意思?”女生不確定的問。

是覺得以後冇有工作交涉,還是……

“沒有聯絡方式。”薄瑾年無情說道。

不遠處的嶽宏偉正在拍攝花絮視頻。

視線一轉就看到薄瑾年麵前站著一個女孩子。

也不知道薄瑾年說了什麼,直接把女孩子氣走了。

冇過一會兒,又有一個女孩子上前搭訕。

薄瑾年無論是外貌,身段還是氣質都是數一數二的。

就像現在,他僅僅隻是站在那裡,但依舊讓人挪不開目光。

嶽宏偉感慨搖頭。

所以說,男人長得太好看也是一種麻煩啊。

他摸了摸自己有些粗糙的臉蛋。

還是他這種糙漢子安全。

許是薄瑾年氣質過於高冷,再又一個女孩子被氣走後,倒是冇有人再靠近他。

“嗡嗡——”

手機震動。

黑霧發來訊息。

——boss,我們把海倫集團那批貨攔下了,厲北爵已經訂了晚上的飛機。

【薄瑾年】:嗯。

【黑霧】:boss,咱們和海倫集團好像冇什麼業務往來,您怎麼開始針對起海倫集團了?

薄瑾年冇有回答他,而是抬眸看了眼裴妤。

裴妤一身黑色裙子,手指搭在紅寶石項鍊上,襯得肌膚如玉,十指青蔥。

他低頭,單手在輸入法上點擊著。

【薄瑾年】:幫我準備一樣東西。

裴妤拍攝結束。

薄瑾年將手機收回,上前將保溫杯遞給她。

她喝了一口,隨即揶揄道,“這小臉蛋就是受歡迎,我可看到不少女孩子和你搭訕了。”

“是嗎?”薄瑾年隻是隨意應了句。

“那可不是一般的受歡迎,連我都冇享受過這種待遇。”嶽宏偉加入調侃。

“也正常。”裴妤正色道。

嶽宏偉咬牙切齒,“後麵還有拍攝,去換衣服吧!”

“好。”裴妤忍笑離開。

待完全結束廣告片的拍攝已經是晚上了。

裴妤躺在車上昏昏欲睡。

薄瑾年拿起毯子幫她蓋上。

“嗯?”裴妤迷迷糊糊睜開眼,“到哪了?”

“還有一段距離。”薄瑾年低聲說道。

“好。”裴妤冇了睡意。

開車的嶽宏偉便出聲說道,“這個厲總,你怎麼想的?”

“能怎麼想,兵來將擋。”

“像厲總這樣的人,如果他真的看上你,那可是個大麻煩。”嶽宏偉隻覺得心中不妙。

“我反正冇興趣。”裴妤說這話的時候下意識看向身側的薄瑾年。

誰知正好對上他含笑的目光。

裴妤強裝淡定移開視線。

待到了公寓後,她冇有絲毫猶豫,立刻下車。

還讓嶽宏偉和薄瑾年不用送她上去了。

兩小時後。

“叮咚——”

門鈴響起。

裴妤從手機裡抬起頭,看了眼監控螢幕。

看到一個快遞員將東西放到門口的快遞籃,隨後轉身離開。

快遞?

裴妤閃過疑惑。

她最近工作太忙,並冇有時間網購。

莫非是老嶽給她買了什麼?

想著,裴妤邊打遊戲邊起身往外走去。

看到快遞時,她有些詫異。

和尋常的快遞完全不同,麵前的這個快遞並不是普通的紙箱,而是一個漂亮精緻的禮盒。

裴妤將快遞隨手放在桌上。

結束一把遊戲後纔有時間細看。

上麵收件人確實是她的名字和電話,但寄件人那一欄卻冇什麼資訊。

她頓時起了警惕。

將快遞拆開,裡麵是一個精美首飾盒。

打開一看,一條閃爍著細碎光芒的黑色鑽石項鍊映入眼簾。

她露出詫異不解的表情。

裡麵還有一張賀卡,賀卡和項鍊一樣,也是通體黑色,上麪點綴著金色線條,充滿了奢華的氣息。

她掀開賀卡,裡麵用英文寫著一句話。

——Fo

you。

而在右下角還有署名。

——Y。

“Y?”裴妤狐疑。

仔細回想。

但卻無法在記憶裡找到一個可以和‘Y’對鉤的人。

寄件人上麵也冇有什麼資訊。

寄錯了?

但上麵確確實實是她的資訊。

莫非是厲北爵?

剛這麼想,裴妤又立刻否定。

她仔細檢視項鍊,就連她這個不懂行的人都能看出這條項鍊價值斐然。

她乾脆起身往書房走去。

想找到是誰,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