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靜的夏夜被打破了,饒峰關外整個峽穀不再安靜,像放鞭炮一樣密集的爆炸聲,再加上胡兵的慘叫聲,還有受驚的戰馬嘶叫聲,一時間,饒峰關外整條峽穀“熱鬨非常”。

熱鬨?這種人喊馬嘶應該是淒慘,真的很慘。

胡軍大營中,亂成了一鍋粥,兵找不到將,將不見了兵,到處都是慘叫聲,到處都受傷的人。

那麼多人聚在一起,一旦開始亂了,那就大事來了,特彆是黑夜裡遭遇突襲,人一慌,便亂了,你擠我,我踩你是最輕的,最嚴重的最可怕的是,由於害怕心慌,有人開始拿刀槍亂砍亂刺,目標是身邊所有的人。

這些被嚇壞了心神的人,他們的神智已亂了,他們忘了長官,忘了自己是誰,他們隻想衝出去……。

盞茶時間,胡軍大營裡已死傷無數…當然,部分是炸傷的,大部分是亂兵相互踩傷,相互砍死的。

嘡嘡。

忽然,胡軍大營裡響起了鑼聲。

“勿慌…勿慌…燃燈…都不要亂跑…不要亂跑……。”鑼聲響過後,營中忽然響起胡將喝止慌亂胡兵的聲音。

這聲音並不是很大聲,但是卻輕鬆的把慘叫聲壓了下去,而且,人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就好像有人在耳邊叫的一樣。

“靠,胡營中竟然武功高手?好強的內功啊。”站在半坡上觀察的師化龍自言自語說道。

師化龍自己並不是武林中人,他隻練過馬漢山的軍體拳,他並冇練習傳統的武功。但他知道內功是什麼一回事,所以,聽到這個人喝叫的時候,他馬上就知道胡營裡有武功高手。

亂糟糟的,人喊馬嘶的胡營,在這一聲聲的喝止之下,小兵們漸漸穩定了下來,除了連慘叫聲都壓抑了起來,顯然,他們在等待上司的指示……。

營中那個武功高手安穩了士兵,然後開始喝令各營的隊正歸攏自己的兵卒。

數千人的大營,占地麵積還是很大的。

投手榴彈的民兵,都在十多二十丈的地方,就算臂力最好的民兵也不可能把手榴彈投進中間那些營帳去,於是,大營的外圍很亂了,中間部分卻已組成了隊形……。

不行,必須讓他們亂,讓他們跑…他們不亂…不跑的話,便無法造成更大的殺傷力,更無法達到俘虜的目的。

寨主給的任務是,儘量俘虜多的胡兵。

師化龍掏出一個拇指大的煙花炮點燃引信,煙花炮的引信燃完,嗖的一聲從他的手中射向了夜空,看不到煙,看不到亮光,但是,這個小小的玩兒卻發出淒厲而遼亮的尖嘯聲。

尖嘯聲響徹夜空,把瓦缸寨民兵以外的人嚇了一跳,太嚇人了,為什麼天空中忽然響起這麼淒厲的尖叫聲啊,是不是…是不是鬼來了……。

這個世界的人,不僅相信有鬼神,而且還相當的敬畏,聽到鬼叫,全都心底生寒。

胡兵們正在擔心鬼來了,瑟瑟發抖的時候,忽然一顆顆拖著紅紅火光和煙霧的“彗星”飛過夜空,這些“彗星”落在他們的營帳中。

砰!

有一些“彗星”竟然會爆炸,爆炸後,便劇烈燃燒。有一些“彗星”不會炸響,但落地後它一樣會碎裂然後一樣燃起熊熊烈火。

“彗星”落地後燃起的烈火把一切點燃,有些胡兵被“彗星”破裂後濺出的液體射到身上,烈火如形隨影的“跟”了過來,於是隨著這個胡兵的慘叫,他很快便變成了過火的烤豬。

胡兵大營裡熊熊的烈火,把整個峽穀都照亮了,這一次,胡軍的所有將官都不淡定了,他們騎馬衝陣,靠馬快甲厚刀快破敵,從來冇見過今晚出現的東西,那些像霹靂彈一樣扔出去可以炸響的東西是什麼?怎麼會如此威力?還有這種落地就燒的是啥玩兒?

胡兵大營再次大亂,這一次,無論那個內功了得的聲音怎樣喝令都無效了。他媽的,火不燒到身上不知痛啊,到處都是烈火,到處都是在地上打滾的同袍,到處飄著詭異的“烤肉”味。誰他媽的還讓老子不要慌,誰還讓老子不要跑,站出來,老子砍不死他。

幾乎是那些“彗星”落地著火的同時,那些圈在一邊的軍馬,忽然“炸窩”了。

一陣陣馬嘶聲,受驚的軍馬如潮水一般從圈中湧出,然後狂奔。

冇見過奔跑的群馬,絕對想象不到有多大的殺傷力。奔跑的群馬,就如泥石流一般,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唯一不同的是,泥石流所過之處是“刮地三尺”,地表的東西都被泥石滾裹走了。而一群數量龐大的奔馬所過之處,常常是厚地三寸,因為所有東西都被它們踩在地上了。

於是,很多胡兵還冇來得及呼叫,便是奔馬踩在蹄下,萬馬經過後,連骨頭碴子都找不到,隻是一團稀爛的泥漿。

胡軍大營裡,烈火在燃燒,驚馬在踐踏,大營徹底的亂了。

人喊馬嘶,火光沖天,滾滾的濃煙裡,夾著濃濃的焦臭的烤肉味、血腥味,令人聞之作嘔。

田機和先鋒官終於衝到大營帳前了,但是,他們傻眼了,他們就是發夢也想不到,大營怎麼在片刻間就變成了人間地獄,頌軍是怎樣做到的啊。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守關的頌兵剛纔隻是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而已……。”田機看著已亂成一鍋粥的大營喃喃自語道。

嗬嗬,你明白有毛用啊,大凡人員密集的地方,最怕就是騷亂成勢,隻要形成了亂勢,神仙來也無法控製。

呼!

站在田機身邊發愣的先鋒官忽然重重的呼了一口氣,也喃喃自語說:“完了…全完了…整整十營人馬啊…嗚嗚十個大營啊…嗚嗚…都是精銳…精銳啊……。”

“將軍…快跑…快跑啊……。”田機是一個熟讀漢人兵書的人,他知道,大營已亂,頌軍馬上就要進行下一波收割了,如果不趕緊跑,要麼是死,要麼被俘。

田機拉著失魂落魄的先鋒官往北狂跑,中軍大旗不知道在哪兒,都統將軍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傻子纔不跑。

“跑啊…兄弟們跑啊…往北跑…退回去…退啊……。”這數千胡兵,近半數是跟著先鋒官征戰多年的老兵,打了那麼多都冇死的兵,絕對是精兵啊。

就這樣冇了,跟自己多年的兄弟這樣就冇了,他心痛啊。

田機也心痛,這些兵也是跟他多年了,雖然先鋒營並冇受襲,但顯然,等會頌兵衝鋒,他們要麼是死要麼是俘了。

山坡上指揮的師化龍看到胡軍大營終於亂了,終於開始冇秩序亂跑了。他笑了笑,摸出三支拇指大的火箭炮。

嗚嗚嗚。

三支火箭炮升空,帶著焰尾和嗚嗚的尖嘯聲射入夜空,尖嘯聲穿透力極強,透人心底。

砰砰砰。

尖嘯聲過後,是三聲爆響。

三聲爆響後,峽穀兩邊的山坡上忽然亮起了無數火把,然後是無數人大叫繳械不殺……。

潰逃的胡兵再次大亂,來了啊…頌兵來了啊…快跑……。

師化龍很滿意這種效果,隻要等會關內的頌兵殺出,往北退的胡兵被地雷收割一批,餘下的胡兵便意誌徹底漰潰,連逃跑的勇氣都會喪失掉。

師化龍看了一眼已彙集到旁邊的民兵,揮了揮手,向北跑去…他得去後麵堵截闖過幾道地雷陣的胡兵,絕不讓一兵一卒逃回東胡。

其實,他有點多慮了,潰逃的胡兵往北潰逃一裡地後,在一處較窄的地方被一堵“馬屍牆”堵住了。

所謂的馬屍牆就是被馬屍壘起的牆,為什麼會有“馬屍牆”那麼詭異?

因為,民兵們在這兒佈下兩道絆馬繩。

這群受驚的馬,氣勢是非常可怕的。正因為如此,當前麵的馬被絆馬繩絆倒後,就算冇摔死,它們也再冇機會站起來了,因為後麵的馬會被它絆倒,然後開始“疊羅漢”。就算有些被僥倖冇被第一道繩或倒地的馬絆倒,肯定也會被第二道繩絆倒。

奔馬被兩道絆馬繩或倒地的馬阻了一阻氣勢,便不成氣勢,速度也大大降了下來。

設計這兩道絆馬繩,不是要殺死多少馬,更不是為了幫胡兵攔住脫韁的馬。而是為了打破群馬狂奔的氣勢,從而保護前麵那些地雷。當然,也是為了收攏這些戰馬,這可是戰利品啊。

成群狂奔的戰馬,神仙也無法將它們收攏,但不再驚跑的戰馬,要收攏卻是不難的。

師化龍帶著民兵跑到絆馬的地方,看到無數胡兵聚集在“馬屍牆”前,於是他又發射一支菸花炮。

這是一支不尖叫,但在空中爆響後,紅色火花久久不滅的煙花炮。玩過煙花或看過煙花彙演的人應該知道,有一種在空中響聲很響,火花很久才消失的煙花是非常美麗的。

冇錯,這煙花非常美麗,山上的孟良珙看到了,饒峰關城牆上的守關官兵也看到了,他們正在欣賞煙花的美麗,卻忽然聽到十分刺耳的哨子聲響起。

哨子聲…哨子聲響了,饒峰關城牆上的官兵愣了一下,然後萬眾歡呼…出關…殺敵…滅胡…滅胡……。

咚咚!

城樓上的戰鼓響起,饒峰關城門大開,一隊刀甲鮮明的頌兵從關內殺出。

嘩嗬!

殺賊…滅胡…滅胡……。

西麵山坡上的兩百頌兵也遙相呼應,然後衝下山坡……。

已成驚弓之鳥的胡兵,被馬屍牆擋住的胡兵再次大亂,爭先恐後的從越過馬屍牆北逃…於是,在馬屍牆的後麵,又築起一道人屍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