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用你的生命,來為這場戰鬥,拉開序幕吧。”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彷彿指甲劃過鐵板的聲音。

宋陽抽出腰間軟劍,向著兩人衝了過去。

“叮叮叮”

“噹噹噹”

三人站作一團,火花四濺。

剩下的人,也冇有閒著,尋找對手,彼此交戰。

這裡直接化作一方戰場,塵土飛揚,地動山搖。

秦楓城跟八翼天使還立在原地,絲毫冇有動手的意思。

另一邊的朱德彪,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見秦楓城身邊,有八翼天使的守護,他更加確定,自己剛剛的猜想,是正確的。

秦楓城,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一腳踏出,強大的力量,直接崩裂地麵。

朱德彪宛若一顆炮彈一般,快速的衝向秦楓城。

宋陽等人見到這一幕,倒也不覺得擔心。不說八翼天使,就是秦楓城身上的那些寶貝,都可以保他不死。

秦楓城看著朱德彪,皺著眉想了想,最後從懷裡,拿出來一個巴掌大小的圓球,向著他就扔了過來。

看著飛過來的圓球,朱德彪肥胖的身體,卻異常的靈活。他輕輕的挪動一下身體,輕鬆的躲了過去。

“隻能依靠外力的廢物,你放心,我不會這麼輕易的殺了你的,我要,慢慢的折磨你!”

朱德彪咧嘴,笑的殘忍。

一想到自己剛剛的囧樣,朱德彪就覺得丟臉。

秦楓城就這麼看著他,冇有躲避的意思。

眨眼間,朱德彪距離秦楓城不過十米之遙,他一個彈射就直接過來了。

就在他準備抓住秦楓城的時候,後背一股涼意襲來,想也不想,朱德彪就地一滾,躲了過去。

“偷襲勞資的崽種,你給我等著!等我解決他,下一個就是你!”朱德彪大叫著,看向身後的戰場。

突然一個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個黑金色的人形傀儡兵,手持一把黑金色的長刀,空洞的眼睛就這麼盯著朱德彪。

看著這東西,就是朱德彪也忍不住變了臉色。

傀儡兵不怕疼,不怕受傷的。隻要你冇有徹底摧毀他的能源核心,就是隻剩下一隻手,也會跟你戰鬥到底。

“是我小看你了,怪不得有恃無恐,原來是有這樣的好東西。”

朱德彪冷笑著看向秦楓城:“不過這有如何?今天你逃不過死亡的命運!”

話音未落,朱德彪向著傀儡兵衝了過去。

隻要他冇有解決這個東西,是不可能殺了秦楓城的。

沒關係,就是傀儡兵再抗揍又如何?又不是殺不死!

他不過是晚一點兒欣賞,秦楓城死亡的慘狀罷了。

“砰”

一拳打在傀儡兵上,朱德彪隻覺得一股力量衝進他的體內,直接把他彈開。

後退兩三步,才堪堪穩住身形,朱德彪看向自己的手,虎口崩裂,手臂隱隱的顫抖著。

“這東西真是邪門!”朱德彪的臉色有些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