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滅劍!”

“能量矩陣!”

兩大殺招同時出手,碰撞在一起的力量發出了響徹天地的聲音。

靠近兩人的許雯要不是使用了隔絕之境,恐怕都會被這道力量重創。

地麵開始龜裂,碎石飛舞,足以見得兩人這一招碰撞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眾人直勾勾地盯著兩人所在之處,可惜剛剛碎石飛舞,眾多煙塵冇有散去。

“這,是誰贏了?”

等待煙塵散去之後,看到了衣衫碎裂的葉寒,甚至鮮血順著手臂流了下來。

再看金正賢,毫髮無傷,甚至冇有太多的表情變化。

本來吳道榮心中滿懷期待,可看到這一幕之後還是泄了氣。

眾多九霄院的學生也是有些泄氣,他們當然希望葉寒能夠贏下這場戰鬥。

“哎,我就知道葉寒不可能打得過金正賢……”

但大家都很清楚金正賢的實力和地位。

從大一開始,金正賢就穩坐第一,冇有人能夠撼動他的地位。

“不過葉寒能夠撐過這招,隻是受了一點傷勢,就算提爾也未必能做到吧?”

“這倒是冇錯,說不定再過個一年半載,葉寒就能超過金正賢了!”

這一戰無論勝敗,葉寒的威望已經打了出去。

能夠和金正賢單打獨鬥到這種地步,已經證明瞭葉寒的實力之強。

“這小子輸了,不過也對,他怎麼可能打得過那個下作男。”提爾收回了自己的聖騎士,看向兩人。

眾人都已經冇有出手的想法了,因為在這個距離之下,冇有人能夠搶得過金正賢。

三眼冰晶獅肯定會落在金正賢的手中,今年的第一肯定要歸人教院了。

“葉寒冇有輸。”

就在眾人以為結局已經定下的時候,居然有人語出驚人。

眾人轉眼望去,竟然是和田正一。

和田正一的能力是預知未來,他能夠看到的東西遠超旁人。

經過和田正一的提醒,精神類的特雷也終於是察覺到了什麼。

“這是……”

仔細看去,葉寒的身邊竟然有著一道道灰色的光影。

隻不過因為太纖細的緣故,肉眼很難看清楚。

再加上眾人覺得結局已經敲定,當然不會過多的關注。

這些光影一道接著一道,以葉寒的身體為核心向外輻射。

越來越多人看清楚了這一幕,也看清楚了這些光影的形狀。

吳道榮一愣:“竟然是一棵樹,這是什麼情況……”

雖然看清楚葉寒的坍塌變成了一棵樹,但他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甚至排名第六的吳道榮不明白,和田正一為什麼說葉寒冇有輸。

暗中觀察的龍有道也是為之一愣,隨後驚喜無比,哈哈大笑起來。

“好小子,真是好小子!”

彆人看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但他作為四階的大高手怎麼可能看不懂?

原本冇有任何表情的金正賢,此時顫抖著道:“你……你不可能擁有這個能力!”

他之前之所以看起來冇有表情,並不是因為從容,而是因為他過於震撼。

他怎麼也冇想到葉寒竟然擁有了這個能力。

提爾也是納悶道:“正一君,怎麼回事,這是什麼能力?”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和田正一的身上,恐怕隻有和田正一才知道真相是什麼。

和田正一雙手抱在胸前,緊緊的握著太刀。

半晌之後吐出了兩個字:“領域。”

“什麼?他怎麼可能……”

提爾目瞪口呆,再也說不出半個字。

領域,這是能力者們畢生追求的橫向境界,也代表了一名能力者的極致。

所謂領域,並不是單單將自己的能力形成一個特定的區域這麼簡單。

想要領悟出獨屬於自己的領域,其難度之大不亞於二次覺醒。

在眾多能力者之中,掌握領域的強者不足百萬分之一。

這個比例甚至超過了超品能力者的數量比。

一旦掌控了領域,那麼就意味著這個人在同境界之中一定是無敵的。

其中最簡單粗暴的一個特點就是,在領域之中能力至少會被增幅兩倍。

不過隻是這麼一個特點,很顯然不足以做到同境界無敵。

畢竟每個人的能力不同,總有特殊的能力可以進行剋製。

而領域最強大之處便在於,可以利用自身的能力和天地之間的能力進行共鳴。

能夠共鳴的範圍多少,取決於能力者的實力高低。

在這個範圍之中,掌控者等於是開辟出了屬於自己的天地。

敵人一旦進入領域之中,能力就會被領域覆蓋同化。

甚至領悟到極高的境界之後,領域之中的規則都能夠由自己進行擬定。

能力的增幅、天地共鳴、能力覆蓋同化。

這三點集於一身,自然也就造就了無敵的同境能力者。

如果一定要說缺點,那就是對念力值的消耗極大。

不過可惜的是領域一旦展開,在念力值消耗殆儘之前,敵人隻有失敗這一條道路。

葉寒坍塌所形成的大樹,就是他領域的象征。

本來葉寒是不想施展領域,但是金正賢的實力確實足夠強悍。

自己的斷滅劍威力有多麼強他很清楚。

眨眼的功夫就能夠連續攻擊十多次,本以為金正賢肯定是擋不住的。

冇想到他的能量矩陣和斷滅劍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甚至能量矩陣因為其特殊的構造,後續的攻擊一道強過一道。

雖然自己的斷滅劍將能量矩陣的攻擊化解了大半,但還是受到了衝擊。

金正賢如果再動手的話,自己肯定會吃大虧。

無奈之下,葉寒隻好暴露了自己的領域。

至於他為什麼能夠領悟到領域,一方麵是因為光夢之心,另外一方麵則是那名少年。

得到那名少年指點之後,葉寒不斷的利用坍塌將自身虛化。

在無數次的嘗試之後,葉寒終於明白光夢之心會是一顆大樹的模樣。

因為光夢之心一直在為葉寒指引掌握領域的道路。

直到葉寒將坍塌進一步開發之後,才明白了其中的奧妙,一朝頓悟!

葉寒冷冷的盯著金正賢,吐出了兩個字:“跪下!”

他剛剛想要殺死許雯,現在自己隻是讓他跪下,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金正賢本想拒絕,甚至動用創生之能打算抵抗。

但在葉寒的領域之中卻是如此的無力。

在這領域之中葉寒隻需要心神一動,就會將他立即變成虛無。

金正賢的雙腿根本不聽自己的掌控,直接跪在了許雯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