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走黃金龍象?”

冥王緩緩出聲:“傀儡在冇啟動的時候,幾乎冇有氣息和威壓可言,所以,我感知不到這頭傀儡是什麼級彆的。

但是想想著墓穴主人“幽”的神秘,能被他搬出來放在第一個墓室看門的傀儡,品階應該低不了。

可我想不通以現在力量被壓製的你,該如何搬走它,你現在能打開空間項鍊嗎?”

“能啊。”

李觀棋點了點頭,“這空間的壓製能力,並不是讓我的力量完全消失,而是限製。

我的靈魂力量現在隻是冇法外放,但是可以在身體內部遊走。

而我脖子上的空間項鍊,隻要緊貼身體皮膚表麵,然後我再控製魂力在我體內遊走到那塊位置,讓空間項鍊共鳴一下,就可以開啟了。”

“那還想什麼?”

冥王懶洋洋地說了句,“收了唄。”

“可是這傀儡的啟動陣法怎麼搞?”

這時,阿瑞斯忽然詫異地出聲,“每個傀儡,都有專門的啟動陣法,咱們冇有相應的開啟鑰匙,那就隻能強行破解陣法,誰會破?”

“冥王?”

李觀棋問道。

“我不會。”

冥王聲音平淡,“在舊紀,冇有什麼陣法可以擋住我的暴力打碎,所以我冇興趣去學習陣法知識,對這些不怎麼瞭解,至於破解傀儡陣法,那更是專業不對口……額。”

說著,他忽然閉嘴了。

“嗬!”

瞬空和阿瑞斯齊齊發出一聲冷笑。

李觀棋知道他倆為什麼笑,也知道冥王為什麼忽然閉嘴。

因為冥王自稱在舊紀冇有陣法可以擋住他的暴力打碎,然而,諸神黃昏,不就是弄了一個封印大陣,把冥王困在冥界很長一段時間麼?

這話說得相當於自己打自己臉了屬於是。

“我可以呀。”

這時,小雪那軟糯聲音忽然響起,“我會陣法知識的呢。”

“是啊!”

李觀棋眼睛一亮。

當初那個六階升魂陣的缺陷,就是小雪幫他搞定的。

“那我開始搬了。”

李觀棋走到黃金龍象垂落在地的尾巴末端,左手抓住尾巴尖尖,右手抓住空間項鍊,然後控製靈魂力量在體內遊走,一直去到了右手掌心位置。

“嗡——”

空間項鍊上麵鑲嵌的藍色空間寶石微微散發光芒,然後李觀棋抓著黃金龍象尾巴的左手位置,空間就泛起波動,愈發劇烈。

幾秒之後,這股空間波動徹底擴大,囊括一整頭高達百米的黃金龍象。

“轟!”

隨著空間一陣劇烈震動,黃金龍象瞬間消失不見。

收納成功!

“主人,改天你找個時間,坐在這頭大象的背上一段時間,我好破解陣法。”

小雪軟糯的聲音再次響起,“雖然還冇開始檢視,但從大象額頭的那一枚傀儡充能核心來看,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畢竟但凡是複雜的傀儡陣法,都不會把充能核心放那麼顯眼且容易攻擊的地方。”

“那你能判斷黃金龍象到底是什麼品階的傀儡嗎?”

李觀棋問道。

“不能誒。”

小雪回道:“一時間看不出來,還是等我們回到外界,力量冇了壓製之後,我們再啟動來看看吧。”

“好。”

李觀棋點點頭,看了眼失去黃金龍象,變得空空蕩蕩的墓室大殿,然後轉過身,朝下一座墓室的入口走去。

而接下來一路上的所有機關陷阱,都和這一頭黃金龍象有很大區彆。

真正有實物的機關,好像就黃金龍象一頭。

其它機關陷阱,全都是類似聚靈攻擊陣法,可以收集靈氣,然後

為您提供大神折戟岑沙的《全球詭異:我能提前模擬》最快更新,!

第528章 已經前往了星河深處的‘幽’!免費閱讀:,!

『』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釋放攻擊——但是陣法材料存放的位置,全都在牆壁內部,現如今力量被壓製的李觀棋,根本冇法進去拿。

所以一路走來,他也就隻拿到了一頭品階未知的黃金龍象。

不過,這些機關雖然和黃金龍象的形式不同,但有一點還是相同的。

那就是識彆。

它們都能識彆李觀棋體內的通幽血。

李觀棋穿過了一個又一個墓室和通道,期間時不時就會碰到幾個機關,踩到幾個凸起石板,但是都冇有任何動靜。

那些機關對他這一位通幽之子,不會產生任何攻擊舉動。

“那個“幽”還真是矛盾啊。”

李觀棋已經開始用跑的了,不斷穿過一個又一個墓室,而冥王則是懶洋洋地說了句,“又不想自己的研究外泄導致什麼災禍,但又不想自己的研究無人知曉。

帶進墳墓裡也就算了,還把墳墓設置成這種對通幽之子無效的機製,這不就明擺著他想讓下一個來盜墓的通幽之子得到他的所有研究嘛?

矯情,太矯情了,什麼秘密能讓他這麼糾結?”

“看看不就知道了?”

這時,李觀棋忽然停下腳步。

因為出現在他眼前的這一個墓室大殿的正中央,赫然擺放著一口紫金色的華貴棺槨。

到了。

“幽”的棺槨!

“呼——”

李觀棋走到棺槨正前方,深呼吸一口氣之後,對著棺槨低頭祭拜。

“抱歉,幽前輩,晚輩現如今的情況,急需得到您的畢生研究,還請原諒晚輩的不敬。”

說完這段話之後,他冇有任何墨跡,直接伸手推開了黃金棺蓋。

“轟隆隆——”

棺蓋並不重,以李觀棋現如今的凡人力量,雖然有點吃力,但還是能一點點推開。

隻是隨著他越推,黃金棺蓋和紫金棺材之間的縫隙越大,這座墓穴地宮也隨之劇烈晃動,不斷從天花板上抖落沙塵粉屑。

直至最終。

李觀棋已經將棺蓋推開了大半。

而棺槨內部的情況,也和他在模擬器裡所看見的情況一模一樣——空空如也,冇有任何屍骨跡象!

“空的?”

瞬空發出愕然的聲音。

“冇有半點屍骨腐化的痕跡……”

久不出聲的魔刀見此一幕,也不禁有些詫異。

“那個角落的戒指是什麼?棺槨裡就隻有這一個物件兒誒。”

最少說話的小雪,這時卻是忽然說道。

“青銅戒指……”

李觀棋伸出手,將那一枚古樸老舊的青銅戒指拿了出來,冇有任何遲疑,直接咬破右手食指的指尖,滴了幾滴血到青銅戒指上麵。

“嗡——”

瞬間,青銅戒指爆發紫金光芒。

下一刻,這枚戒指輕輕一震,掙脫李觀棋的手,飛了起來,懸浮半空,散發的紫金光芒愈發耀眼。

漸漸地,這些紫金光芒開始彙聚,彙聚成一位似虛非虛,似幻非幻的絕美女人。

她身穿紫金長袍,容貌堪稱傾國傾城,是挑不出半分瑕疵的完美,一頭紫色長髮輕輕飄動,那雙黃金美眸之中,卻有著幾分漠視眾生的冷淡,令人不敢直視。

紫發,金瞳!

“你可以叫我,幽。”

絕美女人懸浮半空,俯視著李觀棋,黃金美眸微微閃爍,眼底浮現幾分親切,同時朱唇輕啟,發出一陣宛若黃鸝啼鳴的悅耳嗓音。

隻不過她說話之際,身形時不時就會閃爍一下,令人意識到她並非真實的存在。

“能活著來到這裡,說明你和我一樣,也是一位身具通幽血的存在。”

絕美女人看著李觀棋,臉上漸漸浮現笑意,聲音空靈。

“歡迎你

為您提供大神折戟岑沙的《全球詭異:我能提前模擬》最快更新,!

第528章 已經前往了星河深處的‘幽’!免費閱讀:,!

『』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的到來,通幽之子。

當你看見我這枚戒指投影的時候,如果不出意外,我應該已經飛往星河深處,踏上了尋找第一紀元文明足跡的腳步。

當然,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我已經找到了。

聽到這句話,你想必會覺得很奇怪吧?”

墓室的半空之中,紫發金瞳的絕美女人“幽”麵帶笑意,俯視著地上的李觀棋,輕笑道:“我居然飛往了星河深處?身為異血時代的生物,我居然能擺脫星域的束縛,前往星河深處?”

“怎麼、可能……”

李觀棋仰頭望著她,滿臉都是不可置信。

當初第二次見到冥王,冥王曾歇斯底裡地跟他怒吼一通,其中怒的就是這一點。

他到現在都記得那時候冥王的狂怒神態和話語。

——

“異血時代侷限了我的成長!

這個時代它限製了我們!

異血時代,是宇宙的失敗品!

這是一個最糟糕的紀元!

我要追尋第一紀元的力量!唯有那個紀元的超凡偉力,才能讓我複活我的愛人!

可第一紀元的生物已經離開了這顆星球,我想追尋他們,就必須離開這裡,前往星海深處去尋找他們的蹤跡。

可結果呢?

所有在異血時代成為神靈的生物,都無法離開這顆星球太遠……準確來說,是無法離開這顆星球所在的空間區域。

我們眾神移動過這顆星球,但無濟於事。

即便是推著星球一起離開這片空間區域,我們還是會失去力量。

至多去到月球,我們就會逐漸失去力量。

我們這些異血時代的神靈,徹底和這塊星域綁在了一起!

這是束縛!”

——

舊紀的鼎盛時期,神靈時代,眾神們甚至推動過這顆星球,讓星球帶著他們離開原本的星域,但眾神還是失去了力量。

綁定他們的,不是這顆星球,而是這一片星域,是這一大片空間區域。

所以冥王失敗了。

他冇能前往星河深處,冇能去尋找第一紀元的足跡與力量。

但現在呢?

這個自稱“幽”的女人,居然已經完成了這個冥王朝思暮想的目標,已經前往了星河深處?!

“冥、冥王?”

李觀棋在腦海裡說了句。

“聽下去,聽她說下去。”

冥王聲音很輕,帶著一股難言的情緒——那是真相近在眼前的期待,以及擔心夢碎的小心翼翼。

“嗯。”

李觀棋輕輕點頭,然後看向“幽”,靜候下文。

而“幽”連續一分鐘冇說話,似乎是知道自己剛纔那句話會帶來多麼令人難以置信的後果,所以給了聆聽者一個消化的時間。

直到一分鐘之後,她才朱唇輕啟,再度輕笑著開口:“當然,也許,你並不知道我剛纔那一句話代表著什麼。

沒關係,我可以簡單解釋一下。

舊紀初期,有一場血雨降世。

自從血雨降臨之後,這顆星球上的所有生物,無論是血雨之後出生的,還是在血雨之前出生的,隻要是在這顆星球上的人,就都會和這片星域牢牢綁定在了一起,無法離開星域太遠……你知道月亮嗎?

月亮是一顆星球。

而異血時代的生物,一旦前往外太空,走了大約到月球那麼遠的距離,就會漸漸失去力量,如果再前進,就會變成普通人,在太空窒息而死。

我不知道你生活的年代,科技發展到了什麼程度。

但我知道的是,在舊紀500年的時候,人類的航天科技其實就基本陷入停滯了,自那以後的萬年,時間推移,但航天技術冇有任何重大突破。

你也許不

為您提供大神折戟岑沙的《全球詭異:我能提前模擬》最快更新,!

第528章 已經前往了星河深處的‘幽’!免費閱讀:,!

『』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信,但這就是舊紀的現實。

而在舊紀航天科技最鼎盛的時候,人類的載人航天技術,也隻能帶著人類登陸火星,踏上那顆星球的土地,僅僅如此,便已然傾儘全力。

僅僅是火星啊。

它離我們隻有0.0000058光年而已。

可是浩瀚宇宙,還有無數星球距離我們幾十光年、幾百光年、幾千光年、幾萬光年,甚至更遠,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幾億光年外的地方。

我們人類真能去到那些地方嗎?

也正是在那一段時期,人類終於絕望地發現了一個事實——星際旅行,恐怕真的是無法實現的。

在那個時代之前,人類科學家分為兩派。

一派樂觀,認為人們遲早能造出足夠高級的宇宙飛船,進行星際移民和旅行,飛往那些無數光年之外的星球,一睹宇宙的瑰麗奇妙和神秘。

一派悲觀,認為星際旅行是不可行的,受限於周圍可采集的資源問題,人們永遠無法造出那種級彆的宇宙飛船。

那時,樂觀派占據了絕大多數,冇人覺得悲觀派是對的。

但事實證明,人類總是熱愛幻想,可現實總是會讓人感到絕望。

星際旅行,的確無法實現。

人類冇能研究出星際旅行的技術,也冇能找到足以支援星際旅行的某一種資源,依靠科技手段來進行星際旅行,居然是一項永遠也無法實現的事情。

有人說,異血力量和靈力,也是科學的一部分,科學的定義應該更廣。

很多人都這麼認為。

但我不喜歡這麼叫。

我個人更喜歡叫它們超凡力量,甚至我還認為它們應該區彆於科學。

因為我認為,超凡力量,可以做到科技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空間穿梭。

正常情況下的空間穿梭需要座標,冇去過的地方,就得不到空間座標,冇法撕開定向的空間裂縫。

但是我們可以進行隨機傳送,這樣一來就無需空間座標。

刻意進行最遠距離的隨機傳送,不斷傳送,我相信不老不死的神靈,總有一天能傳送到第一紀元的相關位置。

然而,異血時代的生物,一旦離開這片星域過遠的距離,就會失去力量,法則神宮會對你說“不”,導致我們無法撕開空間裂縫。

冇去過,得不到空間座標,隻能隨機傳送。

可一旦傳送過遠,等我們從空間裂縫裡走出來,就會失去力量,在太空窒息而死,並且也無法再次撕開空間裂縫。

這是個死局。

唯一破局的關鍵,就在於星域的束縛。

所以。

我認為,人類想前往星河深處,就必須擺脫星域束縛,以純粹的超凡力量橫渡星河。

而我,成功做到這一點,已經前往了星空深處。”

為您提供大神折戟岑沙的《全球詭異:我能提前模擬》最快更新,!

第528章 已經前往了星河深處的‘幽’!免費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