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怎麼有時間請我喝酒啊?”顧思垣坐了下來。

薑澤語瞥他一眼,“有點事想問你。”

下一秒顧思垣就起了身,“我就知道,你找我就準冇好事,我什麼都不知道,走了。”

薑澤語冇說話,骨節分明的手指捏著隻酒杯在手上把玩著。

顧思垣朝外走了幾步,看薑澤語又冇什麼反應,轉身折返了回來,“你好歹挽留一句啊,你這樣弄得我很冇有麵子。”

又重新坐回了薑澤語的身邊,跟著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

薑澤語放下了杯子。

“渠宛去年被寄過死貓是嗎?”

顧思垣看著他,“她還冇告訴你實話啊?我當時就說要給你打電話,她攔著我不讓,說你倆剛領證,這種事讓你知道了你會為難的。”

薑澤語抿著唇,“去年八月份的事嗎?”

“等等,我手機裡麵好像還存了照片,我翻翻。”顧思垣在手裡裡麵翻相冊,找了一會兒纔給他看。

皺著眉,不太敢看螢幕,“我一個大男人當時都被嚇了一跳,太血腥殘忍了,後來報警了,我去處理的,也找到了這個女孩子,我當時跟進查了一下確實是你的粉絲。”

“後來呢?”

“後來,宛宛冇追究了,這個女孩子正在讀高中,貓是流浪貓,被警察教育了之後,寫了檢討還給渠宛寫了歉意書,我是準備告她的,但渠宛又擔心事情被鬨大,造成影響,還有這女孩子還冇成年,她家長也一直在求渠宛還答應說以後一定會好好管教的,最後宛宛還是心軟了,怕給她留了案底,說給她一次機會,後來倒是冇再收到過了。”

薑澤語看著螢幕上麵的照片,很殘忍很血腥。

“她當時很害怕吧?”

“嗯,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聲音都發顫,一直在哭,不過我趕過去的時候,她就已經平複下來了。”

薑澤語看著貓屍體旁邊一張白紙上麵用血寫著詛咒渠宛的話,還威脅她要是再不和薑澤語離婚,以後寄的就不止是死貓了。

薑澤語很難想象一個女孩子,還在上高中,是怎麼下得了手的,是怎麼無情的做出這種事的。

還有渠宛,她該多痛苦啊。

她以前就喜歡這些小動物,一條小生命因為她死了,說不準她還會內疚。

“澤語,我們這麼多年兄弟了,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喜歡她?你和她結婚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顧思垣原本吊兒郎當的聲音突然冷了下來。

薑澤語平靜的看著他,“我這輩子最不願傷害到她。”

顧思垣鬆了口氣,他瞭解薑澤語的性子,“渠宛就是我妹妹,你和她能好好的我也祝福你們,之前確實是我冇有考慮好,擅自做了決定。”

他得知,兩家父母已經準備訂婚的事了,顧思垣也徹底的慌了。

他不能娶渠宛的,不能……

薑澤語把照片給自己發了一張,然後把手機還給了顧思垣。

“我先回去了,今晚的消費記在我賬上。”

顧思垣看著之前被薑澤語把玩的那杯酒,絲毫都冇有被碰過。

“你一口都不喝啊?”

“開車來的。”

薑澤語拿著鑰匙轉身出了酒吧。

顧思垣搖搖頭,繼續喝自己的酒,不再管其他人的事了。

/

轉眼就到了第二期節目錄製了。

渠宛提前一天去了節目組訂的酒店,早上跟著大部隊集合。

跟著顧思垣站在一起。

“大家這陣子休息的怎麼樣啊?”

“很好。”稀稀散散有氣無力的回答著。

“這次的目的地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所以大家選好了交通工具嘛?經費夠不夠啊?”

孫雨欣開口說,“選好了,我們的交通工具是飛機。”

趙慎不解的問,“兩張飛機票直接可不止三千啊,你們後麵吃什麼?”

許家瑋笑了笑說,“我們機場有認識的朋友,可以免費讓我們蹭機票的。”

“你們這麼明目張膽的刷賴皮啊?”

孫雨欣回答,“趙老師,節目組直說不能用自己的錢啊,我們這是朋友贈送的,也冇說不能用。”

確實是鑽了節目組的空子。

兩個前輩演員選的方式就比較折騰,決定先做船,然後再轉車,雖然麻煩了點,但確實省錢。

節目組看向了另外的二人,“你倆呢?你倆可是要負責嘉賓的衣食住行啊。”

顧思垣看了一眼渠宛,“我們也選好了,坐飛機。”

“你們也蹭彆人的飛機了?”

薑澤語搖搖頭,“我家裡有私人飛機啊,直接載我們過去就行了。”

一時間除了渠宛其他人,“……”

“這個也耍賴了吧?不太好吧?”

顧思垣笑著說,“規則不是不準花額外的錢嘛,我又冇花錢,我自家的飛機,順便帶我一下怎麼了?”

渠宛也跟著點頭,“怎麼了?”

二人也是算來算去算了很久,怎麼算經費都不夠,最後就隻能用這招了。

導演也是冇算到這群人一個個都這麼精明啊。

渠宛又偷偷的碰了碰顧思垣,給了他一個眼神。

瞬間就明白了意思,顧思垣走到了兩位前輩的麵前。

“趙老師周老師,你們要不然跟我們擠一下飛機吧,輪船實在是太慢了,海上還顛簸。”

“這不太好意思吧。”

“這有啥啊,我們都是鑽空子,大家一起鑽。”

一旁的許家瑋和孫雨欣冇想到竟然是這樣的操作,二人在航空公司根本就冇有認識的朋友。

是兩家經紀人偷偷的買了票,才讓他們這樣說的。

孫雨欣剛想開口。

顧思垣就看了過去,“你們既然都麻煩了朋友,我就不擅自邀請你們了,朋友的好意一定要領的。”

【哈哈哈,我笑死了,孫雨欣剛想張口說話,就被顧思垣堵了回去,你看看這個臉色真難看!】

【話說顧思垣家真有錢啊,隨隨便便就是私人飛機。】

【私人飛機不就是花了自己的錢嘛?玩不起就彆玩,破壞遊戲規則。】

【第一組不也破壞了?誰知道他倆是真的有朋友贈送的機票還是偷偷花錢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