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折磨的還是自己,畢竟還在錄製綜藝,看得著吃不著的感覺太難受了,薑澤語衝了個澡也冇完全平複,現在抱著人又睡不著又難受。

渠宛睜眼的時候,還蜷在了他的回來。

薑澤語的輪廓分明利落。

安安靜靜睡著的樣子真的好養眼啊,渠宛發誓這個樣子真的可以看一輩子的。

側著身子壓著自己的腿有點難受,渠宛稍稍的動了一下身子,結果不知道碰到了什麼地方。

瞬間僵住了身子。

什麼嘛……這一大清早的。

渠宛正準備收回自己的腿,熟睡的人睜開了眼睛,聲音暗啞,“你在乾什麼?”

渠宛被嚇了一跳,再次僵住了身體,“哈哈哈,早上好啊,我剛醒準備去洗漱呢。”

一邊說話一邊慢慢的撤回自己的腿,誰知道突然酒杯薑澤語一把抓住了腿彎。

“渠宛你又在勾//引我?”

“冇有”,渠宛矢口否認,並且表示很冤枉。

“冇有你蹭我乾什麼?”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隻是一睜眼就覺得腿有點麻,就像稍微動一下,然後你就醒了。”渠宛很努力的在解釋著,想撇清自己的嫌疑。

“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

剩下的話薑澤語冇說出來。

渠宛對於這頂強行扣在自己身上的鍋很不理解,但又去看了一眼時間。

才六點,現在還早呢,節目組的人估計還冇醒呢。

突然對著薑澤語挑釁的笑了笑。

然後伸出手,大膽的握了上去。

薑澤語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就是故意的,但你不是上鉤了嘛?”

“一會兒彆喊累。”薑澤語咬牙切齒著。

“看不起誰呢?”

略沉重的呼吸聲在房間裡滿眼了開來。

一點一點的敲打著渠宛的鼓膜。

有些人還真是性感啊,就連呼吸聲都要人命啊。

幸好渠宛是又見識的,纔不會這麼輕易的蠱惑到呢。

在薑澤語即將要釋放的那瞬間,翻身/壓/,在了她的身上,低頭吻上了她的唇,直接闖入了她的口腔,不停的索取著。

/

薑澤語神清氣爽的氣了床,在跟著直播鏡頭打招呼的時候,都精神奕奕的。

渠宛麵無表情得出來了,一會兒甩甩自己痠麻的右手,一會兒又甩了甩左手。

然後盯著薑澤語瞪了一眼。

明明說好就一下的,結果這人根本不知足。

臭男人!

都集合了之後,大家就開始擔心早飯的事了。

“我們早上吃什麼啊?這附近有冇有什麼早餐店我們出去買點東西吃吧?”

渠宛開了口,“不用前輩,我剛剛已經打電話預約過了,一會兒就有人送早飯來了。”

話音剛落,果不其然門鈴聲就響了起來。

然後幾個穿著整齊的服務員就給大家送上了西式早點。

就連導演都忍不住問,“節目組是不會支付這些花費的,如果是賒賬也是不算的。”

渠宛比了個OK,“導演人與人之間連最基本的信任都冇有了嘛?我們是那種吃霸王餐的人嘛?放心吧,早飯不要錢的。”

就連顧思垣都忍不住問了,“早飯不要錢?為什麼啊?”

“著急啥啊,之後你不就知道了?”

吃飽喝足之後,大家就準備出發去旅遊景點集合了。

就在幾人準備叫車的時候,巴車就已經行駛了過來。

“這好像是昨晚的車啊?連司機都冇變呢。”

渠宛上了車,“是啊,就是昨晚的。”

不知道為什麼趙慎又跟著問了一句,“要錢嗎?”

“不要啊,前輩不用擔心,我之後會告訴大家為什麼不要錢的。”

跟著孫雨欣還有許家瑋集合了之後,他們才知道這二人一晚上住宿已經花掉了一半的錢,早上吃飯又花了很多,還打車過來的,所剩下的錢已經不多了。

不過他們也不擔心,畢竟其他人肯定也冇剩下多少錢。

結果一集合,才知道這些人一分錢都冇花。

孫雨欣第一反應就是他們肯定又是占了顧思垣的便宜,肯定是他家裡在這邊買的彆墅。

這麼一對比就很不公平了,他們可實實在在花的是自己的錢啊。

【我也覺得渠宛耍賴了,這樣遊戲還有什麼進行下去的必要,還怎麼玩啊?】

【這樣真的很不公平,一切都用顧思垣的,還錄什麼節目?直接回家去吧。】

【我現在真的是越來越討厭渠宛了,這樣真的很冇意思,這女人品德絕對有問題,一直占彆人的便宜。】

【渠宛都什麼都還冇說呢,你怎麼都這麼早早地給她下什麼定論?再說要是用顧思垣的,他本人還能不知道嘛?但是渠宛訂的車子和房子他壓根就不知情。】

【真不明白節目組為什麼請這種人來參加,完全就是這個節目的敗筆,看不下去了!】

渠宛麵對質疑淡淡的笑了笑,然後從包裡翻出看一張宣傳單子。

“驚喜”屋體驗,現招聘膽大的玩家來我們“驚喜”屋體驗一夜,便可以得到住大彆墅,吃豐盛的食物,並且專車接送的機會,另外還獎勵五百刀。

“美金?”幾人異口同聲的讀了出來。

渠宛點了點頭,“對啊,美金呢。”

【打臉不?這算破壞遊戲規則?渠宛分明是拿捏了遊戲好吧!】

【這種活動都能被找出來,是真的好厲害啊。】

【但這應該不是什麼驚喜屋吧?是不是恐怖屋啊?晚上一睡覺各種嚇人的東西就跳出來了?】

【雖然說確實有點恐怖,但又不得不說,這確實很很好的辦法啊,免費住兩晚啊,還能掙錢,剩下的幾天糊弄一下說不準還真的能用這筆錢旅遊呢。】

“這是什麼真實的活動?我可從來都冇聽說過,該不會是你隨意編造出來的吧這也是耍賴啊?”孫雨欣再次質問著。

渠宛瞥向了她,“你自己查查,國外又很多這種奇奇怪怪的活動,類似酒店試睡員這樣的。”

隨後幾人紛紛都開始上網搜尋了這個,還真的找到了這種活動,不得不說國外這些還真的是古裡古怪的,但同時發現國內現在也有很多這樣類似的活動。

兩位前輩雖然還有點擔心的,但是又不得不佩服渠宛的腦洞是真的很大,連這種活動都能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