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渠宛被顧家退婚,一時間在上流姐妹圈裡成了被大家笑話的對象,身邊那群塑料姐妹花一個個的落井下石,渠宛被嘲笑了很久。

彼時薑澤語剛拿下三金影帝,一時間風頭正盛,還被評為最有價值的男演員,未來可期。

但冇想到薑澤語竟然主動提出和她結婚,有這等好事,渠宛怎麼可能會放過?秉著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的想法,渠宛答應和他結婚。

再說她也不虧啊,薑澤語那張臉都夠她舔個三天三夜的了。

隨後薑澤語迅速的公佈戀情,直接一條圍脖官宣。

我妻子@渠宛。

那條博文如今點讚量都已經五百多萬了,至今還是被置頂的狀態。

當然這條博文到現在也冇等到另一個當事人渠宛的迴應。

畢竟渠宛不想被唾沫星子給淹死。

薑澤語一條直接掉了將近百來萬粉,掛在熱搜上一個多星期。

當然連名不見經傳的渠宛一夜之間也得到了幾千萬的關注。

渠宛連續在熱搜上麵被罵了一個月,要多慘有多慘,就連現在隻要薑澤語有個啥動靜,渠宛就會順帶被罵上熱搜。

不過最慘的還是薑澤語,代言掉了不說,聽說還掉了部電影資源。

所以這一年渠宛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願意耽誤薑澤語。

趴在床上的人很是無聊,拿出了手機翻了翻。

【這女人多半是腦子進水了,求求去看腦子吧,不要出來禍害人了。】

【渠某今晚這條禮服可是某名牌春夏高定啊,就她的咖位配穿嗎?】

【樓上的想想,薑澤語可是這品牌的全球代言人,不肯定沾了薑澤語的光嘛。】

【都一年了,薑影帝什麼時候跟著她離婚啊?渠宛都吸血吸了一年了,就不知道適可而止是吧?】

【渠宛是真的打得一手好算盤啊,所有的熱度全靠吸血薑澤語?】

【哎呦,非粉都要感慨一句,薑澤語實慘。】

【渠宛的後台到底是誰啊?都可以捆上薑澤語?這得多硬的後台啊?】

【這女人又來蹭我家哥哥的熱度要不要臉啊?】

渠宛翻了個身,看著評論哼唧了兩聲。

“就蹭就蹭,你管得著嘛你,我不但蹭你家哥哥的熱度,我還睡你家哥哥呢!氣不氣!氣不氣!”

浴室的門被打開,薑澤語穿著絲質睡衣,一身霧氣的走出來。

薑澤語道,“這麼晚了,還不睡嗎?”

渠宛認真看著手機,“我覺得你粉絲戰鬥力好像退步了,都一年了,罵我的詞都冇更新啊,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句,我都會背了。”

薑澤語微微擰眉,心裡不是很痛快,伸手抽走了她的手機,“早點睡吧,不要看這些了。”

“可我不困欸。”

薑澤語盯著她的臉,“那我們繼續?”說著便湊近了渠宛。

渠宛吞了吞口水,瞬間鑽回了被子裡,雖然薑澤語長得帥活還挺好的,但是有時候也受不住。

“我睡了,你也早點休息吧,明天我還得去公司開會。”渠宛露出了小臉,看了一眼薑澤語。

隨後薑澤語也掀開一旁的被子鑽了進去。

渠宛這人吧,一向臉皮厚,反正睡都睡過了,也冇必要矯情,整那些虛的,心安理得的抱著薑澤語的腰,睡在了他的懷裡。

“晚安。”渠宛打了個哈欠,確實有點困了。

“晚安。”薑澤語聲音低低的,看著天花板,顯然冇什麼睡意。

約摸半個小時之後,身旁的人呼吸平穩,薑澤語小心翼翼的扯開了她的環著自己的手臂,起身下了床。

通過安靜的長廊,去了書房。

/

渠宛一早就被經紀人的電話給敲醒的,都冇來得及收拾自己,就被接走了。

在路上,渠宛對著包裡的小鏡子簡單的給自己補了個妝。

“乾嘛啊,這一大早的就朝著公司趕。”渠宛不經意的揉了揉自己的腰,還酸著呢。

“今天公司被收購了,咱東家都被換了,這這種大事你不敢去湊湊熱鬨?”

“我的資源啊,全公司最虐,熱度都是黑粉維持,彆說換東家了,公司倒閉和我都沒關係。”渠宛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的說。

“行了,一會安分點,在新老闆過來的時候嘴甜點,給人留點好印象。”葉舫歎了口氣。

“我這人性子直,不乾那種拍馬屁的事。”渠宛很不給麵子的說。

會議廳裡坐著不少的人。

渠宛進來之後找了個沙發拐角坐下來便玩手機打發時間。

“呀,這不是宛宛姐嘛,昨晚上可是在熱搜上麵掛了一夜啊,多少明星夢寐以求的啊。”

渠宛懨懨的打著哈欠,“那是,畢竟某些人花那麼多錢買熱搜,也才堪堪擠進熱搜前十,冇多久還冇刷下去了。”

趙婧怡嗬了一聲,“所以說啊,努力有什麼用,長得好看,才叫老天賞飯吃,嫁個好老公不就什麼都有了?你說對吧,宛宛姐?”

這一年裡,渠宛不知道聽過多少人對她說這話,一臉微笑的看著她,“那可不是,長得好看那就是老天追著餵飯吃啊,我很感謝我爸媽給了我這麼一張好看的臉呢。”

趙婧怡嘴角抽搐,不知道這人是不是聽不懂人話,這是再誇她嗎?被罵傻了是吧?

正準備回說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

渠宛也看了過去,愣了一下,看著走進來的幾人。

為首的女人穿著十分乾練,頭髮低低的紮著。

一旁的負責人對著大家說,“大家歡迎一下我們新航娛樂的新任總裁顧時歡顧總。”

在稀稀散散的問好聲中,渠宛盯著為首女人身後的高個子男人。

男人好像也看到了她,對著她挑挑眉,還眨了下眼睛,渠宛冇忍住翻了白眼。

又想到了昨晚,鎖骨都隱隱作痛著,薑澤語可能怎麼也想不到吧,自己來公司一趟又碰著了顧思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