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澤語剛掛完電話回來,就看到渠宛坐在沙發上玩著自己的手,一旁好幾個售貨員都乾站著。

薑澤語看著氣氛很怪,不動聲色問道。

“挑好了嗎?”

渠宛仰頭笑了笑,“還冇呢,這邊的禮服需要會員卡,我等著經理回來辦。”

薑澤語點點頭,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桌上有雜誌,渠宛順手拿了過來放在了薑澤語的腿上,然後一同翻閱著。

約摸二十分鐘,經理趕了回來。

看到沙發上的渠宛,僵了一下,快步走了過來。

“渠小姐,您怎麼還親自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