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了。

按著自己的頭緩了好半天,看被子都在轉。

爬起來去浴室洗漱。

渠瑾的公寓多,她是第一次來這裡。

洗臉的時候,腦子裡突然出現了薑澤語拿著熱毛巾溫柔給自己擦臉的畫麵。

渠宛拍了拍頭,怎麼昨晚上薑澤語過來了?

自己好像確實見到他了啊。

但又不太想的起來,隻記得渠瑾來接她,把她給帶走的畫麵。

渠宛一出來,就看到睡在沙發上的人,走過去嫌棄的用腳踢了踢。

俞南霄被驚醒,“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