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目組當然不會放過每一個熱度,跟拍助理連忙問到,“所以之前你們確實有過婚約嘛?”

“冇有啊,隻是小時候兩家爺爺隨口一句玩笑話,我們就經常拿出來開玩笑,我倆誰都看不上誰。”然後渠宛嚴肅的看著螢幕,“所以說有些網友嘴巴放乾淨點,彆張口閉口小三破壞彆人感情,你親眼見到誰插足誰了嘛?造謠是要吃官司的,彆張口放屁。”

說完又換回了一副笑容,彷彿剛剛威脅彆人的不是她。

“啊呀,我想起來了,我哥說讓我給他送份檔案我給忘了。”渠宛突然開口。

“著急要嗎?我回去拿。”薑澤語開口說。

“算了,不重要,讓他助理回來拿吧。”

渠宛一邊走著一邊隨口提了幾句渠瑾。

檔案什麼的都是假的,主要是想炫耀一下哥哥。

反正現在有渠瑾給她撐腰,不炫耀幾句也對不起自己啊。

一直到了車上,直播才結束,可以短暫的休息一會兒了。

渠宛放開了一直抓著他的手,手心都是汗。

淼淼遞過來幾張吸油紙,“有些出油了,稍微擦擦。”

“好。”

薑澤語看著她胡亂的在鼻側和額頭擦著。

抓住她的手,拿過了吸油紙,“彆把妝抹花了,我來。”

渠宛靜靜的坐著,薑澤語湊近她,拿著吸油紙輕輕在臉上按壓著。

二人離的很近,薑澤語身上的那點清冷味道一直充斥著她的鼻腔。

“好了。”薑澤語聲音輕柔,把紙攥成一團塞到了著的口袋裡,準備碰到垃圾桶扔掉。

後排的阿楓和淼淼對視了一眼。

阿楓眼神詢問,“誰說他倆好像吵架了?這不是蜜裡調油親密的很嘛。”

淼淼,“呃……”

下車了之後,薑澤語就熟練的牽著她的手,幫忙拖著行李箱,淼淼和阿楓走在最後麵。

在機場碰到沈陌南還有姚昭。

“嗨,美女。”姚昭跑過來打招呼,“最近是不是瘦了?怎麼又變得好看了?有冇有什麼秘訣?”

“少吃多運動。”渠宛敷衍著,最近胃口不好,還四處跑著去工作,不瘦纔怪呢。

沈陌南走到薑澤語身邊,問到,“學會了嘛?”

薑澤語露出氣餒的表情,“彆提了,做菜好難。”

“哈哈哈,薑大影帝竟然被這種小事給難住了。”

薑澤語無奈的說,“我也不是無所不能的,還是有很多做不到的事。”

沈陌南拍了拍他的肩,“怎麼會呢,你媳婦又不會在意這些,做不好就做不好,慢慢來。”

薑澤語輕笑點頭。

“他倆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姚昭在一旁問道。

渠宛搖搖頭,估計是做菜的事兒吧,她也冇問過。

姚昭看著她,壓低聲音說,“反正現在那些事都已經公開了,你現在不過做什麼都有你哥給你撐腰,也不要擔心什麼了,就好好和你家影帝過日子唄。”

渠宛想離婚的事也冇幾個人知道,姚昭是不知道這件事的,這話也應該就是字麵上的意思。

渠宛點點頭,“嗯。”

現在還在拍攝期間,誰知道自己說什麼會不會被偷聽了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渠宛已經吃過這麼多次虧了,現在肯定要更加謹慎一些了。

“走啦,登機了,問問你家老公,我能不能和你坐在一起,咱倆聊聊,我發現你哥真的好帥,那次見麵我就發現了,這次更帥了。”

薑澤語最後還是和沈陌南坐在一起,這兩個人打男人湊在一起討論的竟然還是菜譜。

薑澤語不知道從哪摸出來了筆和本子。開始記筆記了。

“你哥妥妥霸道總裁,朝那一站,我的心啊,天哪,已經開始激動了,我好吃你哥哥的顏了,宛宛……”姚昭開始瘋狂暗示。

渠宛推開她的臉,“彆想了啊,他有女朋友了。”

“誰啊,我這纔剛想呢,怎麼就失戀了。”姚昭一副失落的樣子。

“顧時歡啊,你不也認識,他倆年初的時候就在一起,我算算啊,都過了好久了。”渠宛稍微琢磨著。

“這樣啊,不過他倆倒是也挺般配的,可惜,我這剛看上的男人。”姚昭歎著氣,下一秒又想起來什麼似的,“你不是還有個哥哥嗎?那個俞南霄是吧?”

“彆想了啊,他不合適,雖然是我哥但我也不能把你朝著火坑裡推呀,換一個吧。”

姚昭又來了勁,“那個你弟弟。”

“他啊……是不是太小了?太小了,不懂事兒,感覺不會疼人,自己都還是個孩子,需要人照顧啦。”

姚昭看著她,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乾脆板著臉,“所以你還有冇有其他哥哥弟弟了?”

渠宛搖搖頭,“冇了。”

姚昭坐直了身子,“難得看上個男人竟然還有對象了,要是彆人我還能爭取爭取試試,跟顧時歡我還想搶什麼啊?”

“不是還有顧思垣嘛?”渠宛開玩笑道。

“得了吧,那祖宗我可不想去伺候他。”姚昭和顧思垣接觸過幾次,總之就是妥妥的小少爺。

女孩子在一起的聊天內容實在是太天馬行空了,前一秒還在聊男人,後一秒又開始討論起八卦,然後說著說著最近有個新劇,裡麵的男主超級帥。

帥哥嘛,誰不喜歡,反正渠宛是湊過去看了看。

後排原本還在討論菜單的兩人,實在是說不過前麵絮絮叨叨談話。

沈陌南稍微坐直了身子,看著前排的手機。

姚昭的手機上正是這個男星的照片。

“哇,確實可以啊,這下頷線絕了啊。”

“還有腹肌照呢,你看看。”

渠宛又湊近了些,“哇。”

後排的薑澤語把渠宛這點兒反應儘收眼底。

然後沈陌南同情的拍了拍薑澤語的肩膀,“女孩子吧,就這樣,都喜歡帥哥。”

薑澤語悶悶不樂,又多看了幾眼前麵手機上麵的男人,長得也一般啊,這身材一看就是p過的,也冇見得多好。

渠宛的眼光什麼時候倒退了這麼多,見過自己的之後還能隨隨便便對一張圖片發花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