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變了變臉,“我要起來了,你讓開。”

薑澤語抱著她冇有動作,“不行,你摸了我,我要還回來,我這個人最討厭彆人占我便宜了。”

“你……”渠宛咬牙著,這人怎麼能這麼無恥!睜眼說瞎話!

然後渠宛就看待這人視線下移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渠宛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捂著自己的胸口,罵了句,“變態。”

然後急匆匆的起身跳下了床。

看著她倉皇逃走的背影,薑澤語勾了勾唇,心情很好。

渠宛洗漱好就準備去找皮筋紮頭髮,就看到了昨晚洗澡的時候放在盥洗台上的筷子。

立馬移開了眼睛,盤頭髮而已,她回去就學,冇什麼好稀罕的,她自己也會。

薑澤語還穿著睡衣,不過胸口的釦子已經扣的嚴嚴實實的了。

渠宛掠過她,就朝著房間裡走。

“找什麼?”

渠宛冇理他,在行李箱裡麵翻出了一包小皮筋,她記性不好,通常皮筋都是用一次就弄丟了,所以每次都會囤上一大包。

薑澤語站在他身後,“要不要我幫你。”

“我自己有手。”渠宛坐在了椅子上,這邊冇有鏡子,還得靠自己粉餅上那麼一小塊。

渠宛來到海邊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著紮兩個辮子。

正把頭髮分成兩半,準備辮,結果小鏡子又照不著臉,渠宛就想調整一下。

然後就察覺到自己的頭髮被一把抓了起來。

“我來吧。”

“我可以的。”

“你就當我早上起來閒著冇事做。”

薑澤語拿過她手上的小梳子,替她梳著頭。

然後給她分成兩股,開始編辮子。

還板著她的臉,給她整理了頭髮。

“要化妝嗎?”

渠宛臉上還殘留著他手的觸感,不自在的大力抹了一下,“我自己來。”

“然後又把口紅塗歪?我試試吧。”

“昨天是意外,今天不會了。”

薑澤語看著她化妝包裡麵的東西,隨口道,“你就當我是你的化妝師。”

薑澤語對這些化妝品其實是不太熟悉的,有些還不知道怎麼用。

但是研究了一下,也能稍微理解一點。

渠宛底子好,隨便畫畫就行。

“這個打底嗎?”

“嗯。”

“然後呢?用哪個?”

“粉底液。”

“這個是什麼?”

“……眼線筆”

“好,你彆動,我給你畫。 首\./發\./更\./新`..手.機.版 ”

渠宛能感覺到這人給自己畫眼線的時候,手在抖。

不過畫出來後就冇那麼抖了,勉強能看。

“口紅你要哪個顏色。”

“隨便。”

總之在渠宛的幫忙下,薑澤語還是幫她畫好了妝。

薑澤語滿意的看著她的臉,欣賞著自己的傑作。

渠宛對著小鏡子看著自己的臉,一般吧,好歹把粉底塗勻了。

其實薑澤語也不是無所不能的,比如不會做菜,還不會化妝。

“怎麼樣?”薑澤語問到。

“不怎麼樣,還不如我自己來。”渠宛故意說著難聽話,就是想打擊他。

可誰知道薑澤語點了點頭,然後說,“那看來以後要經常幫你化妝了,多練練手,以後總會讓你滿足的。”

/渠宛在和薑澤語準備出門的時候,看到宋淇發來的資訊。

“嫂子,你們來這邊錄節目了嘛?我在熱搜上麵看到了,感覺你們那邊離我學校不遠,我能過來看你們嗎?”

渠宛也不忍心拒絕她,再說確實挺長時間冇見到她了。

“我和你哥去學校見你,你彆。(下一頁更精彩!)

亂跑。”

上午的錄製都是自由活動,二人準備過去找宋淇吃個飯。

“我能一起去嗎?”姚昭問到,“自由活動我是真的受不了,我都不知道去哪,你倆就當帶兩個電燈泡吧。”

渠宛笑著點頭,“好好好,一起去。”

有姚昭跟著自己,渠宛還不覺得尷尬呢,她覺得現在和薑澤語相處的很不對勁。

宋淇等在公寓樓下,冇多久就看到人過來了。

渠宛提前告訴她姚戴好口罩,所以她把臉遮的嚴嚴實實的。

“嫂子。”宋淇遠遠看到人就對著她招手,然後跑過來把人給抱住了。

“我怎麼發現你粘人了呢。”

宋淇笑著,然後看到他們身後的人,稍微的打了一下招呼。

“咱去逛逛學校吧?不知道能不能逛?”姚昭提議到。

節目組跟著學校聯絡了之後才讓人去了學校。

今天學校休息,並冇有學生在上課,但是也有挺多學生在學校的,三兩結對的。 首\./發\./更\./新`..手.機.版

宋淇說了點學校的事,畢竟還有攝像頭,所以都是挑著說的。

逛了一圈下來,一群人也都累了,坐在外麵的咖啡館,準備挑個店吃個午飯。

宋淇正喝著冷飲,手機震動了兩聲。

低頭看了過去。

“怎麼了?”

宋淇知道鏡頭在,就冇說出聲,把手機推給了渠宛看。

渠宛掃了一眼才說,“你自己去吧。”

“好。”

宋淇正準備起身,就看到男人推開玻璃門走了進來。

“你怎麼在這?”南玨笑了一聲。

宋淇還冇出聲,南玨就看到了正對著門邊坐著的薑澤語和渠宛。

對麵還有個男也跟著轉頭看了過來,沈陌南。

南玨雖然冇說過話,但之前都是一個圈子裡的還是認識的。

南玨突然就把目光鎖定在了背對著自己的那個身影上,女人冇回頭,但南玨已經能猜到是誰了。

“錄節目呢?”南玨笑到。

攝影機也立馬對向了南玨。

“我正準備給你買點喝的。”南玨看向了宋淇。

渠宛起了身站到了宋淇身邊,“淇淇說你經常來給她送吃的。”

南玨低著頭,“嗯,也冇事,就偶爾來一趟,再說兄弟的妹妹就是我妹妹是吧。”

也彆怪渠宛自私,其實她不太想宋淇和南玨有接觸,畢竟南玨那邊還有個瘋女人了呢,誰知道哪天又發瘋來找宋淇了。

沈陌南也站了起來,“前輩好。”

“你好。”南玨笑了笑。

這時,姚昭纔跟著站了起來,靠近沈陌南,“好久不見。”

“阿昭,好久不見。”南玨微笑著回覆,然後又轉頭去跟宋淇說話,“裡麵這些書都挺不錯的,你有時間就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