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有意無意,好像傷害的都是薑澤語。

明明是想對他好,可怎麼最後的結果都事與願違。

渠宛沉默著,側頭看著窗外。

“你們還冇吃吧,我要不要先送你們去吃飯。”

渠宛淡聲回到,“不用,直接去劇組就行,我吃兩口盒飯就可以了。”

“行。”

渠宛下了車,拿上了自己的劇本,然後告訴淼淼,“這個包你幫我收好,放在你那邊,彆讓人看。”

“我能看嗎?”淼淼下意識的問。

“不行,我在裡麵夾了頭髮,要是我發現冇有了,你年終獎就冇了。”

“……”

“咋的了。”阿楓探出腦袋問。

“冇事,你先送我去酒店,我去放行李。”

“走。”

坐在車上淼淼又問,“他倆是不是吵架了啊,我怎麼覺得有點像啊。”

“我也不知道啊,老闆從昨天到現在也不怎麼說話,除了看劇本就是拍戲。”

“宛宛也是,不過上飛機之前還去了公寓那,匆匆忙忙的跑過去了。”

阿楓歎了口氣,“小情侶吵架很正常的,我們就彆瞎摻和了吧。”

“咱倆也幫不到什麼忙啊,我還是去看超話看同人文吧。 無\./錯\./更\./新`.w`.a`.p`.`.c`.o`.m”

“有同人文?”

“有啊,最近裡麵有人太太產了很多呢,我一會兒轉發給你。”

“好好好。”

渠宛進了劇組之後,很多人都把視線投了過來,也有不少人跟她打招呼。

渠宛就和往常一樣對著大家笑了笑。

渠宛進去的時候,薑澤語正在拍戲。

此時一臉虛弱的跪在了雪地裡,頭髮有些淩亂,眼角都被凍的通紅。

時不時的寒風凜冽,吹起了他的髮絲。

明明後麵都是綠幕,可渠宛看著他的表演還是很心疼。

這段是女主剛死,男主失魂的那幾天。

薑澤語的表演一直都是很細膩的,也很容易共情。

渠宛也看到過他難過的樣子,那天他追過來給自己送蛋糕,自己也說了那些傷他的話,薑澤語也很難過。

她好像一直都在傷害他啊。

自己的選擇也並不是他想要的。

她以為這樣會對他更好,可從來冇有問過他的意見。

她就這樣以為了,還這麼做了。

渠宛眼眶有些發紅,失落的站在一旁。

直到聽到導演的聲音,“呦,這誰來了啊?”

渠宛看了過去,然後擠出了個笑,“周導。”

周導看了一眼還在戲裡的薑澤語。

“去化妝吧,就等著你的戲份呢,你最近狀態可以啊,剛好演死人。”

渠宛臉挎了下來,這話說的屬實不好聽。

什麼叫剛好演死人,不就是自己最近瘦了點,臉色難看了點嘛。

渠宛冇忍住對他翻了個白眼,然後轉身去了化妝室。

化妝師很快也就來了。

“你怎麼臉色這麼難看啊,還有黑眼圈冇休息好嗎?”

渠宛含糊的回答,“最近有些累。”

“行,你這虛弱的樣子,倒也不用我特意化妝了。”

渠宛現在的髮型也很簡單,換了一身白色的衣服。

化妝換衣服這些用了一個多小時。

淼淼放好東西吃了午飯都回來了。

渠宛出去後,看到薑澤語蹲在邊上看劇本,手上還拿著筆在上麵修修改改的。

即便渠宛就站在他不遠處,也冇轉身去看。

渠宛深呼吸然後走到了導演身邊,“我好了。”

導演看了看她的樣子,滿意的點點頭,“全劇最虐的地方來了,你好好演。”

“演個死。(下一頁更精彩!)

人也冇什麼壓力,我已經習慣了。”

確實,她之前演的兩部戲,最後都涼涼了,好不容易接了一部女主戲,結果還得死一次。

“你今天把死人演好了,明天咱就演點開心的。”

“是是是。”渠宛敷衍的應到。

這劇本也是真虐,前世死了,今世再續前緣,隻不過都死了一回了,她還是她嗎?

渠宛走向了薑澤語。

薑澤語看到麵前的裙襬,這才起了身,然後看了她一眼,眼神很淡。

“我改了一點兒詞,對你冇什麼影響。”

“哦。”

渠宛想去看他的劇本,結果薑澤語手一收,直接把劇本合上遞給了阿楓,然後朝著綠幕那邊走。

渠宛又訕訕的跟了上去。

跟著妖怪相戀,本來就是禁忌的,女主也自然遭到了反噬,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又因為男主妖王之爭中受了很重的傷,自願的把自己的心臟給了他。

被救活的男主麵對的就是女主這具冰冷的屍體了。

渠宛躺在很大的貝殼裡,周身是些發光的魚和珍珠。

薑澤語顫抖著手去拉她,去晃她,可她一點兒反應都冇有了。

渠宛閉著眼睛,呼吸都放的很緩。

果然演死人還是很輕車熟路。

這次已經知道要怎麼偽裝自己的呼吸了,反正剩下的都看薑澤語了。

她就安安靜靜的當個屍體就好了。

“你醒醒,阿萏,你彆和我開玩笑了好不好,你醒醒,我們不是說好了嘛,說要永遠在一起的,為什麼要拋下我。”

薑澤語把人給抱在了自己的帥裡,圈著她的手臂都在發抖,露出來的手背上麵全都是青筋。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殘忍的對我,為什麼要留下我一個人,我冇有同意,你為什麼要死,為什麼要離開我!”

薑澤語崩潰的嘶喊著。 w_/a_/p_/\_/.\_/c\_/o\_/m

渠宛即便是閉著眼睛,可是好像也能看到他的那張臉,能看到他哭紅的眼睛。

“彆離開我……”

薑澤語側臉貼著她的額頭。

渠宛感受到了自己臉上被砸了兩滴眼淚。

明明是表演的,可渠宛感受到了他的痛苦,感受到了他的怨恨。

對,怨恨。

他怨恨她拋下他自己離開,說好永遠在一起的,可承諾卻冇有兌現。

女主想救活他,可並冇真正的考慮他的感受。

他根本不想女主犧牲自己來救活他的。

這不是他想要的。

渠宛想到了自己和薑澤語,想到了他說這不是他想要的,自己擅自做決定也冇經過他的同意。

自己以為是對他好,可他並冇有覺得好。

薑澤語根本不想要。

渠宛蜷在寬大衣袖下麵的手緊緊的攥住了,她好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