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澤語在一旁笑了笑,渠宛的想法他還是能知道點的,不過之後確實可能冇機會一直黏在一起了。

殺青宴,大家都在,畢竟是最後一次聚在一起吃飯了。

吃到一半,看著包廂進來了人,才知道隔壁是哪個劇組的開機宴,正趕上了。

冇多會隔壁的導演製片就帶著男女主都過來。

看見來人,渠宛眉頭一挑。

喲嗬。

林棲穿著一身緊身的白色毛衣,勾勒出優異的身材和馬甲線,笑意吟吟的站在了男主的身邊。

男主渠宛不認識,但是知道這麼個人,名氣跟著林棲一比確實不大,算是近些年來娛樂圈的標配吧。

周導倒是哈哈笑著跟著人家導演聊著,然後又喝了人男女主敬過來的酒。

渠宛看著自己的手被薑澤語勾了一下,然後又勾了一下,還在她手掌心撓了撓。

然後就不甘示弱的撓了回去。

二人正在桌下玩著手。

餘光注意到人都走來了二人身邊。

渠宛大大方方的抬頭看了過去。

首先是隔壁的導演,「周導一直都在誇說找了個好女主呢,我也羨慕著周導呢。」

渠宛揚唇笑了笑,又看上了一旁的林棲,臉上閃過一絲的尷尬和不悅,不過很快就整理了情緒。

「現在這些新人都不可小覷啊。」周導繼續誇著。

隔壁導演和製片也跟著誇。

渠宛笑著收下了所有的稱讚,這有什麼不好意思收的,她臉皮厚唄。

雖然知道人家誇她不是因為演技,而是因為她身後是渠家,是渠瑾。

「我記得林老師之前也和薑老師合作過吧。」隔壁導演開口道。

他原本想著既然合作過,那應該關係就不會很差。

但其他人都默不作聲的,畢竟網上之前林棲的粉絲撕渠宛,那叫一個狠呢。

薑澤語還直接拆了當年p,也不知道這導演是不是缺心眼兒?竟然當著渠宛的麵這麼問。

林棲笑了笑,「嗯,之前確實和薑老師合作過,那時候僵老師剛進娛樂圈,還很青澀,現在直接都成了演技派了,進步真的很大。」

薑澤語臉上冇什麼表情,聞言眼皮子撥動了一下,看向了身旁的渠宛。

渠宛笑著應,「那當然啊,他演戲天賦很高的啊,背台詞又快,反正哪哪都好。」

隨後大家一陣笑。

周導,「得了,彆整天就知道炫耀你老公。」

「有這麼好的老公我還不能炫耀嗎?」渠宛反問。

「得得得,真受不了你。」

林棲臉上掛著笑站在了一旁。

隔壁導演完全冇腦子,還不死心的接著問,「當年你們拍戲的時候年紀都不大,有發生過什麼趣事嗎?」

薑澤語抿了一下唇,暫時還看不出來什麼情緒。

「有啊,那時候發生的事可多了,嗯,我想想。」

林棲正準備說著,薑澤語開口打斷,「都是過去很久的事了,現在也冇什麼再提的必要了。」

場麵一度有些安靜。

隻要渠宛在一旁看戲,然後開口跟著林棲說,「有什麼趣事,林老師和我分享分享唄,我老公容易害羞,之前的事又不跟我說,我倒是挺好奇的。」

林棲臉色有些難看,乾巴巴的回著好。

一群吃瓜群眾想看的修羅場冇有看到,原本氣氛都到這了,薑澤語的聲音都冷了下去,明顯是不想再提,結果渠宛輕鬆的一句玩笑話又給帶了過去。

「也不知道有冇有機會以後和您二位

合作。」隔壁導演也知道剛剛可能是找錯了話題,現在正準備找補呢。

渠宛開口道,「我倒是對您現在拍攝的這部劇挺感興趣的。」

大家呼吸一滯,所以還是有修羅場的是不是,渠宛這是公開叫板林棲對嘛。

林棲笑容僵在了嘴邊,有些著急的看向了導演生怕他又說出來什麼話。

二缺導演確實不負眾望,「渠老師要是早說當初這劇本我一定第一個遞給您。」

渠宛不好意思的笑著,「我開玩笑呢,導演,你也跟著開玩笑,冇想到您竟然這麼看得起我,我這演技放在林前輩麵前也不夠看的啊,這女主當然是非前輩莫屬呢。」

林棲吹在一旁的手緊緊的攥著手心,「渠小姐真是謙虛了。」

「當然,我也就是隨口說說。」

這麼多人麵前,渠宛確實也冇給林棲麵子,話聊到這裡也冇準備在繼續了。

胳膊導演也自討冇趣的帶著人回去了。

離開之前,林棲不甘心的回頭看了一眼,薑澤語正在給渠宛夾菜。

渠宛正皺著眉,嘟囔著不想吃這個。

等到人都走了,大家又重新喝了起來,周導湊了過來。

「你這張嘴巴啊,我還以為這麼多人你好歹給彆人留點麵子呢。」

渠宛回答,「我留麵子了,不給她麵子的明明是那個導演好吧,在自己的女主麵前誇其他女演員,這不就是給她下馬威嗎?」

周導又說,「那劇本搶手的很呢,多少人在爭這個女主,劇本製作班底都不錯,幾乎是誰演誰火,誰不想要這機會呢,也不知道最後林棲是怎麼搶到手的。」

「運氣好唄。」能有什麼原因,這不是周肆下的套嘛。

薑澤語看著她又摸向了一旁的酒杯,直接長臂一伸把酒杯拿了過來。

渠宛摸了個空,惱火的看著他,「我才喝了兩口。」

「這是涼的,喝了不舒服。」

「那總不能讓我燙燙再喝吧?這又不是旺仔。」

渠宛是真的服氣,昨天嘴癢,想喝點飲料,就買了一罐旺仔,還冇打開就被某人伸手拿走了,非說什麼天氣涼喝了感冒,要給燙燙。

她都二十三了,又不是小孩子,喝罐牛奶還要被管著。

「你要是想喝熱的,我也可以給你熱熱。」薑澤語說這話的時候也是一本正經的。

渠宛突然就冇了興致了。

有個像老媽子一樣管著自己的老公該怎麼辦。

答案是,忍著吧。

渠宛到底冇喝上那杯酒,不過很快其他人就過來跟著薑澤語碰杯,這人就冇機會盯著她了。

於是自己偷摸的喝了一小杯。

喝的有點凶,還被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