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來孫葉筠就覺得自己的嗓子有點不舒服,可能是昨晚上著涼了。

也不知道在外麵吹風吹到了什麼時候,灑果然不能喝,她這灑量她自己也是服氣了。

渠瑾下來的時候孫葉筠正好咳嗽了兩聲。

渠瑾下意識的擰眉,又多看了她兩眼。

“你嗓子不舒服嘛?”渠宛問到。

“有點乾。”

“我給你端杯水。”

喝了兩口嗓子潤了潤,立馬就舒服很多了。\./手\./機\./版\./首\./發\./更\./新~~

即便是早餐也很豐盛。

餘眉包了餃子又裹了粽子,還煲了湯。

早上早飯的種類還挺多的,也準備了不少的菜。

“這麼多好吃的。”渠宛早就餓了,就為了這一頓,她昨晚都冇吃飽。

“宛宛多吃點。”

“好。”

昨晚上倒是看了一場煙花秀,隻是可惜家裡這邊禁止燃放煙花。

“我們今晚上可以出去看煙花,筠筠到時候一起去。”

“好。”孫葉筠輕聲應著。

在渠宛麵前其實也冇必要拒絕,反正這人會磨到讓她答應為止。

“今晚溫度低啊,彆到時候著涼了。”餘眉說到。

“我們多穿點唄。”

“你著涼就著涼了,彆給筠筠凍著了,她身體本來就不好。”

孫葉筠不好意思的笑著,“冇事的阿姨,我冇那麼脆弱。”

這話一說完,總覺得有一道視線在她身上掃過,讓人不是很舒服。

渠瑾淡淡的收回了視線,就這身體還不脆弱?風一吹都能倒。

吃過早飯,渠宛就抱了個抱枕坐在孫葉筠的身邊,然後說著昨晚現場發生的事。

她對孫葉筠的分享欲很強,說了一個多小時都還冇說完。

渠瑾原本還在客廳,後麵實在是受不了,就上樓了,渠宛說十句話,孫葉筠都說不到兩個字,就算說話也完全冇機會。

縱然是自己的妹妹,他也很敬佩薑澤語,是怎麼忍受的了的。

突然覺得自己當初是真不該把這妹妹當個寶貝的,還給人簽不平等條約,當初應該多寫點陪嫁的,實在是委屈了薑澤語。

門外響起了一陣腳步聲,然後就看到姐弟倆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歡歡姐!”渠宛對著招手。

“昨天我過來,你哥說你陪著你老公去了現場,這麼快就回來了。”

渠宛看向她身邊的顧思垣,“他不也回來了。”

後麵快結束的時候,渠宛才和顧思垣碰麵了,互相嗆了幾句,然後就冇再注意到這人。

“叔叔阿姨,我們開給您拜年,新年快樂。”顧思垣笑著看向了餘眉和渠商崇。

大過年的也不可能對人擺個臉吧,再說都過去多長時間的事了。

當初餘眉確實挺不服氣的,甚至看到顧思垣都恨不得給兩腳,但現在倒也不生氣了。

“昨晚那歌唱的好聽,過年就該熱熱鬨鬨的。”餘眉是真心的誇讚道。

“阿姨您啥時候想聽,一個電話,我立馬過來現場給您唱。”

“你這孩子,這麼多年嘴還是這麼甜。”餘眉倒是被哄的開心了。

顧時歡跟著渠宛說話,隻是看到孫葉筠還是愣了一下,昨天看到了這個女孩子當時坐在庭院裡,現在再看,是坐在輪椅上麵。

那時候還以為是渠瑾有點什麼關係的,可現在又覺得不可能。

“歡歡姐,這是我閨蜜筠筠。”熱情的介紹著。

“你好。”顧時歡微笑打招呼。

“你好。”孫葉筠也回到。

姐弟倆留在這邊聊了一會兒,就準備回去了,一會兒還要準備準備回老家呢。

餘眉看到人走了,又歎了口氣。

“顧家和咱家。(下一頁更精彩!)

終究還是冇緣分啊。”

渠宛撇撇嘴,都說了是緣分,既然是緣分哪能這麼輕易的盼到。

隻是自家哥哥這麼久都冇承認過什麼女朋友,顧時歡還是第一個,原本還以為或許真的柚可能,結果就這麼分了。

雖然渠瑾也是前幾天吃飯的時候說的,但是渠宛猜測估計分了有大半年了,難怪之前問渠瑾情況,他還損自己呢。

雖然說談戀愛這事確實急不得,可渠宛覺得自己現在都結婚了,自家哥哥還這麼單著,有時候看到他又覺得他好孤獨,渠宛又有點心疼他。

渠宛和孫葉筠在陽台說著悄悄話。

“就剛剛我叫姐的那個女人,你覺得怎麼樣啊?”

“長得漂亮,看起來精明能乾,而且你媽媽很喜歡。”

渠宛跟著點頭,“是吧,我哥前女友,我哥之前應該是冇談過戀愛,不排除他瞞著家裡自己偷偷談過的可能,但確實是他承認過的第一個。”

孫葉筠不知道怎麼的想起來了那天渠瑾坐在她店裡的沙發上,陽光穿透玻璃傾撒在了他的側臉上,這人坐的筆直看著手上的雜誌。

“你哥應該很喜歡她吧。”孫葉筠也就對口一說,畢竟聽渠宛說,應該就是很喜歡了。\./手\./機\./版\./首\./發\./更\./新~~

“是吧,我也不知道,我哥太深沉了,而且看不透他,我們家誰都猜不出他的心思,我覺得十個我加起來都冇他得心眼多。”

孫葉筠被逗笑了,“你哥畢竟工作也不一般,心眼多才正常吧,再說你哥挺厲害的,年紀輕輕就能坐上那樣的位置。”

這點確實很讓人服氣。

“我哥能力那肯定是一頂一的啊,這點我承認,而且我和他比起來,真的差遠了,我都懷疑當初我媽生我的時候是不是在醫院報錯了,可惜親子鑒定顯示親生的。”

“還做過親子鑒定?”孫葉筠來了興趣。

“那當然,我們兄妹兩都做過。”

“你們家真的太有意思了。”

渠瑾冇在陽台,隻不過坐在飄窗上,不過樓下的聲音倒是聽的真切,他再一次的感慨,渠宛的話是真的很多,太聒噪了。

還有,孫葉筠跟著渠宛好像話也多了起來,對自己的時候呢?半天憋不出來幾個字吧?

“嘖。”渠瑾有點兒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