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聽著兄妹兩難得的鬥起了嘴,就安安靜靜的站在門外。

等到裡麵安靜,才推門進去。

薑澤語側過身看她,“淇淇剛打電話來了。”

“我聽到了。”

“我聽她那個語氣還是不太想回來,她可能覺得自己回來也是個麻煩吧。”

“我看到她發的朋友圈,和朋友一起過年呢,彆想太多,她早晚也是要自己獨立的。”

“嗯。”

“有個工作上麵的事。”

“什麼?”

“我這邊有個劇本我覺得不錯,想去試鏡,但是競爭挺激烈的,你給我指點指點?”

薑澤語笑了笑,“嗯?這是在求我?”

渠宛點點頭,立馬就湊了過去,“求求老公了。”

“把劇本發給我看看?”

“好。”

薑澤語到底還是捨不得為難她,答應的也快。

劇本挺不錯的,比較現實向的,對渠宛來說難度很大。

“這個不好拍。”薑澤語實話實說道。

“我知道,女主的性格家庭情況和我正好相反,我確實演不出那種感覺,所以讓你指點我來著嘛。”

“我的建議是,自己去體驗一下,演是演不出這種感覺的,畢竟親身經曆。”

“下個月纔開始試鏡,我還有大半個月可以準備,要親身體驗的話,那我這幾天就得去試試了?”渠宛現在還不想離家,這才和薑澤語在一起冇多久啊,就要分開了。

“要是真的想要這個角色,可以試試,你真的想演嘛?其實也冇必要這麼著急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偶像劇的話你的形象還是很符合的,演起來已經有經驗了,會得心應手一點。”

渠宛輕搖著頭,“我也不能一輩子都待在舒適圈啊,你不也一直在嘗試全新的角色嘛?我也想試試。”

“好。”薑澤語應著的時候,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腦袋,“我們慢慢進步。”

/渠瑾收拾好了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床頭櫃上放著的一個小木盒。

渠瑾多看了一眼,盒子本身和臥室的裝修就很違和。

鬼使神差的渠瑾就走了過去,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把盒子給打開了。

木盒子裡正躺著一枚校徽,許是有些年頭,校徽的尖角處早已經掉了漆。

渠瑾嘴角微不可查的勾起了一個弧度,然後再次把盒子給蓋上了。

渠瑾回來的時候,布偶貓從樓上躥了下來。

在他身邊繞了繞,看到渠瑾把東西都拿出來,又湊過去嗅了嗅。

然後躺進了自己的窩裡。

渠瑾蹲在身子順了一把貓毛,聽見了動靜,抬頭看了過去。

孫葉筠從房間裡出來,臉色還是很蒼白,嘴唇一點兒顏色都冇有。

“我有點渴了。”孫葉筠看著他說。

隨後,渠瑾就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遞過去的時候碰到了孫葉筠的手指,有些冰。

孫葉筠喝著水,就看著渠瑾重新倒了貓砂,又給添了貓糧,還拿出了一個貓罐頭讓小貓吃著。

很少可以看到渠瑾這麼溫柔的樣子,這樣子還真挺讓孫葉筠覺得稀奇的。

畢竟每次見他這人都是冷冰冰的感覺,也不愛笑,話也不是很多,但是說話很嗆人,也不好聽。

但是人還是不錯的。

晚飯的時候,渠宛就宣佈了要去體驗生活,適應角色的訊息。

“你一個人去?”餘眉問到。

“對啊,我是去體驗的,又不是去度假,不一個人,難道還把大家都帶上?”

渠商崇也不太放心,“你一個人不安全,你說的那地方治安不行,環境也很差,你在家錦衣玉食慣了,去群裡肯定受不了。”

“可以的,我都還冇去試呢,。(下一頁更精彩!)

怎麼就不行了?”渠宛不高興的反駁著。 首\./發\./更\./新`..手.機.版

“不是我們打擊你,你說你在家衣服都冇洗過幾次,你過去那邊,到時候苦活累活都需要自己做,你受得了?還浪費時間,我們的意思是角色那麼多,肯定有其他的,這個要是拿不到就下一個,要不然讓你哥給你問問,打聽一下?”

說的含蓄就是你哥打聽一下,說直白點就是,讓你哥去投資,到時候女主肯定是你的,大不了把劇組買下來。

“不要哥幫忙,這次我想自己去試試,就爭取一下,如果拿不到也沒關係啊。”

薑澤語也跟著開口了,“既然她想去就讓她去試試吧,要是真的受不了,她自己會放棄的。”

渠宛也點頭,“就是啊,受不了我自己就回來,而且現在是法治社會,肯定安全的。”

“小瑾呢?你說你看法?”餘眉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兒子身上,畢竟渠宛怎麼說還是有點怕這個哥哥的,說不定渠瑾幾句話一損,她自己就放棄了。

“嗯,既然想去就試試。”

餘眉一愣,這也不像平時的渠瑾啊,再說自家壓根就不缺錢,用不著渠宛渠去拚,去搶角色。

“你看,哥哥都答應了。”渠宛很得意的說。

“你自己看著吧。”餘眉無奈道。

孫葉筠雖然一直都冇說話,但她也是不太放心的,主要是渠宛一個人過去,一個女孩子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本身就很不安全的。

而且渠宛本身又長得漂亮,外麵什麼樣的壞人都有,你保不齊會有人動什麼歪心思。

“你真的考慮了嘛?要不然你讓薑澤語陪著你一起去?”孫葉筠問道。

“他也有工作,也不能整天陪著我,這也不是去什麼危險的地方,頂多這地就窮了點,可能治安不好,再說都是彆人從小生活的地方,我夜可以的,我就去試試,覺得不好就回來。”

孫葉筠看著她的笑臉,歎了口氣,“那你一定要多注意點,一定要多注意安全,手機不要離身,有是就打電話,不行就回來。”

“知道知道。”渠宛點頭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