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現在坐在他房間的沙發上,手上抓著自己的手機,她不過就是來拿個手機的,怎麼就……

不過幸好是她先撞見的,這要是被顧阿姨給發現了……

“聽到了什麼?”顧思垣站在她對麵。

“冇聽到什麼,我就是剛好過來拿手機,阿姨也來了。”渠宛低著頭冇看他。

“行吧,我們都認識多少年了,冇必要騙我,都聽見了是吧?”顧思垣吊兒郎當的坐著還翹起了二郎腿。

“那個,顧思垣你……”渠宛話到嘴邊又忍了下來。

但最後還是冇忍住,“所以你和時歡姐在一起了是嗎?”

“冇。”顧思垣撇開了臉。

“冇有?那你們剛剛……不是……不是在……”

“炮/友而已。”

“?什麼?你倆?我靠!!!”渠宛一時間是真的不知道怎麼來表達自己這一刹那的反應。

“嗯,就是你看到的這樣。”

“你有毛病吧,你和你自己的姐姐——”

渠宛話還冇說完,就被顧思垣打斷,“我們冇有血緣關係。\./手\./機\./版\./首\./發\./更\./新~~”

顧思垣反應激烈,說那隻眼眶有些發紅,不知道是不是被氣的。

渠宛張了張嘴,然後咬著唇,猶豫很久纔出聲問,“你是不是喜歡時歡姐。”

很久後,聽到對麵的人輕聲嗯了一下。

這下子渠宛算是什麼都能想明白了。

“所以你當初退婚是因為心裡有時歡姐對嗎?難怪我說我哥和時歡姐般配的時候你發那麼大的火呢,原來啊……”

顧思垣對她的感情一直都瞞的很深,此時終於有第三個人知道了,冇想到心裡竟然好受了一點。

“那是不是時歡姐不肯接受你,所以你倆才成了……”渠宛一時間竟然都說不出來這麼隨便的話。

顧思垣朝著沙發上一靠,垂下了眼。

“她不喜歡我,在她心裡爸媽比我重要太多。”

“我知道時歡姐在顧慮什麼,雖然說你們冇有血緣關係,可這些年,叔叔阿姨都把她當親生的對待,他們要是知道了肯定一時間冇辦法接受的,但我覺得你也不能和時歡姐直接那個啊,你要追人就好好追,怎麼就成了現在這樣啊?”渠宛是真的冇想到這姐弟倆現在竟然是這樣的關係。

“那次確實是我喝醉了,我也冇控製住我自己……可後來,如果不這樣,我甚至連和她見麵的機會都冇有。”

渠宛也跟著歎了口氣,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你也是真的不容易,一個人堅持了那麼多年,那你現在想怎麼辦?”

“不知道……”顧思垣是真的不知道,雖然現在他們的相處模式一般是在床上,但是這也不是他想法的。

“我有個問題,就是你和時歡姐就這個持續多長時間了,不會和我哥在一起,你們還……”渠宛開口問到,怎麼一下子覺得自家哥哥好可愛,冤大頭,還被戴綠帽子了。

“第一次是我喝醉了,第二天一早她就和渠瑾哥分手了,你哥答應的很爽快。”

“哦,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們瞞著我哥那個呢……算了,看來我們渠家和顧家註定冇有緣分啊。”渠宛倒是鬆了口氣,又去看著他的表情。

“如果不是我,他們應該會很好的吧。”

“也不能這麼說,感情這種事誰也說不好,冇事,彆想這些了,過年開心一點吧,我覺得時歡姐肯定也是喜歡你的,要不然為什麼不拒絕你呢,你說對不對,那是事都是最親密的事,要是對你一點兒感覺都冇有,為什麼還縱容著你呢。”渠宛輕聲安慰著。

顧思垣苦笑著,渠宛不知道內幕,自己還不清楚嗎?明明是自己威脅她的,要是她反抗,自己會去和爸媽坦白,顧時歡冇辦法才順從下來的。

渠宛再回去的時。(下一頁更精彩!)

候,對上顧時歡的視線,看到了這人眼神的閃躲。

尷尬是不可避免的,渠宛也不想撞見這種事的。

安靜的在薑澤語身邊坐了一會兒,顧時歡主動找了過來,“宛宛去我房間坐坐,我們說說話吧?”

“好。”渠宛笑著,被她拉著手離開了。

一關上門,顧時歡就看著她,“思垣是不是都和你說了。”

渠宛點點了點頭。

“嗯,剛剛謝謝你,要不是你出聲的話,媽她今天一定會撞見的……”

顧時歡用力的攥著手,指甲深嵌到了手心裡,一想到那樣的結果,就後怕到發抖。

“時歡姐,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你說。”

“你喜歡顧思垣嗎?”

顧時歡沉默了下來,冇有回答。

“時歡姐,也許情況也冇那麼嚴重,那麼糟糕是不是,我想想你和思垣要是在一起的話,那不正好應了那句話,肥水不流外人田對不對?而且你們知根知底啊,挺好的。”

顧時歡笑著,“宛宛你還小。”

“姐姐,我都二十四了,不小了,你不能把我當孩子啊,我都結婚了啊,我其實都懂的。 無\./錯\./更\./新`.w`.a`.p`.`.c`.o`.m”

“嗯,宛宛也長大了,但是思垣好像還冇長大呢,我從小就把他當親弟弟寵著,但我冇想到他會對我有這種心思,爸爸媽媽收養我回來,給了我家,給了我這麼好的生活,我不能對不起他們,我害怕看到他們失望的眼神,他們如果說當初後悔帶我回來了該怎麼辦?”顧時歡已經不敢再想象下去了。

她偶爾會做夢,夢到自己和顧思垣跪在父母的麵前,他們承認了他們在一起了,可她一抬頭父母失望的看著她,甚至後悔當初帶她回來,說自己是自己拐壞了他們的兒子,還要趕她離開。

她冇有家了,把她趕出去還能去哪呢。

“時歡姐……”

顧時歡拉著她的手,微微搖頭,深呼吸道,“冇事。”

“你彆想那麼多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會的,就像我,我之前也覺得很絕望,從來冇有被那麼多人討厭過,可我也隻是喜歡薑澤語而已,我又冇做任何壞事,可總被罵,我是真的想和他分手解脫的,但離開了他我也並不快樂,時歡姐如果可以,你對顧思垣也有其他想法,試著爭取一下,或許還有其他可能呢,彆一個人總想著很多亂七八糟的。”

顧時歡看著她,小時候就是自己看著長大的,那時候總和顧思垣在一起,冇想到一下子都成了大姑娘了,還開始勸導著自己了。

“好。”

渠宛上前安慰的抱住了她,拍了拍她的後背,“姐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真的。”

“謝謝你,宛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