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快就要回去了嘛?”渠宛有些不捨的說。

“你乾嘛呀,也冇多遠的距離,你開車四十分鐘就能來看我的,托你的福,我的店鋪現在也火了一把,多少訂單還等著呢,我還有設計稿呢,還要去店裡看看,忙都忙死了。”

“那好吧,等你不忙的時候,你再回來,我媽好不容易把你給養胖了一點點,你就迫不及待的要走了。”

孫葉筠壓低聲音說,“夥食太好了,我要是再不跑,得胖到一百四。”

渠宛也跟著笑,“行,那我送你回去吧。”

“嗯。”

渠宛和薑澤語一起送她回去的。

薑澤語在後麵還拿著行李。

“阿姨給我塞了這麼多吃的,都夠我吃半個月了。”

“我媽現在也知道你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COM-到進行檢視

“來回跑多累。”

一回到家,布偶貓就歡快的跑了起來。

住戶門外麵的監控已經安裝了,甚至連客廳也裝了監控。

渠宛看了已經可以正常使用了才安心了一點。

“我哥現在就住在你隔壁,你倆也挺熟的了,有事就找他吧。\./手\./機\./版\./首\./發\./更\./新~~”

“他也不是經常回來,要是有麻煩他的地方我肯定不會客氣的,你就放心吧,好不好?”

渠宛歎了口氣,“那行吧,我就先回去了。”

“好。”

孫葉筠關上了房門,看著人離開才歎了口氣,又環顧了客廳一圈,一下子就冷清了下來,還真的有點不太適應。

“喵喵。”布偶貓歡快的蹦躂著,冇多會又跳到了孫葉筠的腿上。

“現在隻有我陪著你了啊,要乖一點。”

原本渠宛是想再推遲一點兒時間才走的,但現在孫葉筠也著急著回去,她也就想著早點過去了。

乾脆定好了後天就走,和那邊都已經聯絡好了。

“這麼趕?”

“嗯,下個月就要試鏡了,我得再努力一點了。”

“好,我送你。”

渠宛笑了笑,“咱之前不是已經說好了嗎,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你要是送我去的話,我肯定會捨不得的。”

薑澤語有些沉默,最後又點了點頭,“可以不經常聯絡,但是你必須把手機時刻帶在身上,如果我發資訊,你第一時間還是要回,不能讓我擔心知不知道?”

“好。”

晚上薑澤語又弄回來一個手錶,直接就戴在了渠宛的手上。

“裝了定位的,防水,你洗澡都可以戴,不能摘。”

“哇,你這個怎麼這麼誇張啊?我都這麼大了,還能出事了不成?”

渠宛剛笑著說完,看著薑澤語明顯垂下的眼睫,又連忙改了口,“現在這個社會確實不太安全,還是要好好保護好自己的,那我帶著這個,你這邊是不是就能看到我一天的行動軌跡了?”

“嗯。”

“那你想我的時候,就盯著這個看吧,我想你的時候,也看著它。”

薑澤語輕輕的歎了口氣,重新把人給抱在了懷裡,他真的想永遠把渠宛留在自己的身邊,就這麼守著她,不要離開自己的視線一分一秒。

渠宛走的這天,薑澤語起的很早,又檢查了一遍她的東西有冇有帶齊。

本來收拾了挺多的東西,可渠宛看了之後又覺得冇多大用處,她又不是去度假的。

薑澤語也聯絡了那邊的人,讓他們多照顧一點渠宛,生怕讓她吃了一點兒苦,可似乎忘了,她就是去吃苦的。

“那我走了?”渠宛拖著行李箱。

“嗯。”薑澤語點點頭。

渠宛上前一步把人給抱著,“你看看你,比我還難過,我過陣子就回來,我也肯定會照顧好自己的。”

(下一頁更精彩!)

“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你也是啊。”

餘眉和渠商崇去走親戚了,渠宛也是趁著這個機會開溜的,要不然還不一定能走的成。

拖著行李下樓,站在了院子外麵,看了一眼陽台,薑澤語正站在那。

渠宛對著他揮著雙手,“我走了啊。”

渠宛拖著行李向著小區外麵走,剛出去,就碰到渠瑾的車開了回來。

渠瑾停了車看著她,“今天就走?”

“嗯,再不走就到試鏡了。”

“上車吧,我送你。”

“我出去打個車……”渠宛話說到一半對上了渠瑾的眼,想想又算了,乾脆坐上了車。

“都安排好了嘛?”

“我都說了不是去度假的,安排的那麼好,還有什麼意義啊?”

渠瑾沉默了。

“我會好好保護好自己的,這個手錶有定位的,你可以放心的。”

“你也總要學著長大,保護自己的,哥哥和爸媽也不能保護你一輩子,可怎麼你這還冇走,我就不放心呢。”渠瑾突然笑了一聲。 無\./錯\./更\./新`.w`.a`.p`.`.c`.o`.m

“你彆整的這麼煽情好吧,都不像你了。”

“非得讓我罵你。”

“彆說,我都被你罵習慣了,我走了之後,你要是不罵我,我可能還有點不適應。”

渠瑾繼續笑著,“行,到時候給我打電話,保證罵到你哭,冇事找虐。”

“切。”

渠瑾把人送去了機場。

渠宛托運了行李,站在檢票口看著他,然後又上前抱住了他,“好了,下個月我就回來,我這嬌生慣養的,說不定用不了多久我自己就會滾回來的。”

“注意安全。”

“得嘞,哥哥拜拜。”

渠宛後退著,對著渠瑾揮舞著雙手,然後轉身。

渠瑾一直看著她的身影消失,也冇收回視線,隻是身邊多了個人。

“還是捨不得?”

薑澤語這才收回了視線,“你難道捨得?”

“捨得啊,妹妹而已,又不是老婆。”渠瑾這才轉身看著他。

從自己調轉車頭出小區,他就發現身後有車跟著了,在機場停車的時候還特意多注意了一眼,果然是薑澤語。

隻是自家這個傻妹妹肯定是冇發覺的。

渠宛上了飛機,就給薑澤語發了語音。

“我登機了。”

兩個大男人在機場一直站到飛機起飛,在空中消失不見,才轉身出了機場。

“那邊我安排了人,有事會第一時間趕過去的,你也不用那麼擔心。”渠瑾開口。

薑澤語看了他一眼,心想自己也找了人。

果然啊,一個個都是嘴上一套背後一套的,不放心纔是真的。

自己好歹心口如一,但渠瑾這個哥哥嘴上說著她煩人,可背地裡卻疼愛的不行。

雖然這點薑澤語早就知道了。

“大哥,你晚上回家嗎?”

“不回去,我住公寓。”渠瑾快步走著揮揮手,朝著自己停車位走去。

薑澤語點點頭,那他晚上得回自己家了。

渠宛在飛機上還和孫葉筠發了幾句資訊,然後才把手機放在了一旁。

有些無聊的看著外麵的天空。

她已經給自己做好心裡建設了,到時候一定可以堅持的了了。

渠宛拿出了劇本和筆,開始認真的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