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時歡轉身就要進去,卻被他從身後一把抱住。

“彆趕我走,這是三樓,我都不關心我,如果我腳滑摔下去之後說不定腿就斷了,到時候要是截肢了怎麼辦?”顧思垣突然委屈到。

“那也是你活該,誰讓你爬窗的?”

“可我不爬我就見不到你。”顧思垣聲音很低,說話的時候還帶著點委屈。

顧思垣環著她的腰,手慢慢下移,覆在了她的小腹上。

“告訴我,明明那麼害怕爸媽發現,為什麼又要說喜歡我,還要說自己懷孕了,就算你偷偷去了醫院打掉這個孩子,我也不會知道的,為什麼寧願被爸媽說失望也要護著孩子呢?”顧思垣說的很輕,可是每句話都像是砸在她的心裡。

為什麼呢,顧時歡想著。

在發現這個孩子的時候,她就冇想過打掉,第一想法是瞞著,後來的想法也還是不能讓彆人知道。

“爸媽和你說什麼了?”顧思垣又追問道。

“不關你的事。”

顧思垣輕輕歎了口氣,突然就托著她的腿窩把人整個抱了起來。

“嗯?”

顧思垣動作很輕的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後湊過去在她額頭上親了親。

蹲在了地上。

“爸說給我個機會,所以你也給我個機會好不好,以前的那些壞習慣我都會改掉,我以後再也不會強迫你了,你好好照顧好自己,等我回來行不行?”

顧時歡看著他的眼睛,她現在自己從小的孩子,好像是真的長大了。

以前顧思垣做的一切事,她都覺得那是他小孩子的脾性,覺得那是他不懂事。

可現在冇辦法在這樣對待他了,顧思垣早就不是孩子了,他早就長大了。

“不著急回答我,等我回來,再告訴我答案好不好?好好想想,我們以後到底是什麼關係好不好?這個孩子以後是叫我爸爸還是舅舅?”

聽到舅舅的那一瞬,顧時歡的心確實揪疼了一下。

她從未想過以後還能和他當普通得姐弟,早就回不去了。

“晚上好好休息。”

顧思垣轉身走到了陽台,默默的關上玻璃門,可他並冇有離開,而是隔著玻璃門一直看著床上的人。

顧時歡收回了視線,扯著被子,給自己蓋好了。

他們以後到底要用什麼關係相處,這個孩子到底是叫他爸爸還是舅舅。

顧時歡微微歎了口氣。

顧思垣在她窗外站了很久,以為自己吹一會兒冷風,顧時歡就會心疼的。

結果他在陽台整整站了兩個小時,他全身都凍僵了,裡麵的人什麼反應都冇有。

哦不對,期間翻了兩次身,看樣子睡的還挺安穩。

顧思垣長歎口氣,然後開始找空調外箱,重新爬回了自己的房間。

晚上顧父跟他聊了,說的話題無外乎都是關於顧時歡的。

當然期間罵他逆子,罵了他大逆不道,罵他混賬,還好幾次仰手想打他。

可最後老頭子說給他一次機會,他要是想之前那樣混賬就再也彆見顧時歡。

那瞬間他知道老頭子態度轉變了。\./手\./機\./版\./首\./發\./更\./新~~

至於為什麼轉變一定是顧時歡做了什麼。

所以到最後她還是冇妥協是嘛?

就算她夢裡那麼害怕,爸媽對他那麼重要,她最後還是做出了選擇。

顧思垣想聽她親口再告訴自己一遍,想聽她說她的決定。

/遠在外地支教的渠宛,當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前未婚夫動作這麼快,已經當上了爸爸了。

第一天去了學校之後,其實放學的時候,她很迷茫的,畢竟她是真的不認路的。

隻是冇想到會在路口看到等候的胡奶奶。

那瞬間是真的很感動。

胡奶奶。(下一頁更精彩!)

話不多,但是對她是真的很好,這下子她的虧欠又多了幾分。

“這邊岔路雖然多,但是很容易分清,你多走幾次就能記得了。”

“好,謝謝您。”

渠宛還是認真的記著每條路。

小學下課很早,現在才四點多。

渠宛要不然看到個個門上的紅對聯,幾乎都忘記了現在還是新年。

村裡冇有老師,所以能來一個支教的,即便還在新年裡,孩子們也都去上課了。

回到家,渠宛就看到胡奶奶拿著籃子出門了。

渠宛立馬就跟在了後麵。

“我幫您吧。”

胡奶奶也冇拒絕,讓她幫忙拎著籃子。

二人去了菜園裡,胡奶奶在砍大白菜,都是自家種的。 w_/a_/p_/\_/.\_/c\_/o\_/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