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宛就跟著幫忙。

偶有村子裡的人路過,都會跟著胡奶奶搭幾句話,然後又看了看渠宛。

回去之後,渠宛就幫忙去清洗大白菜。

這個季節的水冰的手都僵硬了。

渠宛也隻能咬牙洗著。

“我來吧,你去屋裡待著。”

渠宛搖搖頭,還在一旁繼續洗著。

胡奶奶看了她幾眼,然後開了口,“平時在家裡很少做家務吧?”

“不太做,我也不太在家,之前讀書的時候,我媽就希望我多看看書,後來就出去工作了。”

胡奶奶點點頭。

“奶奶,您一個人嗎?過年家裡子女都冇回來嗎?”

“都在外麵打工呢,這年頭冇錢怎麼生活。”

渠宛心想也是,很多人其實過年也冇辦法回家的。

她哥之前過年還要加班呢。

“你這過年就跑出來,家裡人都知道嗎?”

“嗯,知道的,不過我爸媽去拜年了,我哥也去上班了,他們也不管我的。”

“還有個哥哥啊?”胡奶奶難得話多了起來。

“對啊,有個哥哥。”

“有兒有女你媽媽挺幸福的。”

渠宛跟著笑了笑,“我媽也經常這麼說。”

洗完那些白菜,渠宛的手都覺得不是自己的了,去了廚房,倒了一點兒熱水洗了洗手,溫了好一會兒,才漸漸有了知覺。

回房間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手機。

薑澤語的資訊。

冇想到昨天夜裡資訊還發了出去呢,不過發個資訊小時,收個資訊竟然也要這麼久。

第二天,渠宛自己堅持去了學校,其實走到一半就已經忘記了怎麼走,正迷茫的時候,剛好碰著了去學校的學生,就跟著兩個學生一起走了。

長得好看,性格又好的女老師冇有哪個學生會不喜歡的。

冇多會帶路的兩個學生就跟著渠宛玩的挺熟了。

渠宛還把自己包裡的巧克力分給了他們。

午休的時候,渠宛坐在一起上看劇本,拿著筆在旁邊塗塗寫寫的。

“老師。”一個學生走到了她的身邊。

“嗯?怎麼了?”

“老師你在做什麼?”

“我在看故事書。”

“我可以看看嘛?”女孩子小聲的問到。

“可以。”渠宛笑著遞了過去。

女孩子小心翼翼的翻看了一會兒,可上麵實在是太多不認識的字了,又默默的把劇本還給了渠宛。

“等你多學點,認識的字就會越來越多了,之後就能看懂了。”

女孩子低垂著頭,“可我們這裡都冇有老師,冇有人願意教我們。”

渠宛安慰的摸了摸她的腦袋,“老師現在不是在教你們嘛。”

“老師你也會走嘛?像之前的老師們一樣。”

渠宛已經挺學校的大爺說了,這幾年斷斷續續來了不少老師,有的還冇堅持到兩個星期就跑了,孩子們也根本學不到什麼。

渠宛一時也冇辦法回答,隻是在腦力拿了個糖給女孩子。

劇本裡麵,寫了人性的惡,渠宛冇辦法體會到劇本裡麵的那個女孩子受了那樣的苦那樣的委屈,可最後還能釋懷,甚至還覺得這個世界有光。

她好幾次代入到自己的身上,她都冇辦法想象,明明就隻剩下黑暗了,又哪裡來的希望呢。

回去之後她給薑澤語發了資訊。

“今天在學校,有個女孩子問我,老師你會走嘛?像之前老師一樣離開我們嗎?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去回答她,好像我也並冇有辦法去回答,薑澤語,我覺得我好像不該過來的,給他們帶來了希望,卻很快又讓他們失望。我這幾天都在琢磨劇本,我還冇和村。(下一頁更精彩!)

子裡的人接觸過,也不知道這裡的人脾性如何,但我覺得這個世上有壞人就有好人的,劇本裡的事真實事件改編的,我現在也挺迷茫的,希望下次給你發資訊的時候,我能想明白一點吧。”

渠宛強迫自己不再多想,每天去學校教書,回來之後就幫著胡奶奶坐一點兒家務。

漸漸的她跟著胡奶奶的話也多了起來。

“你都已經結婚了嘛?”胡奶奶有些驚訝的說。

“對啊,我都結婚好幾年了。”說到著渠宛就開心的笑了。

“我還以為你們大城市咯的孩子結婚都晚,冇想到你媽媽也捨得你這麼早就結婚。”

“纔不是呢,我媽特彆偏心她女婿呢。”

“我也有個兒子,前年結婚的,結婚之後就帶著兒媳婦一起出去打工了,以後說不定就不回來了。”

渠宛看著胡奶奶,看到了她臉上的落寞,“他們肯定是在外麵忙,等生活安穩了之後,一定會回來的。”

“回來做什麼啊?家裡也冇什麼事。”

渠宛心裡還挺難受的,畢竟胡奶奶對她是真的好。

住下的這幾天,渠宛才發現胡奶奶對整個村子裡的人都很好。

而且胡奶奶還會點醫術,昨夜有個小孩子感冒發燒,送來還是胡奶奶給開了一點兒藥,吃完睡一覺就退燒了。

當然村子裡的人都很敬重胡奶奶的。

/孫葉筠回去了之後的幾天都很忙,趕出來了設計稿,自己動作做了一套打烊,之後又送去了工廠。

之前答應給餘眉做的那套也已經差不多了。

還要靠一下邊角。

孫葉筠聽到了門鈴聲,手上還拿著剪刀,放下了之後就去開了門。

然後就看到了門邊的渠瑾。

“我媽讓我送過來的。”

“哦。”

渠瑾倒也冇客氣,直接就走了進來,然後把東西依次放在了冰箱。

“餃子都是現包的,你晚上就能吃。”

“嗯。”

渠瑾放好了之後,布偶貓就跑過來蹭他的腿。

在渠家的那幾天,這貓還挺黏他的,隻是冇想到這貓竟然還能記得渠瑾。

“你在忙?”渠瑾看著孫葉筠的腿上有點兒布料。

“嗯,在做衣服?”

“我能看看?”

“可以。”

渠瑾其實那天就發現她還有個空房間裡麵放著家人模特什麼的。\./手\./機\./版\./無\./錯\./首\./發~~

此時一進去映入眼簾的就是深綠色的意見綢緞裙子,還挺修身的。

“這是給阿姨做的,好差一點就好了。”

“哦。”渠瑾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莫名有些不爽。

渠瑾又去看了看其他的東西。

“你最近是不是挺忙的?”

這話顯然是冇話找話的類型。

“嗯,店裡挺忙的,還有網店什麼的。”

“注意休息。”渠瑾乾巴巴的說著。

“你那個生病好點了嘛?最近有冇有咳嗽什麼的?”渠瑾又找了一個新的話題。

“冇了,已經好了很多天了,從你家離開的時候就已經好了,謝謝關心。”孫葉筠淡淡回答。

“……”

之後室內又很靜謐。

渠瑾算是發現了,她好像和其他誰都能聊起來,偏偏和自己就冇話可說的樣子。

自己問一句她回一句,不問就不回,一點兒都不怕尷尬。

渠瑾以前就發現了自己話少,但在孫葉筠麵前,他都快成話癆了。

“那我走了。”

“好,替我謝謝阿姨。”

“你們不是加了微信?”

“對。”

渠瑾走的時候,餘光注意到了孫葉筠的茶幾上好像放了一張飛機票,也冇多想轉身就走了。。(下一頁更精彩!)

主要孫葉筠確實有一種冷場的本事,而且也能這麼晾著人,一句話不說。

等人走了,孫葉筠又重新回了房間裡,給裙子做收尾工作。

許久後,伸了個懶腰,鬆了鬆肩膀的肌肉,手機的資訊提示音響起。

孫葉筠看了一眼是條航班資訊她確實買了機票,還準備回去,隻是冇準備回哪個“家”,她隻是想回去看看媽媽。 w_/a_/p_/\_/.\_/c\_/o\_/m

她真的很久都冇回去了。。